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新闻·访谈

[共同关注] 阳光家园的志愿者 

------[直面艾滋]他们在行动之二:阳光家园的志愿者

央视国际 2004年11月30日 15:35

  相关:艾滋病专题—关爱生命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因为害怕受到歧视,感染艾滋病的人往往不愿公开自己的病情,无形当中增加了防止艾滋病传播的难度。近些年,"同伴教育"成为帮助艾滋病的感染者和高危人群摆脱歧视、走出阴影的一种有效模式。在云南昆明,就有一个为艾滋病感染者和吸毒戒断人员提供帮助的同伴教育机构--阳光家园。今天,我们就跟随记者去认识那里的两名特殊的志愿者。一位是有过十年吸毒史的毒品戒断者李云,另一位是自己就是艾滋病感染者的阿龙。

  阿龙和李云是阳光家园的两名工作人员,这是他们的办公室。但是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其中一张办公桌始终空着。李云告诉我们,办公桌的主人阿龙,在我们到达的前一天晚上发病住院了。

  李云:他(阿龙)身体状况不太好,因为换季,肺部可能有点感染。

  这一天,李云接到一个名叫邹波的艾滋病感染者的电话。在这之前,李云已经和他失去联系两个月了。经邹波的同意,我们记录了两个人谈话的过程。

  李云:不要再吃冷性食品,最好是少吃,特别是烟酒这些东西最好不沾,着重偏重一些高蛋白的东西,对身体都有好处。

  邹波是李云一百多名联络对象中的一个,也是他最新结识的一个感染者。他们的交往是从今年的五月份开始的。在一次"抵制毒品,预防艾滋病"的义务宣传活动上,邹波引起了李云的注意。

  李云:当时他过来以后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是一个残疾人,比较消瘦,身体比较虚弱,但是给我的直观感觉,我感觉他是一个药物滥用者。

  李云的这种直觉来自于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他16岁就开始吸毒,一直到1997年,他26岁的时候,靠着家人的支持和自己的努力,他才戒断了毒品。

  李云:我曾经有过,也跟他们的经历是一样,特别了解他们内心当中的痛苦和矛盾,

  根据自己的直觉,李云断定邹波是个吸毒历史很长的瘾君子。于是,他邀请邹波有时间来阳光家园看一看。

  事实证明了李云的判断,邹波告诉李云自己已经有十多年的吸毒史了。但他并未提及自己还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

  邹波:2002年,我出车祸以后,在医院里,医生当时采血的时候,就送去云南省卫生防疫站。检查出来,说我沾上这个病。

  车祸不仅仅让邹波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他的双腿也因此残疾了,知道了这些情况,李云更加在意邹波。他把邹波安排到阳光家园专门为戒毒者开设的手工编制班学习编中国结,并且时常找他谈心,就这样邹波在阳光家园安心地度过了一个月。在这段日子里邹波最喜欢到阳光家园的宣传室里,因为那里是他和李云谈心的地方,墙上还贴着一篇最能反映他心情的文章。

  邹波的文章:我走在街上,路边有一个很深、很深的坑,我掉了进去,我迷失了自己,我感到绝望无助,这不是我的错。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从洞里爬出来。

  我走在同一条街上,路边仍然有一个很深、很深的洞,我绕了过去,我在另一条街上。

  李云:一个多月当中,从他的身体状况,脸色,或者心情都有很明显的改善,但是没过多久,他突然有一天跟我请假,我就问他什么事,他说他母亲病了,他想回家照顾母亲两天。

  邹波告诉李云,他有两天时间就可以回来。但是一走就是两个多月没有音信,李云非常着急。

  李云:我们面对感染者的时候,我们从来都是不应该去强求他们留下什么联系方式或者是家庭住址,所以这两个月当中,我一直天天等待着他打电话给我。

  李云最担心的是邹波会再一次复吸,作为感染者,复吸只能使他的身体状况更加糟糕,以至出现交叉感染和二度感染,加速发病。

  李云:因为吸毒人很自卑,他心里承受能力很差,他也会因为和家里面发生口角,因为受到歧视,或者受到委屈,采取用毒品来短暂地解脱自己,缓解压力的方法,所以我们把这称之为"自我原谅式"的吸毒。

  就在我们采访的这一天,失去音信两个个多月的邹波突然打来了电话。李云很高兴。但是李云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李云: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出现过复吸,或者是类似的复吸?

  邹波:出现过。因为就是自己思想上的压力。

  这一天,李云和邹波谈了很久。

  李云:希望他(邹波)把生理上的毒瘾先摆脱,十天以后我给他做一次尿检,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他有什么心事都可以过来跟我交流。

  摆脱毒品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李云说,不管怎样,他都不会放弃。放弃他们就是放弃了自己。绝不放弃,是阳光家园所有志愿者共同的信念。

  阳光家园是昆明红十字会和澳大利亚红十字会于2002年共同实施的一个项目。主要的工作是为艾滋病感染者和吸毒戒断者提供心理支持和技能培训等方面的帮助,可是在项目启动之初,项目的负责人却遇到了困难。

  孙健(项目负责人):有学员问,老师你吸过毒吗,你知道吸毒人的感受吗,你知道我们心里最需要什么吗?我们没有这种经历,无法回答。那么在感染者的家庭关怀护理培训当中,我们也同样遇到这种问题,那么我们无法感受到一个感染者,他的一种心理压力。

  经过思索,项目借鉴了国际防治艾滋病领域一种新的模式--同伴教育,也就是让有过吸毒经历的毒品戒断人员和艾病感染者对同类人群进行教育,为他们提供帮助。而这些进行同伴教育的人员都是没有劳务报酬的志愿者。

