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小丫跑两会] 看个病怎么这么难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0日 10:25)

  这里是小丫跑两会,今天我又收到了15000封信。我们的编辑整理了一下,发现反映看病难的邮件有200多封。一位湖北观众信里这样说:我们村子里一个47岁的男子患了阑尾炎,去了镇上的医院检查了一下没有治疗就回家了,结果经常在家里痛得叫。因为医院要让他拿出5000元押金才肯做手术,而他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我今天到会上跑了一天,发现就医难,看病贵也是委员代表关注的热点话题。

  委员揭密

  小丫:两会进行到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今天上午,我专门去了一趟政协的提案组,我发现提案已经超过了4500份了,其中有一份提案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还特地把它复印了一下,这份提案里说一瓶普通的药剂,它的出厂价是四元钱,但是它到了患者的手里 是多少钱呢,是七十六元钱,也就是说这个价格涨了差不多二十倍。说实在的,我不太相信,但这是事实,事实的发现者就是政协委员高春芳,现在我就来到了人民大会堂,他正在里面开会我要去找找他。

  小丫:高春芳委员这次带来了一份“以人为本,让利于民,遏止药品虚高定价”的提案,谈起目前的药品定价问题,高委员的回答让我有些吃惊。


  高委员:药物的销价市场还有比这更高的虚高定价。

  小丫:高委员告诉我,药品之所以存在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虚高,主要是因为从生产到销售,中间环节太多。

  高委员:每一个厂家都有很多的招标商,这个商家的药品在出厂价到招标价的时候,已经把这个价格增加了好几倍。

  小丫:我还了解到,高委员的这份提案在全国政协医疗卫生组讨论的时候,也引起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关注。他对您的这个提案是有什么样的指示?

  高委员:罗干说,听了我们的汇报非常震惊,当时就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郑筱萸局长抓紧和物价部门协调我这份议案。昨天郑筱萸局长已经告诉我,他已经和物价部门协调转发给他们了。

  小丫:高春芳委员说,药价高势必会造成很多人看不起病。这也是就医难的一个主要原因。那么,老百姓看病到底有多难呢?我们的记者也暗访了一下。她看到了什么呢?

  体验看病难

  早晨6点30分,记者就赶到了北京一家大医院挂号处,可一进门却发现来得并不早。四个挂号窗口还没开始营业,就排起了上百人的队伍。对此,问询处的大夫却不以为然。

  大夫:这人算少的,多了就得排到哪,排到三层楼梯了。

  就算是这么早赶来,许多人还在担心挂不上号。这个孕妇在家人的陪同下过来做体检。尽管被周围的人拥来挤去,她都没太在意,她说如果能挂上号,就是没白来。

  孕妇:大医院都是这样一排就排一个上午。

  7点整,挂号正式开始。队伍前面的人已经陆续地拿了号出来,那么这些排在前面的人是几点钟来的呢?

  排队人:昨天夜里来挂的,昨天等了一宿。

  有夫妻俩终于给生病的父亲挂上了专家号,他们是2天前从河北农村赶来京的,在附近找了个小旅馆让老人住下,夫妻俩自己没舍得花这个钱,夜里一个人在医院外排队,另一人就在露天睡上一会。

  病人家属:住不起。化验就花了300多。

  这时已是早晨8:05分,刚才见到的那位孕妇终于排到了窗口。

  孕妇:产科有吗?

  大夫:产科没了。

  孕妇:能不能给我挂一个,我大老远来的?

  大夫:没了。

  排了一个来小时,孕妇没能挂上号,她有些不甘心,决定到楼上妇产科去问问能不能加一个号。上楼时她的脚步显得沉重,转了一圈,回答都是否定的,看样子,她只能改天更早一点来了。8点10分,在挂号的窗口处,失望的人们越来越多。

  大夫:妇科什么号都没有了,普通号也没有了。皮肤科的专家也挂完了,内分泌也挂完了。

  8点20分,连普通的内科号也都没有了。一些心急的病人甚至和护士争执起来。

  病人:你想想我们这一个星期,小孩还要上学,你今天就是不给挂号,这个良心干啥?

