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 正文

8000万农民参加了,还有8个亿呢?
——民主党派“共话”农村新型合作医疗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05日 15:47)

  8000万农民参加了,还有8个亿呢?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无论是小组讨论、事先准备的大会发言稿,还是记者采访、委员相约,农民看病难、难看病成为热点话题之一。民主党派每次向大会递交的提案和发言都是慎之又慎,精之又精,而今年三个民主党派不约而同地将目标锁定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

  不能“生死由命”

  贵州农民王明海说:我们村有一半人不太相信农村新型合作医疗,因为以前也搞过,结果不了了之,所以都想看看再说吧。

  九三学社中央:为什么有30%至40%的农民不愿意参加合作医疗?其中多数人并非是因为支付不起合作医疗费,而是由于担心参加合作医疗是否能够得到回报、管理是否规范、该项制度是否能够持久。这成为影响合作医疗发展的最大阻力之一。新型合作医疗是一项持久的制度,政府对新型合作医疗在经济上的支持也是持久的,且随着时间推移,政府必须不断增加投入。只有这样,才能让农民和基层管理者吃上“定心丸”,并使农民未来的利益确定下来,从而解除农民对合作医疗发展的思想顾虑。

  农工党中央:从另一个角度看,相当一部分农民互助共济观念较差,怕只交钱不看病,个人吃亏。此外,合作医疗几起几落,某些基层干部为追求政绩,强迫农民参加合作医疗,也影响到农民参与的积极性。

  不能“名存实亡”

  来自云南的马涛说,我们参加就是想花最少的钱去乡里的卫生院治病,可是你去看看,连城里医院最简单的X光机、B超机都没有,更别提我们村卫生室了,这咋让我们“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乡”呢?

  农工党中央:我国存在事实上的医疗资源“重城轻农”,只有约30%的医疗资源用于农村。虽然名义上已建立了县、乡、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络,但很多地区的乡、村两级卫生机构几乎是“名存实亡”。

  民建中央:县级医疗卫生机构在坚持三网分设条件下,按照各自功能分工各就其位,尽量避免机构和业务的交叉重叠。乡村两级卫生资源配置应按照区域卫生规划的要求,打破行政区划界限,根据管辖人口和距离这两个条件来设置医疗点。提高医疗卫生资源供给水平的核心,是吸引高水平人才,应采取措施引进人才,让其进得来、留得住、用得上。

  农工党中央:要配套推进农村卫生改革。一是统筹规划农村卫生服务改革,调整乡镇卫生院布局,重建村级医疗保健站,实行以“驻村医生制”和“责任医生制”为载体的农村社区卫生服务模式;二是将预防保健纳入新型合作医疗中来,逐步建立完善农村公共卫生和预防保健体系;三是制定奖励政策,加大城市的扶持力度,逐步使医疗下乡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不能“难以为继”

  四川干部李坚华说:“如果乡、县、市三级的治疗费的封顶线为1000元,农民实际医疗费用为2957元,我们在运作过程中怕超支,所以都抬高了起报线,压低了封顶线。另外,合作医疗的管理成本应该降低,我们县有参加农民20多万,每年人员和工作经费50万元,再加上宣传、通讯、办公设备等费用,县财政难以支撑。”

  九三学社中央:在当前的财政体制下,一些地方财政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地方财政确实存在筹资困难的问题,尤其是难以保证筹资的持续性。因此,一旦某一年地方政府没有投入足够的合作医疗资金,除非中央政府出资“兜底”,否则很可能导致合作医疗难以为继。

  九三学社中央:地方政府的资金有没有可持续性,是建立和发展新型合作医疗的必要条件。应该对地方政府筹资的长期性和艰巨性给予充分认识,并完善相应的机制,如将其作为地方政府政绩考核的一项内容、建立相关法律或其他制度保证、中央政府建立转移支付应急机制等。

  农工党中央:一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补助经费列入财政预算,加强政府的决策和控制力量;二是随着国力的增强,应进一步明确“中央和地方所有财政新增加的卫生投入全部用于农村,加强农村初级卫生保健和合作医疗”;三是通过政策引导,开辟多渠道的资金来源,比如彩票公益金、各界捐助及其他社会资本等,以夯实壮大合作医疗资金实力;四是研究设立农民连续“参合”的奖励机制,如提供体检等,调动农民“参合”缴费的积极性。

  不能“监管空白”

  来自河南的王超勋说,农村新型合作医疗,“经是好的,但不能念歪了”。大伙出的钱是花在自己身上了,还是花在了别的地方,我们都不知道。

  九三学社中央:一些地方合作医疗资金不能得到合理有效的使用,使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其根本原因是违规成本过低,以及监管工作过于薄弱。作为监管主体的地方政府,存在着监管上的不作为或少作为。由于其他监管者的缺位,不仅难以弥补政府监管的不足,对政府的监管行为也缺乏外部监督。在现阶段,应将管理工作的重点放在如何保证制度或政策的有效实施上,否则再好的制度也形同虚设。其中又以完善监管机制、提高监管水平为重中之重。

  农工党中央:合作医疗资金是农民的保命钱,必须管好用好。一是对合作医疗资金切实做到封闭运行管理。通过省级招标确定国有商业银行作为代理银行,按照基金管理方式,做到收支两条线,封闭运行。二是建立审计、监督机制,赋予农民知情权。县(市)应把资金的筹措和使用情况纳入审计部门的审计计划,定期专项审计并公示审计结果;县、乡设立包括“参合”代表参加的监督委员会,定期检查;在行政村建立合作医疗村务公开制度,接受村民监督。(完)

责编:回春  来源:新华社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