  施露华(云省红十字会项目部主管):有了志愿者,我们的工作就做得更贴近社会,更贴近我们的目标人群。

  项目开始以后,李云和阿龙先后来到阳光家园作了志愿者。根据他们两个人不同的经历,两个人的工作各有侧重。李云主要负责为戒毒人员提供帮助,其中包括部分因毒品而感染艾滋的人;大部分的感染者则主要由阿龙负责。后来因为工作出色,在2003年他们被聘为阳光家园的工作人员。

  如今在这里,除了他们,还有三十多名志愿者。我们采访的当天晚上,正好是其中一个志愿者的生日,大家一起唱起了他们最喜欢的一首歌----《从头再来》。

  渴望从头再来是所有志愿者的心声。在这个生日聚会上,最让大家遗憾的是阿龙的缺席。阿龙是否能脱离危险?所有的志愿者伙伴都在牵挂着。终于,好消息传来了,记者在阳光家园采访的第五天,阿龙打来电话说,他的病情已经好转了,大夫允许他从医院出来一个上午,接受我们的采访,

  阿龙从医院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一个一直保持电话联系但从未见过面的艾滋病感染者打了个电话,因为这个人也住院了。

  尊重阿龙的要求,我们对他的采访拍摄进行了技术处理。

  阿龙:现在社会是一个很大的歧视的环境,所以不要让家人和自己的亲人再受到更大的压力。

  阿龙告诉记者,社会上一部分人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歧视是他不愿意面对镜头的原因,也是他之所以走上志愿者道路的原因之一,因为作为一个感染者,他比其他的艾滋病工作者更了解这一群体所承受的压力和恐惧。他努力帮助其他艾滋病感染者勇敢面对的,也是他自己需要面对的。

  阿龙原来是一名司机,2003年5月,新婚三个月的他因为发高烧到40度,住进了医院,住院后,却一直查不出病因。在重症监护室里住到第八天的时候,医生给阿龙抽了血样,送到了省疾病控制中心。晚上,医生进了阿龙的病房。

  阿龙:他就用一张纸,把"艾滋病"这三个字写在了纸上,当时他马上打开了给我看,我就知道了,当时的心情我知道我是完了,没有救了。

  在随后的检查中,阿龙得知,新婚妻子也被感染了。他感到再也无法承担内心的痛苦,他想到了死。

  阿龙:我就用水果刀去割自己的手,被她发现了,她就一把抢过来的,她说你走了我怎么办,她就哭着对我说,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们现在已经成这样了,你走了,我去依靠谁?

  面对年仅22岁的妻子,阿龙打消了死的念头,可是,他怎么也无法面对眼前的事实。除了对疾病的恐惧,他还经常想象自己的情况一旦被人知道后的舆论压力。

  阿龙:当时宣传的时候就采取一种恐吓式的宣传,有一种负面的宣传,因为贴上了一个道德的标签,也可以说得了这样的病,这个人就怎么怎么,道德怎么怎么。

  在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阿龙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后来有一天,阿龙的病房里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告诉阿龙,他们是专门来看望他的。

  阿龙:我就奇怪,我也没说什么,他们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就主动地跟我说,我们俩跟你一样的。我就奇怪了,他们怎么是跟我一样的。

  经过交谈,阿龙知道了这两位艾滋感染者是云南省红十字会的志愿者,主要工作就是为艾滋病人提供心理支持等方面的帮助。他们告诉了阿龙和妻子很多关于艾滋病的知识。

  阿龙:比如说拉肚子,如果说是拉的不厉害的话,根本没有必要去医院,但是需要补充一些口服补液,发烧可以采取物理降温等等。

  当天晚上,躺在病床上的阿龙彻夜未眠。

  阿龙:我就在心里默默地想,那为什么他们能站着走路,我为什么不能像他们一样。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治疗,阿龙度过了发病的危险期。在红十字会志愿者的感召下,他也加入了志愿者的行列。刚开始时,他每天的报酬是交通补贴四块钱。

  李云:他(阿龙)或者是一个月去一次,或者是两次,他会买一些水果,或者营养品,会到医院里面去看望一些感染者,

  阿龙:我就跟他们说,我当时是睡几床几床的,不信你们可以问医生,我当时是怎么一个情况,其实你们也完全可以像我一样。他们一看到我,知道我当时的情况,因为认识我嘛,再看我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两个人。

  就这样,阿龙一直坚持着每隔一、两天就会去一趟医院,他和与自己一样的感染者进行面对面、一对一的交流,并且还多次组织了有关艾滋病方面的工作者为感染者进行培训。

  记者:从去年到现在您大概一对一这样有多少人了?

  阿龙:可能有五十多人吧。

  记者:这种培训大概能有多少次?

  阿龙:今年培训了七期,感染者连同家属在内有四十多人参加。

  不久,阿龙的妻子也到了另外一个为艾滋病人提供关怀的慈善机构做志愿者。因工作出色,2003年9月,阿龙被转为阳光家园聘用工作人员,月薪七百元。因为阿龙的病情,他来不及给我们说更多,他送给了记者一篇他自己写的文章,他说里面的一段话包含了他所想表达的一切。

  阿龙的文章:我和妻子没有什么可回报的,只有通过以后加倍努力作好艾滋关怀工作,付出自己的真心和爱心来帮助感染者,回报红十字会。正因为心中有爱,一切困难都可以战胜,生命是美好的,活着就是希望,让我们共同期待艾滋病彻底消灭,期待明天会更好。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