  大夫:什么叫坏良心,并不是说我不给您办,只是说您得挂上号,你挂上号我为您服务,您没挂上号您跟我急没用。

  20分钟后,记者赶到附近另外一家大医院-,看到了同样的景象:普通内科号已经没有了,一些窗口已经挂起了免战牌。就在记者打算离开医院时,一个男子走过来搭讪。

  男子:眼科看吗?

  记者:没号了。

  男子:有号,我这里有号,60元一个。

  在另外一家医院,记者遇到了更加神通广大的号贩子。

  号贩子:可以预订预约,什么科都可以,专家号200元,副教授的号100元,普通号50元。

  上午10点多,记者在3家大医院门口见到了同样的情况,医院内的门诊号没有了,医院外号贩子开始活跃起来。这时在医院内,挂上号的人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排队,门诊、化验,每一轮,又都是焦急的人们和长长的队伍。

  看一回病真不容易,连第一关挂号都这么折腾人。我从卫生部得到一个数字:我国有48.9%的群众有病不去就诊,有29.6%的应该住院却不住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看病太贵。近8年来,医院人均门诊和住院费用平均每年分别增长13%和11%。难怪大家一提起看病就头疼!这该怎么来解决呢?我的同事鄢闻余今天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他会开出什么样的药方呢?

  高强

  记者:高部长,我们在北京市的这些大医院体验到看病的确难。从第一关挂号开始就要等很长时间,挂完了号之后等候看病的时间又很长,你作为卫生部长,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亲身的感受,感受过这个看病难?


  高强部长:当然有啊,我来到这一年多的时间,好多过去,我接触过的一些老同志,一些朋友包括一些部,还有各个省的领导同志,找过来最多的是看病的,他们都难这是个普遍性问题。

  记者: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

  高副部长: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已经执行了几十年的以药养医的政策,就是我们现在医疗服务的价格的收费很低,比如手术费很低。但是允许医院通过买药加成,加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然后卖出去,那开的药越多,它加成的数就越大,这是不合理的一个机制。

  记者:但是这种做法好像是普遍的一种做法。

  高副部长:我们下一步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改掉这样一个机制,取消医院的药品加成的政策。

  记者:这几年国家也曾下过很大的力气,比如说像鼓励医和药分开,搞药品招标等等一些办法,但是为什么在现实当中很多患者还是能够切实的感受到这种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高副部长:应该说,前一段采取的措施还是一些治标的措施。切断医院和药品销售之间的经济关系,这就是一个治本的政策,使医院通过买药不作为这个谋取经济利益的手段。第二要严格药品的价格,医疗收费的价格,还有医疗材料的价格的管理,让不合理的价格降下来,适当的提高一些医疗服务费用的价格,比如说手术费、护理费,这是最容易最应该体现医生技术价值的,这部分应该被加到一个合理的水平,同时也可以弥补一些取消以药养医的机制,给医院造成的减少的一些收入。

  记者:那么这一系列的办法或者是政策的推出会不会有一个时间表?

  高副部长:药品的规范管理问题,我们正在跟有关部门研究,争取今年出台。另外,还有今年我们要选择一部分城市,深化城市医疗服务体制的改革,今年上半年也要正式的启动。但是,我也觉得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恐怕一个明确的时间表还很难制定,我们的决心是每年要为群众办几件事, 每年缓解一些看病难的问题,或者是减少一点群众的医疗费的负担,每年都能够使群众收到一些实惠。

  我这里还有一个数字。我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2%,但医疗卫生资源仅占世界的2%。这有限的资源还分布不均,80%在城市,只有20%在农村。高强副部长说,国家正在努力扭转这种状况。不过,看病难是一个多年的顽症,还需要社会各界共同来会诊。我在会上找到委员代表时,大家纷纷开出了药方。委员和代表都说,解决看病难的主意好出,怎么实施才是关键。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