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医院快报

股骨头坏死放心治疗工程

央视国际 2004年09月22日 09:13

  2004年9月4日,这是中国400万股骨头坏死患者值得庆贺的日子。

  这一天,在中国医学基金会的专项基金中,增加了一个新的“品种”——“股骨头坏死防治基金”。从此,股骨头坏死患者中的一些因经济贫困而与治疗无缘的人也有了希望。

  同样在这一天,诞生了一种可以让这些患者既不为立即手术换掉自身的骨头而痛心,又不为中医保守治疗一旦无效白花钱而担心的新的医疗救助模式——“股骨头坏死放心治疗工程”,从而解除了长期以来压抑在他们心头的求医困惑。

  在这一天举行的股骨头坏死防治基金成立暨放心治疗工程启动仪式上,首都医学界10多位专家对基金使用计划及“工程”实施方案进行了认真审阅,提出了完善建议。卫生部原部长、中国医学基金会副主席钱信忠欣然为“防治基金”的发起者及“放心工程”的组织者题词:“以人为本、关爱双全”。

  “不死的癌症”困惑百万患者

  公元1888年,世界上出现了股骨头坏死的首例报道,人们才开始知道原来有这么一种病。它是由不同病因破坏了股骨头的血供系统,因骨头缺血而发生的,患者的股骨头在逐渐扩大的囊性改变中塌陷碎裂,肢体缩短,疼痛加剧,难以行走。由于此病具有进行性的特点,长期严重影响人们的生产生活,给病人及其家属造成的肉体和精神痛苦极大,故被称之为“不死的癌症”。尽管世界各国医学界在此病上潜心研究了100多年,但至今仍然是个医学难题。随着经济发展交通繁忙带来的交通事故导致骨折频繁发生,以及医学领域大量激素药物的使用,此病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世界股骨头坏死患者在3000万人以上,仅中国就不下400万。

  浙江奉化有位叫董孟岳的小老板,高中毕业后开始做零担生意,1995年发现双侧股骨头疼痛,拍片发现股骨头有坏死,他吓坏了。为了保住双腿,他千方百计寻找保守治疗的神医神药,飞机来往了大半个中国,30多万元积蓄全部花光,反而越治越糟,到2000年初,丢了拐杖已难以挪步。老婆与他离了婚,并带走了他心爱的女儿。村上一个精神病人乘他外出求医时,放火烧了他的家。当医生建议他置换人工股骨头时,这个坚强的男子汉哭了。他已一无所有,怎能承担得起至少4万元的手术费!

  类似这位小老板的经历,许多股骨头坏死患者都曾有过。他们被神乎其神的医疗广告所吸引,四处寻求中医保守治疗的方法。无锡一家大医院的一位领导患病后,放着在他管辖内的具有一流手术水平的骨科医生不用,到上海各大医院咨询了十多位专家后,也下不了进行手术置换的决心。去年底,他在报纸上看到南京一家药店有“世界医学奇迹,祖国医学新突破”的股骨头坏死特效药,驱车160多公里个人掏出5000多元排队购买。有人问他为何相信这类“黄婆卖瓜”的宣传,他说没有办法!谁心甘情愿地把娘胎中带来的骨头切掉,换上冰凉凉的金属呢?一点点希望也不想放过呀!

  病人保守治疗的强烈愿望可以理解,然而股骨头坏死作为世界性医学难题,没有哪家正规的医疗单位敢在中医保守疗法上打保票。一些缺乏医德的人瞅准这是个赚钱的机会,治不好不犯法,于是想尽办法挣病人的钱,许多人都被坑怕了。一些巫医用所谓的特效药欺骗患者——实际是在中草药内掺入能消炎止痛迅速缓解症状的激素,不仅治不好病,反而会促使股骨头进一步供血不足而加快坏死,使患者失去早期治愈的机会,最终如那位浙江小老板一样,不得不在保守治疗花掉几万元后,再花上几万元接受手术置换。

  一石激起千层浪

  股骨头坏死患者的悲惨遭遇及求医困惑,引发了南京一家以骨科新技术应用研究、光大祖国传统医学为己任的公司决策者的深刻思考:能不能让这类病人既为不立即手术置换人工股骨头而痛心,又不为中医保守治疗一旦无效白花钱而担心呢?经过反复酝酿,一项放心治疗工程由此诞生:凡在恒古骨科医疗点接受中医保守治疗并完成预定疗程的股骨头坏死患者,根据事先签订的协议,只要自己对疗效不满意提出手术治疗要求,在医学科学论证合理的情况下即可免费得到价值与保守治疗阶段所花费用基本相等的置换人工股骨头或髋关节的医疗保障。

  此项工程的方案一经提出,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正困惑在如何治疗上的那些患者。黑龙江一位叫刘大胜的患者来电说:“只要能保住股骨头,我可以倾其所有。在治疗上我已花掉5万多元,这些钱像扔进了海里,真的不敢再这样下去了。我和许多同病相怜的人都盼望‘放心治疗工程’尽快实施!”

