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东方时空]缺少相关立法 打击地下B超遇难题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2日 11:26)


  CCTV.com消息(东方时空—时空连线):在今年的两会上,人口性别比失调问题也是代表和委员们关注的焦点之一,据统计目前全国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已经达到119∶100,有的省份高达130∶100,远远超过了107∶100的国际警戒线。有一种危言耸听的说法,再过20年中国会出现3000万光棍。造成性别比失调的直接原因,是利用B超技术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的流产引产,因此全国都加大了对这种行为的打击力度,几个月前,深圳市的有关部门破获了当地最大的一起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案,在处理这个案子的过程中,他们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深圳市龙岗区平湖镇,2004年7月,马路边一家不起眼的门面房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因为有群众举报说,这里是一个黑诊所,一直在偷偷地给孕妇做胎儿性别鉴定。

  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计生办副主任刘秩云:7月26号那天,我们就要来这里布控,就联合执法队,当时我们来了差不多七八个人,我和我们一个队员王志峰乔装两夫妻就来这里,当时就有一个河南籍的妇女在这儿,当时我就直接到那边,到那个(门)按门之后,她就问我了你来干什么的,我说我来找黄医生

  扮成孕妇的刘秩云,跟看门的妇女说是约好了来做B超的,然后就领了号排队等着。就在等待的过程中,她从身边其他孕妇的口中听说了一些诊所的内幕。

  刘秩云:她说我们不是来孕检的,我们来找医生照B超,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而且有一个她还跟我说,我说你怎么知道这里,她说是老乡介绍的,她还给了一个卡片给我们看,这卡片上面就是一个司机,司机有辆面包车,就在东莞接他们过来的。

  这就是开诊所的曹氏夫妇给孕妇们派发的名片,上面的英文字母B就代表B超,正在刘秩云为取得这些证据高兴的时候,情况突然起了变化。

  刘秩云:等到一段时间,这个女的,这个妇女突然间叫我们爬到2楼去了,爬到2楼去,她就把门关上了。

  诊所的B超室就设在二楼,看门的妇女上去一会以后,跑下来告诉刘秩云,医生今天不来了。

  刘秩云:那个女的她可能发现了,她就说不来了,关门了,她就把门锁上了

  记者:她怎么会发现呢

  刘秩云:你看,这里有探头,我们也不知道有探头当时,可能那边路口的执法队员(进行)行政执法,怀疑那个把风的人看见了。

  装在诊所外的探头有一根线直通二楼B超室,专门用来监视来检查的执法人员,一有风吹草动,马上鸣锣收兵。

  身份暴露后,刘秩云和其他执法人员只得亮明身份,进入诊所二楼B超室检查。

  刘秩云:它里面就有两个房间,一个房间就摆的好像病床一样(供)休息的,一个房间就摆了很多那种药,还有两台B超,一台彩色的,一台黑白的。

  在龙岗区城管部门的仓库里,我们见到了从曹氏夫妇经营的无牌诊所中收缴的两台B超机,诊所在座B超诊断是确凿无疑了,但怎样证明它给孕妇们鉴定了胎儿性别呢?细心的执法人员在诊所的桌上发现了一本门诊记录。

  深圳市龙岗区人口和计生局副局长邹海静:这个本子就是当时在那个非法诊所里查到的物证,这个物证,这个本子是他们医生前几年用于门诊的记录,它这里每一个后面都有个W 或是M,这个是什么呢,当时我们就很纳闷了,这有好多个。我们猜测W可能就是英文的性别的一种标识,差不多每一个来检查的孕妇每一个都有,这有个W M,只要是孕妇的都有W M的。

  W和m可以是英文女性和男性的标志,但曹氏夫妇却一口咬定,这些w和m的符号只是随手写在上面的。而绝大部分曾在这个诊所做过检查的妇女都不在当地,怎样证明他们做了这样的鉴定呢?

