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穷人看病谁来“埋单”——中国探索医疗公平之道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07日 22:43)

  新华社北京3月7日专电(记者全晓书 赵晓辉)当大病出院后的河南省济源市思礼乡南庄村农民贺中华领到5000元的农村合作医疗补助款时,竟有些不知所措:几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事终于实现了——农民治病,国家补钱了。

  在中国广袤的农村,长期以来,贫困与疾病如影随形,使不幸的人们雪上加霜。“因病而贫、贫病交加,成了他们绕不开的怪圈。”河南省开封市政协副主席蒋忠仆代表在他的议案中写下了沉重的一笔。

  蒋忠仆替农民算了一笔帐:按人均3亩多地种植普通农作物,一个河南农民土地年收入在千元以上就不错了。如果没有其他副业收入,一年中他的衣食住行所有开销都出自这里。而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阑尾手术在大医院就需要花费一到两千元。

  “农民在掂量了高昂的医疗费用和辛苦钱之后,在贫穷和生命之间,他们只能选择天平的一端。”蒋忠仆说。

  中国现行的医疗保险制度主要是针对城镇人口设计实施的。卫生部的统计显示,中国农村至今有一半的农民因经济原因看不起病。致力于构建和谐社会的中国政府一直在探索切实可行之道,让9亿农民看得起病,保障他们的健康,真正实现医疗公平。

  2003年非典疫情后,中国政府出台了一项宏伟计划,即用8年时间,在全国农村基本建立起新型合作医疗制度:参保农民以户为单位,每人每年缴纳10元,中央和地方财政各补10元,作为合作医疗基金。参保农民生病住院,就可按比例报销部分医药费。

  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副区长徐睿霞代表看来,政府农村合作医疗的改革远不只报销医药费那么简单。这些年,不少地区农村卫生网已经“网破线断”,特别是乡镇卫生院设备简陋,人才流失严重。

  “农村合作医疗是一个重要契机。相关政府部门因为意识到基层卫生网建设直接影响合作医疗制度的质量,加大了资金投入,不仅使许多乡镇卫生院起死回生,门诊人次和住院病人也比以前大为增加,”徐睿霞说。

  一些卫生院已着手引进高学历人才,提高服务水平,吸引更多病人,建立良性循环机制。

  健全农村医疗救助制度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截至去年底,中国已有29个省(市、区)出台了医疗救助政策,1003个县开始实施农村医疗救助。全国共筹集医疗救助资金11.8亿元,救助农村困难群众548.9万人。

  蒋忠仆代表认为,这项制度的意义在于,在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之外,贫困农民看病又增加了一道保险。这对于贫困而又患大病的农民来说尤为重要,因为他们即使参加了合作医疗,仍可能受报销额的限制而惧怕治疗,医疗救助则使他们免于这种恐惧。

  治病重要,防病更重要。一项针对农民的免费体检已在天津悄然兴起。天津市卫生局长张愈代表介绍,从去年3月份开始,天津历时4个月耗资5000多万元为全市374万农民做了免费体检。

  “长期以来,中国的城镇居民大多能参加定期体检,预防各种疾病。但广大农民由于经济能力有限,连平常生病该不该花钱吃药打针都要考虑再三,更谈不上去做体检了。”张愈说。

  天津市津南区葛沽镇三合村的村民田红玉便是一位受惠者。她在免费体检中查出乳腺癌,并开始接受治疗。让家人欣喜的是,现在她的身体正在一天天康复,甚至可以干些农活了。

  同时,张愈指出,城市中也有贫困群体,比如低保户、特困户等。政府开设的公立医院不应以营利为目的,而应主要解决基础医疗、公共卫生,让这些人也能享受正常的医疗服务。有钱人需要更好的服务,可以选择私立医院。这样,政府为保障医疗公平的战线也可缩短。

  不可否认,中国医疗保障和救助的范围还远不够广泛。但代表们认为,关键是把制度建立起来,以后再逐步完善、扩大覆盖面,这其间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完)

责编:回春  来源:新华社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