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新闻·访谈

[共同关注]奔走在灯红酒绿之间 

------[直面艾滋]他们在行动之一:奔走在灯红酒绿之间

央视国际 2004年11月29日 19:50

  相关:艾滋病专题—关爱生命

外展工作者

  CCTV.com消息(共同关注): 1984年,我国发现了第一个艾滋病患者。20年之后的今天,艾滋病感染人数已经突破了84万。有关专家预测,如果不加以有效控制,用不上10年,艾滋病感染者可能突破一千万。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可以说,我们国家现在正处在艾滋病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的临界点上。控制不好,艾滋病有爆发性流行的可能。

  未来尚未确定,一切取决于我们今天的行动。从今天开始,共同关注将推出系列节目《直面艾滋--他们在行动》,关注那些为防止艾滋病的传播和扩散而努力的人们。他们的身份以及他们的工作可能还不为人们所了解,但是,在对抗艾滋病的战斗中,他们秉持着共同的信念,那就是以人为本,理性、务实。正是这种信念,让我们感到温暖,看到了希望。

  记者:这个包里装的是什么,徐大夫?我看这么鼓。

  徐业华(外展工作者):这个包里有宣传资料、宣传册、扑克牌,还有一大堆安全套,每天包里都装得鼓鼓的。

  徐业华,是武汉市皮肤病防治研究所的一名主治医生。三年前,她有了另一个身份:武汉市娱乐场所100%安全套使用项目外展工作者。

  所谓外展工作,就是医务人员走出诊室,主动到娱乐场所向从业人员开展艾滋病、性病的预防与诊疗服务,发放安全套,并说服从业人员在可能发生的性行为中全程使用安全套。

  虽然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结果还是碰了软钉子。这样的情况,徐业华早已习以为常了。

  徐业华(外展工作者):有一次我们去一个店,我们刚站门外,就听见她们在里面自己嘀咕,你看,那两个神经病又过来了,然后她们就跟老板说了,老板就出来,(说)你们来干什么,你们不要到我这儿来。我们说想跟你聊一聊,他就开始骂人了,当时骂了很难听的话,我们真的是觉得很尴尬。当时心里就像五味瓶打翻了一样,觉得不是滋味,脸上挂不住了。

  李仕梁是武汉市皮肤病防治研究所副主任,是徐业华进行外展工作的搭档。由于性别不同,两个人的工作性质还是有一些区别的。

  李仕梁(外展工作者):男同志有一个优势,可以以消费者的身份进去,比如我们进发廊,可能首先进去,让服务员洗洗头,在洗头的过程中,从和她们拉家常开始,逐渐逐渐把话题引入到咱们所需要搜集的一些资料上,她们可能说你是老板,我们说我们是医务工作者,顺便提到您知道性病、艾滋病吗,您知道怎样预防吗等等,就可以把话题逐渐移入这一点,通过这个就可以比较轻松地或者叫比如容易地接近目标人群。

  李仕梁的工作,用俗话说就是摸底,判断某一娱乐场所是否有提供性服务的可能。如果有这种可能,他就会和徐业华一起再次来到这里宣传预防艾滋病性病的知识。作为男性,他开展工作有一定的优势;可也遇到了更尴尬的事。

  李仕梁:说句实话这种娱乐场所平时我也很少涉足,现在的工作就是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去,而且在灯红酒绿里面,确实也碰到过一些麻烦事,比如我的同学、朋友、熟人,就感到特别不理解,你怎么从一个老实本分的人,怎么突然一下子每天出入娱乐场所,是不是你有这方面的爱好,或者是需求啊,有一次我碰见我一个患者,因为这个患者在我那儿看病,我也劝说他今后要洁身自好,要少去这种地方,刚跟他做了这方面的说服工作,可是过了没多久,居然在娱乐场所,我又碰见他,他也碰见我,他可能当时看我的眼神,我感觉怪怪的,我想他可能觉得我,你这个人是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平时白天道貌岸然,晚上跟我也一样的,好不了多少,所以这个是我感到比较尴尬的一个事。

  在外展工作刚开始的时候,穿梭于武汉市各个娱乐场所的十多名外展工作者,几乎都遇到过各种尴尬和困难。在经历了误解、拒绝、排斥之后,通过不懈的努力,徐业华他们的外展工作终于有了进展。武汉市外展工作者的队伍也由最初的10多人发展到了80多人。

  徐业华:最重要的第一个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平等地去看待她们,因为她们受到社会上道德方面的批评是比较多的,如果你再去批评她的话 ,从道德上面也没有太大意义。

