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娘毛先:不去基层医院看病,不能怪群众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1日 13:28)

  言语亲切,待人平和。柔弱的身躯,显露的是坚强。

  一口并不大标准的普通话,没有藏族人特有的黝黑皮肤,言谈中,却无不流露着她做为一个来自西部藏区医生的高度责任感,那种母性的关怀,让人不自觉地亲近。

  这就是来自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妇产科医师,全国人大代表娘毛先。

  作为来自大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医务工作者,娘毛先谈起当地的医疗状况忧心忡忡。她说,当地经济发展相对缓慢,人民生活水平较低,在偏远地区中存在着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现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础设施差,医疗设备陈旧落后,人才流失现象严重,长此下去,必然让人们看病越来越难。

  她所在的青海黄南州人民医院,全院160余名医护工作者,只有2个人具备副高以上职称,剩下的全是普通中专生。“许多具有大专学历的人在近几年陆续调走。妇产科的情况就不用提了。许多人得了大病不得不到省上去看病,对于那些贫困的牧民群众来说,这是多大的一笔费用啊!”

  青海藏区六州条件艰苦,卫生技术人才流失严重,现有人员中大专以上学历仅占5%,乡村医生中文盲、半文盲比例达40%。由于卫技人员整体素质差,医疗技术水平提高缓慢,医疗卫生服务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的健康需求。

  她所在的医院也面临同样的缺医问题,她每天几乎平均要做三到四场手术,每场都是一两个小时,一天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有时有急诊,半夜电话打来还得赶回医院。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

  “这样您不累吗?能撑得住吗?”记者不解。

  “累又能咋样,我们医院太缺专业医生了,不得不这样。”

  “对那些实在看不起病的老百姓,我们医院尽量减免各种费用,能不检查就不查。即便如此还有不少农牧区病人,无钱治病……”她的眼睛湿润了。

  看病何时不再难?何时人人才能都看得起病?她不停地思考这个问题。

  “目前在青海一些地方开始实行的‘农村合作医疗试点’是个很不错的办法。”她说,参加这种医疗保障,每人只需每年交上30元(其中个人只需交10元),就可享受医疗优惠。在看病时,在县、州、省级的医院分别能享受到25%、40%和35%的国家医疗费报销。这样能减少病人相当一部分的医疗费用。她个人很赞成这种医疗保障体系。

  她希望,国家进一步加快农村合作医疗保障制度的实施,使农牧民群众普遍享受到基本医疗保障带来的实惠,减轻贫困人口的经济负担,扶持弱势群体,从根本上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减轻家庭和社会负担。另外还要加大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础设施和医疗设备的投入,提高医疗服务能力,扩大服务范围,努力减轻农牧群众的经济负担,提供优质、价廉的基本医疗服务。

  “你要说卫生院没有吧,各县也都有,可就是没人去看病。不是群众不生病,而是基层卫生院各方面条件太差,得不到群众的信任。如何培养一支业务精,能安心为群众服务的人才队伍是当务之急。”开展卫生对口帮扶工作,对基层卫生单位给予资金、设备、技术、人才等方面的援助,从整体上提高基层卫生单位的服务水平和服务能力。

  为培养藏区“用得上,留得住”的医务人才。娘毛先深有感触地说:“黄南州是青海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牧民群众生活本来就不富裕,如果再缺医少药,他们的生活就更困难了。由此我想,努力培养人才,合理使用人才,可给予优惠政策,创造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稳定现有的专业技术人员队伍,同时大力培养当地少数民族专业技术人员。在像我们这样贫困的西部民族地区,希望国家能更多地出台一些能够留住人才、重用人才和培养人才的措施和办法,从制度上保证人才能够得到重用。”

  最后,她道出了广大老百姓的声音:“希望国家在广泛推广医疗救助体系的同时,能再加大投入比例,尤其是在大病上,多能替老百姓分担一些。“

  她心里装的是穷苦的人们,她的话也道出了广大老百姓梦寐以求的心声。

责编:回春  来源:人民网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