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关注 > 正文

[新闻会客厅] 第13亿个中国人口日  

央视国际 (2005年01月07日 08:39)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今天1月6号零点刚过,我们的小同胞降生了,这个小同胞的降生是不同寻常,他的降生标志着除去台湾、香港和澳门之外,大陆的人口总数达到了13亿。

  今天凌晨,很多人聚集在北京妇产医院,静静地等待一个生命的来临。午夜零点零二分,伴随着一声稚嫩的啼哭,一个7斤多重的男婴通过自然分娩降生了。在护士的帮助下,小男孩踏上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足印。这个足印同时也在中国人口史上留下了痕迹,因为这个婴儿就是中国内地的第13亿个公民。

  作为在医院待产的12位准妈妈中的一员,蓝慧无疑是幸运的。随着儿子的呱呱坠地,她也成为中国第13亿个公民的母亲。蓝慧分娩后,这第13亿个小公民的各项综合健康评分都是满分10分。难怪蓝慧的爱人,初为人父的张彤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张彤同期:“太幸福了,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首先这个孩子的一生肯定会非常幸运,因为这么一个难得的数字,他赶上了。今天还先下了场雪,就像迎接他一样。瑞雪照着他的一生。我想他一生肯定会非常顺畅的。”

  一个生命的孕育和诞生对家庭而言无疑是喜悦的。但中国内地这第13亿个小公民的到来,对于中国目前已经非常庞大的人口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小公民的身份又是怎么确定的呢?

  白岩松:围绕着这个小同胞的降生,就人口和计划生育的问题,我们请到了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主任张维庆。今天这个孩子成为第13亿人,是怎么认定他就是第13亿个呢?

  张维庆:到今年年底,中国不包括香港、台湾澳门的人口应该是129988万人,根据测算,今年测算的结果是净增人口是761万,出生的减去死亡的,761万人。

  白岩松:还得是动态的。

  张维庆:等于每天出生2.08万个人,每小时出生866个人,每分钟出生14个半人,4秒钟出生一个人,根据这个算出来的,1月6号就是13亿人口。

  白岩松:这一瞬间就是第13亿人,为什么选择在北京?

  张维庆:因为出生人口时间是在凌晨,有好多妇女要生育,可能同时出生的不止这一个孩子,因为北京是首都,离得比较近。

  白岩松:迎接这个新生儿,大家都有一种喜悦,毕竟是新生儿降临,又是新的一年开始;另一方面,13亿这个数字又沉甸甸的,我不知道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如何面对这一瞬间?

  张维庆:中国到13亿人口,这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我们国家净增一亿人口的时间由过去的五年、七年延长到现在的十年。

  白岩松:这是不是四亿人口之后,第一次用十年的时间增长一个亿?

  张维庆:对,这个十年说明我们国家成功地控制了中国人口的过快增长,实现了人口再生产类型的历史性转变,进入了世界低生育水平国家的行列,对增强国家可持续发展的能力,综合国力、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改善,都可以说是巨大的贡献。但是忧的,13亿人口日本身就是一个警钟,中国人口已经到13亿,大家又想想13亿人是个什么概念,用温家宝总理的话来讲,他不是算了个乘除法吗,任何事情你乘以13亿都是了不起的大事,除以13亿,再大的成绩也是很小的数字。所以未来我们担心的人口问题还是很多的。

  蓝慧今年31岁,是北京外企公司的职员,爱人张彤36岁,是航空公司的职员。听蓝慧说她的父辈们生孩子都早,很难想象像他们现在这样30多岁才要孩子。

  记者:你们生孩子挺晚的。说起来,都30出头了。为什么这么晚才要孩子呢?

  蓝慧:其实我们也没怎么想,就觉得现在才玩够了,还是喜欢二人世界。

  记者:当时跟爱人怎么商量,怎么计划着打算要小孩了?

  蓝慧:就觉得岁数差不多了,该要小孩就要小孩,也算是一项任务,完成就好了。”

  蓝慧有个弟弟,张彤有个妹妹,父母双全,家庭幸福。很多像蓝慧他们这样70年代早期出生的人,大多是有兄弟姐妹的,之后由于实行了计划生育政策,更多的家庭就只生育一个孩子了。

  这些年,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控制了过度膨胀的人口数量,也使普通家庭的结构悄然发生着变化。那么,计划生育政策给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了哪些改变呢?