  计生部门最后根据门诊记录上模糊的地址,找到了几个曾在这家诊所做过检查的当地孕妇。

  邹海静:她们承认了就是在这一天,到了这个诊所,是谁给她们做了鉴定,我们拿这个医生照片给她们看了,她们也指认了是谁谁谁给她做的,是男是女她们也都承认了。

  据统计,在这家诊所做过胎儿性别鉴定的孕妇高达上千人,这样一起严重的地下b超案,费尽周折查实了,到了要处罚的时候,计生部门却犯了难。

  邹海静:因为哪一条刑法方面都没有很明确规定,他从事了性别鉴定他就要犯罪,目前就是违法不犯罪。

  违法指的是做胎儿性别鉴定违反了我国的人口和计划生育法等相关法律,但这些法律对于鉴定胎儿性别这种行为的惩罚,以罚款为主,最终的不过是吊销执业证书。

  所谓不犯罪,是指这种行为不触犯刑法,不管一个医生给多少孕妇做了胎儿性别鉴定,都不能追究他的形式责任。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判刑。

  邹海静:从事非法鉴定这种行为呢,如果是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把它提升到一种犯罪这个角度去限制它的话,哪怕你今天给他查处了,他明天又买一个B超过来,那很简单,一个黑白B超也就一两万块钱,那就解决问题了,那么这样的话呢,他再从事非法鉴定,他可以上门服务,他可以到群众家里服务,那我们查处的难度就更大。

  给1000多个孕妇做了胎儿性别鉴定的曹氏夫妇最终被罚款一万元,开除了公职。现在他们去了哪里,我们也无从知道。在深圳市打击地下B超的行动中,像这种破了案抓不了人的情况可不是第一次出现。2003年10月,深圳《晶报》的记者张国防暗访了一家黑诊所,发现了一个带着B超机四处走穴的罗姓医生。

  深圳《晶报》记者张国防:去的时候大概七点过两三分钟的时候,罗医生就骑个电动自行车拖一个B超机就过来了,然后就很快卸下来,放在一个妇科诊所里,其实很简单,很脏的里面,B超往里面一放,就按先后顺序就开始做了,他不是开一个诊所,他白天除了正常在医院上班以外,他晚上据他本人讲他在10点前要跑10个诊所。

  第二天,张国防的稿子见报后,当地计生城管等部门很快端掉了这个黑诊所,但对于罗医生本人。也只是开除公职了事。

  张国防:反应是可能他还要从事这项工作,因为他学的就是这个专业,只能靠这个吃饭。

  尽管近年来深圳市一直在大力打击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活动,但由于对这种行为无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些诊所也就大着胆子顶风作案。记者在深圳暗访时发现,目前仍有个别诊所,声称可以提供胎儿性别鉴定服务。

  记者:能不能看呢

  诊所人员:能看

  记者:多少钱

  诊所人员:一个200块钱

  记者:能不能再便宜点

  诊所人员:检查没有便宜的

  诊所人员:医生没过来,过来就可以

  记者:什么时候过来,大概什么时候

  诊所人员:估计差不多了,打电话问下就可以了

  记者:哪个医生

  深圳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新闻发言人李红联:你想追究他法律责任,刑法上又没有这一条,立不了案,所以我们现在只能采取行政的经济的手段进行处理,那么这点力度的话是非常不够的,他还可以到另外一个地方再开诊所,如果要是立法的话,我们就直接交给司法机关,由他们按照法律程序去进行处理,那么在群众中也起到一种威慑作用。

  B超作为一种现代医疗手段,是一把双刃剑,有的人用它来鉴定胎儿性别,剥夺女孩的出生权利,也有人用它来为每一个胎儿作检查,保障他们在母亲体内健康成长。我们的记者在深圳采访时,通过一台目前国内最先进的B超机,感受到了生命之美。

  医院医生:那孕妇和她老公坐在这儿的时候,她刚来的时候的那心态和检查完了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他坐在这里的时候,他想问的,他很渴望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等到我把这个三维图像打出来以后,小孩的鼻子像爸爸,小孩的嘴巴像妈妈,而且尤其是在胎儿在做吞咽状,喝羊水或者打哈欠的时候,爸爸妈妈高兴得不得了,这么美丽漂亮的一个小宝宝,他根本不在乎它是男孩女孩了。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