  “把准备手术的钱先拿来保守治疗,治好了皆大欢喜,治不好免费得到手术治疗。你们真的是想病人所想!”南京511厂的韩师傅在电话中兴奋得像个孩子。他患股骨头坏死已3年,医生告诉他除了手术置换没有其他好办法。但他不死心,想着保守治疗,又不敢轻易把血汗钱花出去。听说有“放心治疗”这样的好事,原先的顾虑一扫而光,就等着这项工程启动。

  在得到大量病人及其家属的热烈拥护和欢迎的同时,放心工程也得到许多医疗单位和社会团体的热情支持。

  一直倡导医疗工作要体现个性化服务的中国中医研究院应用科技研究推广中心主任黄明达教授,在接到恒古公司关于开展放心治疗工程的报告后,非常高兴地向院领导作了汇报,决定成立骨科新技术推广部,作为南京恒古公司的惟一合作伙伴,为这项工程的实施提供全程技术指导;中国医学基金会了解“放心治疗工程”的具体方案后,会长办公会进行了专题研究,决定设立“股骨头坏死防治基金”,前期主要用于放心治疗工程中特困患者的救助及手术医院费用的贴补;中国红十字总会南京医院的领导得知此事后,主动与这项工程的组织者联系:“我们的‘人工关节置换中心’设备先进,技术力量雄厚,近两年来置换了200多例人工关节,成功率达100%,完全可以承担放心工程中手术保障的任务。”;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在考察了放心工程的具体方案后,认为组织严谨、技术可靠、医院正规,遂与此项工程中承担手术置换人工髋关节任务的定点医院签订了保险协议,愿意赔付一旦手术意外导致医疗事故而造成的人身伤害和损失;南京医科大学医政学院副院长姜柏生教授一口答应担当该工程的法律顾问。他意味深长地说:“现在医疗市场鱼龙混杂,广大患者难辨真伪。我要以我的身份和行动,为提升医药界的诚信尽一份力。”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在“放心治疗工程”的各类反响中,有一种比例不大却有一定代表性的声音,即:保守治疗世界疑难病,只要患者自己认为疗效不佳就提供免费手术,做此种承诺不怕大赔本?你们凭什么敢与病人签这种协议?

  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方剂教研室主任张明庆教授,直截了当地问这项工程的专家组成员之一、南京恒古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医学推广部主任谢鹏杰副主任医师:“中国有句老话,叫‘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们在治疗股骨头坏死方面有‘金刚钻’吗?”

  谢主任笑而不答,让南京集庆门医院送来20套X线片给张老看。面对患者接受恒古骨科治疗前后X线片显示的股骨头发生的明显变化,阅读患者及其家属写来的一篇篇热情洋溢感人肺腑的治疗体会,张教授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饶有兴致地了解起恒古公司及其恒古骨科的来历。

  通过对中医骨科新技术的应用研究,以推荐专科用药,培训医务人员的方式,指导各地医疗单位开展骨伤骨病防治工作的恒古公司,其前身为中国中医研究院应用科技研究推广中心成林骨科推广培训部,至今已有10多年的医疗实践,在全国有近百个临床基地。其研究成果使骨折愈合时间缩短1/2~3/4,被称为“挑战传统改写伤筋动骨历史”的骨科技术,经骨伤科权威尚天裕教授等专家论证,被中国中医研究院列为“九五”重点推广项目。新组建的公司在广泛吸取和深入研究我国民族医药骨伤骨病防治经验的基础上,创立了“恒骨2+1疗法”,通过中药内服外治加特定的功能运动,体现了动静结合、内外兼治、筋骨并重、医患合作的治疗特色,使中医药治骨、生骨、补骨、壮骨四效合一的优势得以更加全面地发挥,大大提高了骨伤骨病尤其是股骨头坏死的治疗效果。

  虽然“恒骨2+1疗法”的创造者并没有讲它就是治疗股骨头坏死的“金刚钻”,但大量翔实的医学资料却不得不使见证者对它的疗效刮目相看。《光明日报》在1987年6月28日刊登该报高级记者王茂修以亲身经历写下的“接骨奇遇记”后,又刊登了题为“被打假打出名的骨科医生”的通讯——说云南有一种骨科药物,四处传扬的神奇故事催生了中央电视台记者的打假念头。他们不远千里一探庐山真面目,结果引出了一段颇具喜剧色彩的真实故事。1995年8月29日,由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李咏主持的介绍这种骨科技术的专题节目在央视《天涯共此时》栏目播出,引起国内外强烈反响。其中所说的骨科技术便是“恒骨2+1疗法”的前身。后者作为一种创新,是恒古公司根据国家药监部门的意见,在中国中医研究院有关部门指导下,对老技术进行调整优化的结果。与原先的药物技术相比较,其组方更加合理,疗效更加确切。当然,医学科学是反对提百分之百疗效的,尤其是对股骨头坏死这样的世界性疑难病,但有“放心工程”托底,即使疗效不佳的病人也不会在利益上受到大的损失。

  “在坚持实事求是科学态度的前提下,光大祖国传统医药,充分体现对患者高度负责的精神。”卫生部原副部长、中国医学基金会会长殷大奎如此评价了股骨头坏死放心治疗工程的意义所在。

  中国医学基金会股骨头坏死防治基金办公室咨询电话:025-84866489

(编辑:吴晓洋来源:健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