  娱乐场所从业人员:挺熟的,看到他们像看到亲人一样,我们真的很熟,有什么说什么。

  外展工作逐渐有了成效,娱乐场所的从业人员首先接受了他们的为人,很快也接受了他们所传播的预防性病、艾滋病的知识。

  在外展工作中,除了发放安全套和讲解预防艾滋病知识之外,最受娱乐业从业人员欢迎的还是外展工作者给她们每三个月一次的免费体检。

  娱乐场所从业人员:每次他们来做体检我几乎都做,蛮好的。以前刚开始她们来做体检的时候,一听说体检一个个都跑光了。

  就在我们采访时,徐业华又接到电话,一个娱乐场所新来了一位从业人员,希望她能过去一趟。

  记者:你在给她们宣传预防艾滋病知识,甚至给她们免费发放安全套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这种行为,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娱乐场所性交易的行为?

  徐业华(外展工作者):我不这样认为,我们只是作为卫生工作者,从保护人民健康的这个角度,我们也是支持公安部门的,但是这个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通过我们的外展工作,我们主要还是提倡她们能够洁身自好,保持忠一的性伴,是最好的预防性病艾滋病的方法,如果现在还不能做到的话,就得坚持正确使用安全套,也是预防性病艾滋病的一个有效的措施之一。

  李仕梁:通过前一段试点,已经看到效果了,咱们从一个实验区得到这么一组数据,在我们做这个工作以前,目标人群的性病感染率是百分之六十几,到项目进行一段时间,我们又做了一次体检,检查发现,目标人员的性病感染率已经从百分之六十几,降到百分之十三点四,这个降低幅度是很大的。

  卖淫嫖娼一直为我国法律所禁止。各地公安机关也一直以高压态势长期进行打击。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由于长期处于地下状态,这些性交易活跃的地方,往往成为性病、艾滋病防治的薄弱地带。是忽略这一现实,一任这些地方成为艾滋病传播的中继站,还是理性地面对它,把防治工作做到那里?徐业华和她的同事们选择的是后者。但是,就拿徐业华来说,她是一个外展工作者,同时也是一个妻子,一个六岁孩子的母亲,她的家人能理解她的工作吗?

  徐业华:对她们(娱乐场所从业人员)来说,你如果一次不守信用,可能前面的工作就白费了,或者她就不信任你了。对孩子来说,我不是一个好的母亲,但是我又看到了那个场所的小姐开朗的笑容之后,我心里也有一份欣慰。

  徐业华说,他们这些外展者如果没有家人的支持,是不会坚持到今天的。

  刘翔(徐业华的丈夫):我挺理解她的。她这个工作很特殊,所以说有时候,家务事我多做一点,有时候出去工作的时候,她是业余时间,有时候回来很晚,看她回来很累了,有时候还是心疼了,所以我没什么多说的。我用自己的行动支持她,家里的事情让她少操心一点,一心一意,把这个事情(外展工作)做好。

  徐业华:从我们工作这么多年来,最令人欣慰的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们这几个外展工作者,没有一个因为家属不支持,或者是不理解,退出外展工作的。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徐业华和李仕梁都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娱乐场所100%安全套使用项目的外展工作还没有接触到真正的艾滋病患者,只是宣传一些预防知识,但是提起艾滋病这个话题,他们仍然感到不轻松。

  徐业华:我记得接触过这样一例(艾滋病)患者,她是一位学校学生,当时她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她的感染途径主要是她有多个性伴,通过性途径感染的,当时我们问过她,你对今后有什么打算吗,比如说你会不会告诉你的这些性伴,或者终止与他们的性关系,再或者说是采取一些安全的性行为?当时她的回答是令我们非常担忧和深思的,她说我不会告诉他们,我也不会终止与他们的性关系。

  李仕梁:现在艾滋病流行趋势,已经到了一个从特殊人群,向普通人群过渡这么一个临界点,如果我们在这个临界点,能够把这个工作做好,就可以非常有效地阻止艾滋病从特殊人群向普通人群转变,如果因为我们工作的不得力,造成艾滋病向普通人群扩展,我觉得是我们医生或者卫生工作者的一个最大的遗憾了。

  徐业华和李仕梁原来都是医生,艾滋病预防原本就是他们工作职责的一部分。据了解,随着艾滋病预防控制的深入,目前在易感人群中间也出现了一群进行同伴教育的志愿者。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