  白岩松: 11亿到12亿用了六年,12亿到13亿用了十年,怎么评价这个十年?

  张维庆:这十年应该说我们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发生了重大的转变。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在这十年里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过去是以行政手段为主,我们把它转变到以优质服务为主,过去光要求老百姓一胎上环,二胎结扎,现在变成在服务中加强管理,坚持依法行政,同时制定许多有利于计划生育家庭的社会经济政策,奖励政策,优惠政策,辅助政策,扶植政策,救助政策等等,包括必要的社会保障措施。经过这些工作,我们要老百姓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了困难我们帮助你解决,让老百姓感觉到少生孩子,政府关心我们,是为了我们自身的利益,这样容易接受。

  白岩松:为什么温柔了,反而效果更好了?

  张维庆:不要低估中国人民群众的觉悟,你给群众一分,群众会给你十分,你给群众一碗水,群众会给你回报一桶水。

  白岩松:很多的外国朋友以前反对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的?

  张维庆:我认为这是政治上的分歧,而不是计划生育政策上的分歧。所谓政治上的分歧就是美国有少数人,包括少数决策者和少数敌视中国的反华势力,他们不希望中国强大,不希望一个社会主义大国屹立在世界的东方,这是问题的本质。中国计划生育有没有问题呢?当然有问题,这个13亿人口的大国能不出一点问题吗?有没有一点强迫命令?个别地方有没有堕胎的情况?个别地方也有,但这不是政府倡导的东西,是我们要纠正的东西,我们也正视我们工作存在的差距、困难,甚至工作上发生的一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的行为,我们会坚决纠正,但我们绝不会在他们的攻击面前改变我们的计划生育政策。

  白岩松:计划生育政策让中国13亿人口的到来拖延了多长时间?这个是否计算过?

  张维庆:13亿人口日,过去国家规定的目标是20世纪末把中国控制在13亿以内,实际上我们推迟了四年,我们把世界60亿人口日到来的时间也推迟了四年,因为中国是人口大国,有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类。

  白岩松:接下来很多人开始算笔帐了,13亿到14亿人大约得用多少年?

  张维庆:我们希望乐观一点,未来十几年每年大概在八百万到一千万人左右,按八百万人计算就是12年左右的时间,按一千万人计算就是10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当然希望能够控制得好一点。我们国家进入了低生育水平以后,相当一部分同志产生了盲目乐观的情绪,认为中国已经低生育水平了,特别是城市,像上海11年负增长,北京也已经负增长了,大中城市城区大部分都接近零增长了和负增长,老看这么一小块地方,就觉得中国控制人口必要性不大了。其实中国70%的人口在农村,而且相当大部分地区是在中西部地区,中部都是人口大省,西部地区都相当一部分还是困难地区,这个地方的生育率还是很高的,所以真正有问题的是在农村,农村是大头,它决定国家的命运,所以解决好农村生育水平的稳定和下降问题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白岩松:过去很长的时间一直是各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一个市的一把手一票否决,会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这种压力会不会始终存在?

  张维庆:我们还要坚持一票否决的制度,如果不坚持,可能会给我们未来的发展带来一些潜在的隐患,但是要科学地、正确地坚持一票否决制度,也是我们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白岩松:相当多人对二胎的渴望前所未有地增长,您怎么看待这种渴望?

  张维庆:从一般的推算来讲,中国的大多数家庭希望生育两个孩子,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复杂到什么程度呢,在城市相当一部分家庭不要孩子,有一些连结婚也不结了,这种情况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但是从中国发展来讲,现在实际政策已经是一个半政策了,全国平均下来,城市里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育两个孩子,慢慢的这一代独生子女进入婚姻以后,就自然过渡到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了,农村里边生了一个女孩子的,可以再生一个男孩子,将来农村里独生子女越来越多,也在过渡。另外,我们控制得再好,中国这么大,综合生育率达到80%左右已经很不简单,这是世界上控制最高的了,你不可能把百分之百的人都管住,现在政策生育率要算1.6,实际上是1.8,还有20%左右的人我们管不住,但是能把绝大多数人管好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也不要希望我这个主任把中国百分之百老百姓都管住管死,我没这个能力,也没这个本事。

  白岩松:农村的朋友拥有生二胎的机会,但是像上海、北京都是负增长,有教育能力的反而生得很少,这样会不会导致民族素质发生不好的转变?

