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人大代表把脉开方 诊治看病难看病贵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2日 10:58)

  说到看病难,几乎每个人都有亲身体验,所以每个人都有话可说,而且每个人都能说出一大堆难处。仔细一看,这些问题又都会指向一个方向——医院。

  医院怎么了?

  辽宁省朝阳市第二医院是一个区级医院,随着医疗改革的大潮,医院被推向市场,一切的开销都要自筹,仅靠治疗费、手术费、挂号费根本无法存活。医药分家后,医院的生存更是陷入困境。如果再遇到一两件医疗纠纷,对医院来说就是雪上加霜。

  “小医院吃不饱,大医院吃不了,是目前医疗机构普遍存在的问题。”辽宁省朝阳市第二医院院长助理王宪珍代表告诉记者,在这样的境况下,“医护人员的待遇下降,还经常受到患者的误解,从业环境的恶劣,社会舆论对医疗纠纷案件的习惯性情感偏袒,对医护人员的不客观评价,这些使许多医护人员对自己的职业失望,常说‘握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医院则处于两难之中。”

  看病到底难在哪里?

  “看病难,难就难在要到好医院、要看好医生。好医生、好医院在哪个国家都缺。”台湾团的魏丽惠代表是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副主任,她告诉记者,“问题是有些患者就是一个感冒发烧也要到好医院、要挂专家号。大家都这样,看病怎么能不难?”

  王宪珍代表告诉记者:“现在说看病难,其实是大医院看病难、小医院没人看。尤其小医院的待遇和从医环境不如大医院,好医生只会向大医院流失,形成恶性循环。”

  看病贵在哪儿?

  魏丽惠代表认为,看病贵主要贵在:

  药品贵。平价药店的出现使得大家对医院的药价怨气冲天,可是应该看到,医院的药还附带着医生、药剂师的脑力、体力劳动,医院还承担着对处方和药效的责任和风险;再加上整个药价的上涨,就形成了药价高的现象。提到医药分家,魏丽惠代表有她自己的看法,“药就好像是医生手里的子弹,医生应该最了解药的疗效好坏,可是医药分家后,感觉非常不方便。” 医疗器械价格不菲。医疗器械多是进口的,价格高昂导致一些化验检查的项目单价较高。对于这一点,魏代表补充道:“许多患者过于迷信设备检查,即使花费很多也坚持要做一些没必要的化验、检查。无形之中,看病的费用就高了。” 一些高新技术的运用。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一些新的医疗技术被运用到治疗中,比如置换关节、腹腔镜等,这些新技术里涉及到的设备、材料价格就很高。但是应该看到一些微创手术费用虽高,但却缩短了病人的术后恢复期,节省了很多花费。

  “以药养医”的无奈。医院本身被动的推向市场,多数一二级医院无法生存。只能靠卖药的收入养活自己,这种收入甚至会占到整个医院收入的50%-70%。

  四张处方把脉看病难

  那么患者看病贵、看病难的困局该如何破解?医院如何才能走出两难境地?

  对此,魏丽惠代表和王宪珍代表都开出了自己的“方子”:

  处方一:政府宏观调控 避免医疗资源的浪费和医疗机构的重复建设

  通过政府的宏观调控,由大医院兼并一些市、区医院,实现医疗资源共享,并且进一步完善转院制度,让患者住进小医院也可以有大医院的医疗保障;医疗设备的盲目重复购入,也应该受到政府的控制。

  处方二:改善医患关系

  加强健康教育和医学知识的教育和普及。让大家认识到,医学是一门充满探索和未知数的科学。医生不是万能的,有很多疑难杂症都在研究之中,所以不是到了医院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同时还要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医德医风教育。

  处方三:让好医生流动起来

  目前推行的医疗队下到边远地区、送药下乡的活动缺乏长期性,应该进一步规范完善。

  处方四:完善医保体系

  集中精力解决农村及城市低收入家庭的看病贵问题。

责编:回春  来源:人民网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