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虚高”的不仅仅是价格——政协委员直面药价“虚高”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09日 15:07)

  “在某些药厂和药商手里,铜可以变成金子。”

  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150医院院长高春芳,针对群众意见不断的药价“虚高”,感慨地举了一个实例:“只要换一个名字,一些厂商就敢把药卖出成本价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虚高价格。一种核心成分为青霉素的感冒药针剂,成本仅6毛钱,加入一点无关紧要的成分后,价格狂升到150元到600元一支;几元钱的氟哌酸成分不变,换个包装就变成了100多元一盒的新药……

  “像这样的‘变脸药’还有很多。”高春芳委员说,为了追求更大的利润,药厂和药商将一些廉价而疗效好的药品改头换面,按“新药”重新定价,在医药界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降低药品“虚高”价格,直接涉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老百姓关注的热点问题。

  对此,储亚平委员说:“经过近年来的治理整顿,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效果并不明显,人民群众对药品价格‘虚高’的问题十分不满意,迫切希望整顿药品价格秩序,降低‘虚高’药价。”

  药价为什么会“虚高”?

  “政府物价部门定价、核价不科学,药品流通环节过多,药品生产企业非法促销增加成本,物价部门对药品生产和流通过程缺乏监控,地方和部门利益保护主义等因素,导致药品价格虚高不下。”高春芳委员分析说。

  储亚平委员认为:“药价虚高的问题,表面上是价格监管问题,实质上是体制和机制上的问题。”

  “为了生存,药品市场的竞争早已不是单纯的质量与品种的竞争,而更多的是折扣高低的竞争。要想你的药能进医院、药店,就非得把本来只有1元钱的出厂价报到10元、20元,以留下更多的回扣空间吸引医院,于是就出现了价格越高越好卖的这种有悖于市场竞争规律的怪现象。”储亚平委员说。

  “按理说,药品合理价格不难确定,药品价格本应由产品的实际生产成本加上药厂、批发公司和医院、药店的合理利润构成。但是由于利益驱动,有关部门基本是按药厂自己提供的申报资料来核定药价,结果形成‘虚高’药价。”储亚平委员说。

  “那么医院呢?”储亚平委员说,“医院对药品降价并不情愿,而更乐于进价格高的药品。为什么?药品收入是医院的主要收入来源,在拨款不足的情况下,医院除了靠一些收费较高的检查项目如核磁共振、CT扫描、B超等收费外,就只有靠卖药了。目前的情况是药价越高,其批零价差价就越大,利润也就越高。”

  储亚平委员认为,降低“虚高”药价,必须依靠国家从制度上对现行的药品生产和流通体制进行改革,靠各级政府强制性法令加以调整。

  “虽然实行了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但零售价仍然比较高,老百姓没有得到药品招标采购真正的实惠。必须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同时,按照其他商品的运行规律,实行加税顺价销售,才能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实现降低药价的目标。”储亚平委员建议。

  同时,价格管理部门要对厂家申报资料进行严格的审核,通过举行价格听证会等方式,确保所定价格与药品的价值相一致。严把新药特药的审批关,防止用换包装、换药名抬高药价。“彻底执行医疗改革,实行医药分开核算、分开管理,改变以药养药的局面,提高医务人员待遇,充分体现‘医’的价值”。

  为了消除药价“虚高”黑幕,高春芳委员建议,由国家主管部门牵头,成立由药学专家、经济学专家、临床医学专家等组成的药品定价委员会,专门负责国家药品价格的制定。对于常用药、抢救用药等与广大患者密切相关的药品,应该通过召开听证会、建设电子交易平台等措施,增强药品定价管理的科学性和透明度。(完)

责编:回春  来源:新华社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