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新闻·访谈

[共同关注]让艾滋病从这里走开 

------[直面艾滋]他们在行动之三

央视国际 2004年12月01日 17:38

  相关:艾滋病专题—关爱生命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今天是12月1日,第十七个“世界艾滋病日”。前两天,国家卫生部的有关专家披露说,目前中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每年以40%的速度递增,艾滋病的流行趋势在亚洲排名第二。看来防止艾滋病传播扩散正变得越来越紧迫。

  2002年,四川某地试行了一项新的预防艾滋病传播模式,就是免费为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吸毒者发放清洁针具。今年三月,当地又开始向部分吸毒者提供廉价低毒性的化学合成剂美沙酮,以替代毒品。希望通过这一方法,阻断吸毒人群中日益严峻的艾滋病感染问题。这一举措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和争议。不少人表示担忧:这会不会让吸毒者吸得更放心、更大胆?会不会在客观上起到推波助澜的副作用?两年时间已经过去,当地情况怎么样了呢?

  王勇胜大夫是最早参与这项工作的医生之一。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准备到一个吸毒人员那里去家访。我们跟随他来到位于市郊的一户人家。

  这个年轻人叫小仲,六年前接触上了毒品,毒瘾越来越大,最终由口吸发展成了静脉注射。

  小仲:开始注射一天就一次,后来慢慢就不行了,一天两次,三次,四次,甚至十多次都有。

  小仲说,他吸毒的时候一只针具一般都用好几次,毒瘾发作又找不到针具的时候,也会使别人用过的。

  小仲:比如说朋友,和吸毒的朋友到别人那里去买了毒品,买了毒品之后又没有卖针头的,卖针的又没有,比如说他有一个以前用过的,他说我用过的,在没有买到的情况下两个人就用来一个,那毒瘾发作起来的时候是没有办法的,只要能有那个针头就行,就这样。

  当地吸毒者到底有多少?共用针具的情况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呢?据王大夫介绍,当地吸毒人员比较多,仅在公安部门登记在册的就有一千多人。像小仲这样的静脉吸毒者,一半以上存在共用针具的情况。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很多人聚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用一个针头,你打了以后我接着打,其中有一个人感染了,然后就很有可能导致所有的人都感染,然后他再传播他的朋友,这种情况是非常危险的。

  王大夫说,当地首例艾滋病感染者是1996年发现的,截止目前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100,其中95%的感染者都是因为共用针具。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在这种情况下,你为了控制艾滋病在这个吸毒人群中流行,针具交换应该是为了控制这个疾病一个有效的手段。

  王大夫是重庆医学院93级的毕业生,从事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已经六年了。社会上很多人不赞成为吸毒者提供清洁针具,也是他预料之中的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吸毒者本人也持怀疑态度,几乎没有人主动来领针具。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有一些人觉得这还是,可能我们还跟公安有联系,说不定来参加活动还得抓你。

  吸毒人员不相信会有免费的“午餐”,家属更是不理解,医生们为此没少碰钉子。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有一次我们通过他们社区的一个社区主任到吸毒者家里去,他父母都说这个孩子不在,我们也跟他说针具交换,我们要做针具交换这个活动,他后来就问你这个针具交换不是鼓励他们吸毒嘛?他就不理解,然后就送客了,就不让我们在那儿呆了。

  小仲告诉记者,家里人不理解也有自己的道理。为了让他早日脱离毒品,家里可以说想尽了千方百计,甚至因为担心他去买毒品,钱都不让他带,现在却有人免费提供针具给他,这着实让家人不理解。

  小仲: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很怕的,真的。

  免费提供针具得不到人们的认可,推广起来非常困难。对于社会上的不理解,王大夫却有自己的看法。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因为首先你得承认这个现实,因为吸毒现象你没法消除,在这个前提之下你给他们提供针具,目的是什么?目的是控制艾滋病的流行,应该说这也是在没有解决吸毒问题,没有办法时候的一种比较有效的方法。

  王大夫说,针具交换并不是支持吸毒,更不排斥戒毒。但是,吸毒者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在吸毒现象确实存在的情况下,如果不给这些吸毒者提供洁净的针具,不仅对戒毒没有帮助,反而会加剧艾滋病的传播。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就说我们不提供针具给他,他也得去找针具,是不是这个道理?然后如果他没有得到足够的针具的时候,他和别人肯定要共用针具,那共用针具就危险了。你用过的我再用,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有很多传染病,包括艾滋,乙肝,丙肝,这些都可以在这个过程中传播。

  不幸的是,王大夫的担心,不断在一些吸毒者身上上演,小仲也在去年被证实感染了艾滋病。

  经过十几次的戒毒治疗,小仲不但没有摆脱毒魔,反而被艾滋病毒缠上了,原因就是共用针具。

  记者:你跟别人共用针头的次数多不多?

  小仲:就十几次,我自己知道。

  记者:当时也不知道它的危险性?

