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人大代表揭露违法药品广告背后的“黑幕”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0日 09:55)

  “违法药品广告背后的利益‘黑手',导致违法药品广告泛滥成害。”参加两会的部分代表委员认为,违法违规广告的获利空间极大,风险成本太小,是导致违法药品广告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据国家工商总局广告司提供的信息,我国药品广告发展迅猛,已超过食品、房地产,成为各类媒体上最大的广告来源产业。这其中违法药品广告为数不少,由于虚假医药广告误导等方面的原因,我国每年大约有250万人吃错药。

  “巨大的利润空间,促使不法药商不惜采取各种手段,通过违法药品广告攫取‘黑钱'。同时,处罚措施的‘软弱',更加助长了违法药品广告的猖獗行为。”吴海鹰代表说。

  我国《广告法》规定,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的,由广告管理机关责令广告主停止发布,并以等额广告费用在相应范围内公开更正、清除影响,并处广告费用1倍以上5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依法停止其广告业务。

  王维忠代表说,实际上由于广告影响有一定的滞后性,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将产生影响,因此虚假广告产生的利润可能达到罚款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区区5倍罚款根本不足以对违规者造成震慑。与此同时,由于对违规广告的监测成本太高,有关部门只能进行抽查。

  一些媒体单纯注重经济利益的行为,给发布违法药品广告的制药企业以可乘之机,未经审批擅自发布虚假药品广告的盛行证明了这一点。据统计,全国每年有数百万人受虚假广告误导吃错药,假广告已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

  一条违法药品广告是怎样“出炉”的

  人们在路灯杆、垃圾桶上经常能见到“根治”牛皮癣、性病的广告,电视里专治乙肝、提高性功能的药品广告也随处可见,而翻开报纸,治疗癌症、心脏病的“特效药”更是铺天盖地…。

  这么多药品的广告是如何闯过审批、监管部门的一道道关口得以公之于众的呢?这个疑问被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们多次提到。

  记者了解到,一条虚假医药广告在媒体上公布,一般要经过这样一些“环节”:首先,在广告审批阶段,药商会提前准备多个广告方案,随时准备偷梁换柱。送审时,不法药商提交规范版本,以套取广告批文。按规定,在媒体上刊登或播出广告,每一个版本都必须经过审核并拿到相应的广审号。这样,大批的虚假广告就会被挡住,为了使虚假广告顺利刊登,不法药商送一个版本去审核,然后套用这一个广审号,刊登或者播出另外几个版本的虚假广告。其次,在广告制作阶段。不法药商多是通过“制造”或收买“专家”、雇佣“患者”,采用召开专家咨询会、义诊、讲座、“现身说法”等多种形式,利用“专家”“治愈者”的证言佐证药品奇特功效。同时,再通过巨额广告费收买不负责任的媒体刊登广告,欺骗消费者。

  广告刊发后,药商通常是与刊登广告的媒体“合作”,通过伪造低价假合同,对付工商处罚。工商部门按照做过手脚的合同没收广告收入,一般情况,罚款还不足广告费真实收入的十分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医院院长王炜介绍说,目前,非处方药、治疗疑难病的药是虚假广告的重灾区。非处方药由于购药不需要医生处方,一些企业往往在广告中采用普通消费者难以理解的医学术语,套上高科技名词,使消费者似懂非懂,上当受骗。现在,像慢性肝病、肾病、糖尿病、老年性疾病等疑难病症,还缺少有特殊疗效的药物,一些药品生产厂家就利用消费者治病心切的心理,今天推出一个新品种,明天又上一个新品种,套上“最新成果”“最新科技发明”等迷惑人的字眼,哄骗患者从腰包里掏钱。

  62%与到95%的质问:监管链条断在了哪里?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监测显示,2004年前9个月药品电视广告违法率达62%。在对全国45家频道、电视台播放的3万多次广告进行监测后发现,其中有2万多条存在问题。而在监测今年6月至8月全国98份报纸刊登的7315次药品广告后发现,其违法率竟高达95%。