  张维庆:很多人都是这种看法,就是逆淘汰理论,认为中国的生育政策导致了逆淘汰,这种逆淘汰就会导致中华民族素质的降低,但是这个逆淘汰理论值得商榷,首先从教育环境来讲,城市肯定好于农村,城市人生的少,农村人生的多,教育环境又不好,对孩子的成才会有一定的影响,这是客观事实。我考虑几个因素,第一,中国农村的生产力水平比较低下,农民群众要维持他的家庭,要维系他的家族,要保护他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必须从生产力水平的实际情况和觉悟的实际情况给出符合实际的政策。第二,不能笼统地说中国农村的农民素质比城市人低多少,大多数人都是来自农村的,都是在农村长大,而进入城市的,现在城市所有有才能的人,大部分和农村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农村艰苦的环境对人的锻炼,对人的教育,对人的综合素质的培养不完全是消极的,要辩证地看,这个问题确实需要研究,更好地解决好这个问题。

  巧合的是,今天除了蓝慧生了一个男孩外,医院里和她一起分娩的另外15位产妇生的都是女孩。

  “记者:当时你做过B超吗?在怀孕的时候?

  蓝慧:做过,但是我没有问性别,现在也不让问,问也不会说。

  记者:那你想知道吗?

  蓝慧:我觉得无所谓,因为我们男孩女孩都行,都喜欢,只要是健康聪明的宝宝就行。

  记者:他们家里老人有什么想法,你们觉得无所谓?

  蓝慧:没有,他们家也没有什么想法,还是觉得偏向女孩的多。

  记者:喜欢女孩,为什么?

  蓝慧:觉得女孩乖。

  如今像蓝慧家里人这样,觉得男孩女孩都一样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是由于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的观念,在一些地区,仍然存在对女孩歧视的现象,造成我国新生儿性别比失调。那么如何扭转这样的偏见,怎么解决我国人口男女比例失衡问题?

  白岩松: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男孩女孩儿出生比例像是一个秘密,但在2004年很多部门都公开了这个数字,为什么要公布这个数字?

  张维庆:之所以公布这个数字,就是我们以坦诚的态度面对目前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号召全社会都关注这个问题。出生人口性别比现在比较高,而且持续升高,这个问题会引发很多新的社会问题,性别比失调,主要是女的少了,男的多了,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影响根深蒂固,B超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问题比较突出。我们要通过关爱女孩,改善女孩成长的环境,改善妇女的地位,提高女孩健康成长的条件,制定有利于女孩成长的教育政策、社会政策、经济政策和保障措施,综合地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我们希望通过法律的手段,严厉制裁和打击那些运用B超等现代科技手段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行为,这是对人权的侵犯,对民族的极不负责任,所以用法律的手段惩处这些行为也是国际社会通用的做法,我们必须严格,我们现在正在呼吁人大在修改刑法的时候,加上对B超鉴定婴儿性别的行为判刑,实际上韩国、印度已经这样做了。

  白岩松:一些专家说,现在60、70岁的父母们不是最悲惨的,他们很幸福,因为孩子有几个,都能养活他们,但我们这代人将来养老问题最突出,因为孩子全是独生子女,他们没有能力养父母,我们都得到养老院过晚年,您怎么看我们这代人的境遇?

  张维庆:其实我们这代人的养老问题,从城市来讲,一个,他有家庭,他的家庭可以承担一部分养老的责任;第二,他有社区,社区可以为老年人提供更多的服务,所以发展社区服务是未来养老的方向;第三,加上政府采取的社会保障措施,综合解决养老问题,问题不是太大。

  白岩松:人口一直是中国向前发展的巨大压力,现在13亿人是社会发展最难的时候吗?将来人口增大了会不会更难,还是现在是最难?

  张维庆:人口自身发展的有它的规律,这个规律周期性比较长,如果没有科学的预见,等问题发生以后,可能带来十年、几十年的负面效益。人口发展规律我们必须遵循。中国的生育水平不是越低越好,低到一定程度就要研究怎样更科学合理。人口发展战略研究要至少提前十年、二十年到三十年的预见性。第二,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都有密切的关系,人口总量和这些关系内部的规律是什么,必须研究清楚。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