  小仲:不考虑那些。

  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以后,本来对生活就没有信心的小仲情绪更加低落。

  小仲:心想,管它,反正都是死,就这样想,破罐子破摔。

  不愿看到的结果还是出现了,医生们感到很痛心。更为他感到担心,如果不给他提供足够的针具,病毒很有可能再传播给其他人。医生们把小仲列为了重点工作对象。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告诉他你感染了艾滋病,必须注意第一,你和你爱人接触的时候肯定,特别是过性生活的时候必须使用安全套,第二,如果你身上有伤口,有出血的话一定要小心处理,特别是被你的血液污染的东西要消毒,或者说是烧掉。另外一方面我们发放针具给他,让他自己使用,不让他和别人一块儿共用针具,也就是说防止艾滋病从他身上传到别人身上去。

  发生在小仲身上的不幸事件,让许多人吸毒人员家属认识到免费提供针具的必要性,有的家属还主动陪同吸毒人员到疾控中心来领针具。

  记者注意到,吸毒人员来的时候都带着自己用过的针具,而且这些用过的针具都已经变形了,令大夫们感到欣慰的是,为吸毒人员免费提供针具的项目,到目前为止已经在当地推行了两年多,效果还相当不错,艾滋病在吸毒人员中的感染率有了大幅下降。但是,王大夫说,仅仅给吸毒人员免费发放针具是远远不够的,稍不留意就会前功尽弃。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我们有一个感染者的爱人,他俩夫妇都是吸毒的,男的是感染者,女的不是。我们发现以后反复给他说,反复给他做这方面的培训,他们家里怎么生活,怎么使用安全套,如果你们实在不能戒掉毒品的话,你们怎么样安全使用注射器。

  因为担心携带艾滋病毒的丈夫将病毒传给妻子或其他人,这对夫妻每次都可以领到比别人多的针具,然而,今年4月,医生们却发现妻子已经感染上了艾滋病。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后来经过他俩夫妇仔细回忆,就仅仅有过一次是这样的,有一天是这样的,男的打了针以后没有洗,他就放在桌上了,这女的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有一点儿犯瘾了,她就误以为这支针是自己昨天晚上用过的那支针,就拿来用了,就没有来得及清洗。可能就是这一次,惟一的一次就感染上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大夫说,艾滋病防治工作,必须时刻小心,少有疏忽,就会前功尽弃。但是那些吸毒者在海洛因的控制下,共用针具的情况防不胜防。只要存在注射海洛因的吸毒者,艾滋病的威胁就不会消除。看来,如果要切断艾滋病吸毒人群中的传播链条,彻底戒除海洛因是关键;可是一个人一旦染上海洛因,戒断它又非常困难。这似乎让艾滋病防治工作陷入了死胡同。然而,今年3月份国内首批酶沙酮维持治疗试点项目在当地落户,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

  用做治疗的美沙酮是一种毒性较低的口服药品,主要用来戒毒和替代毒品维持治疗。吸毒者接受美沙酮治疗,可以戒除海洛因。重要的是能够彻底解决因注射毒品引起的艾滋病交叉感染问题。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美沙酮我们现在用的是口服药品,口服药品它不会像使用海洛因一样的,它通过静脉注射,它就不会出现那种共用针具,交叉注射造成疾病的传播,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开办的时候,王医生他们马上想到了感染艾滋病的小仲,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小仲还在为戒毒四处奔走着。

  小仲的妻子说,他们本来是想给小仲做戒毒手术的,但是正好赶上卫生部叫停了这种手术,对美沙酮治疗并没有抱多大希望的小仲,在医生的的催促下来到了门诊。

  小仲:毕竟知道吸毒自己顾虑家庭,经济都肯定要受影响的。就是说这个也很便宜,然后我也就这样试一下,很神奇的,没有那么想,心理上不是那么很想毒品了。

  现在,小仲每天都按照医生的要求到门诊接受治疗。门诊医生依据他的身体状况调配美沙酮的剂量。

  用于治疗的美沙酮由政府免费提供,参加治疗的病人每天只需10元钱。但这并不是所有的吸毒者都能参加美沙酮治疗,按照有关规定,只有接受过两次强制戒毒或劳教的吸毒者才有资格。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如果让所有的吸毒的,不分吸毒时间长短,不论他年龄大小,一块儿用美沙酮,就很有可能造成有些没有吸毒的人,可能因为这个好奇,反正想到可以有美沙酮治疗就跑去吸毒去了,这是一个原因。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些涉毒不深的,可以在家庭或者是在社会的帮助下可以戒掉海洛因。

  作为替代品的美沙酮有一定的毒性,黑市价格跟海洛因相当,国家对这种药品的控制相当严格。接受治疗的病人,必须在门诊用药,绝不允许带走,医护人员之间也须相互监督,以免美沙酮流入黑市。

  王勇胜(四川某地疾病控制中心医生):这是病人服药的地方,由我们的一个看护医生还有一个保安一块到这,他们就是能够确保病人把这个药喝下去,要求病人服完药说一声谢谢。这个就是确认病人把这个药吞到肚子里去,他发音以后他不可能就把美沙酮给带走了。

  到记者采访时,小仲已经接受治疗三个月了,小仲说,自从参加美沙酮治疗以后,他再也没有注射过毒品。

  记者:比如现在要是给你一包毒品,放在你的面前,你能控制住吗?

  小仲:肯定能控制,不去碰它,真的。

  记者:如果在没人的情况下就你自己?

  小仲:没人的情况下我也能办到,就是现在我去喝美沙酮,在路上也有碰到吸毒的朋友,让我去偷吸两口,我都没去过,真的。

  王大夫说,像小仲这种艾滋病感染者能够脱离海洛因,既减少了共用针具造成的艾滋病交叉危险。同时,在医生的指导下,他最终有可能不再使用美沙酮,重新回归社会,这也是大家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目前,每天在美沙酮门诊接受治疗的吸毒者已经有一百八十多人,他们正在逐步走出毒品的阴影, 过上正常人的日子。当地推行的艾滋病防治模式得到了卫生部的肯定。在刚刚公布的中国第二批五十个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名单中,当地名列其中。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