  “为什么虚假药品广告中的谎言,能变成报纸上的大标题?”不少代表委员对这一现象感到愤慨。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代表委员随身携带了药品。“铺天盖地的违法药品广告,让人不知道该怎样吃药了。”一位代表抱怨说。

  如果推选当今违法广告的“重灾区”,药品广告应该当之无愧。杨国林代表说,从我国相关法规来看,药品广告的管理流程理论上是相当严格的,依据《广告法》和《药品管理法》,一条药品广告必须通过省级药监部门的审批,媒体在刊播前须加以审核、把关,已刊播的广告则由工商部门负责监控,发现违法广告依法予以处罚。

  但由于我国现行的药品广告监管不完善,即使在受到查处后,也还存在着有机可乘的漏洞。记者在采访中曾经了解到这样的内幕:一家地方都市类报纸在刊登违法药品广告被工商部门查处后,为了应付处罚,与刊登广告的企业很快“炮制”了一个广告额为1.5万元的假合同,而实际上这个广告带给这家报纸的实际收益是近80万元。

  目前药品广告归属两个部门管理,依据《药品管理法》,药品监管部门负责广告审批;依据《广告法》和《药品管理法》,县级以上工商管理部门负责违法广告的监督查处。全国政协委员李品三说,尽管药监部门对药品广告实行了严格的审查备案制度,同时还在审后实行监测和公告制度,定期曝光违法广告宣传在5次以上的企业及其产品,但这种审批和监管职能的分离,很容易导致工作衔接及配合上出现疏漏,被不法分子钻空子。

  不仅如此,2004年,国家工商总局接连出台了3个文件,要求对违法药品广告加强监测,严厉查处。但由于职能、技术手段不衔接等原因,各地药监局监测到的违法药品广告十分有限,最终真正“查死”的比例就更小。

  短评:监管不能容留“死角”

  打击违法药品广告不能手软,要加大处罚力度,杜绝“监管死角”。

  参加两会的部分代表委员呼吁,我国应当尽快建立起一套谁审批谁负责的全程监管体制,将药品广告代理、审批、发布、监控整个链条一管到底,使虚假广告没有空子可钻,甚至可以以刑代罚,加大治理力度。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委员认为,要治理药品广告就必须完善相关法律,严格立法,不能出现无人管理的真空地带。广告由多部门管理,大家都只守住自己的一摊,只在自己的部门里用力气,那是不行的。药监局对药品的审批要严格,违反规定的一定撤消其文号,而相关部门的处罚也要跟上去。

  目前,违法药品广告仍大面积的频繁出现,已成为社会公害。这说明,处罚还远没有“吓住”违法者。

  为此,代表委员建议,对于发布违法药品广告的制药企业,要加大处罚力度。不仅使刊播违法广告的企业违法成本大大高于违法收益,还要考虑对搞虚假宣传的媒体处以欺诈罪,改变目前以罚代刑的状况。同时,对发布违法药品广告的相关法人单位,应依法撤销其部分法人资格,并加快企业信用分类管理体制和企业信用档案的建设,通过信用等级评定的手段使不讲诚信、信用等级低的企业在生产经营上受到制约。“只有让违法者付出足够重的代价,他们才会有所顾忌,才能起到警示的作用。”王有德代表说。

  调查显示,在去年1.1万多件违法广告中,没有经过药监局批准的占70%以上。这说明,媒体这个出口把关不严。

  王维忠代表指出,新闻媒体也应加强自律,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审查药品广告内容,发现违法宣传要及时向工商、卫生、药监等部门举报。广告制作单位要严格按照审批内容设计制作广告,对超范围宣传、擅自更改扩大审批范围的广告诉求,应自觉抵制。(完)

责编:回春  来源:新华社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