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新闻·访谈

[新闻会客厅]男女失调之忧 

央视国际 2004年08月04日 08:05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但这段时间有一个数字把大家开始搞得很紧张,为什么呢?到2020年的时候,到适婚年龄但没有姑娘可娶的小伙子会达到三千万人,相当于整个大洋洲的人口数量,也就是意味着十多年以后,每五个男子中就有一个得打光棍了,问题到底有没有这么严重,一起来看一下。

  最近,一个数字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不少媒体称,中国男女比例出现严重失衡,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到4000万,这意味着平均五个男性中将有一个找不到配偶,将有数千万的男子将无妻可娶,成为传统意义上的“光棍”。而且这一现象从明年开始将逐渐显现出来。

  与此相对应的数字是,在7月15号,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透露,目前全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为116.9:100,而有的省份竟达到135:100,形势不容乐观。男女性别出生比例失衡的问题,一经披露,立即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有人甚至猜测,男女比例失衡是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后遗症。

  对此一直报以关注的还有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张维庆主任,作为已在全国计生领域担任10年主要领导职务的他来说,男女比例失衡问题也让他一直不能轻松。不少百姓对他报有更加深切的期待:男女比例失衡形势是否真的如此严峻?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深层次原因?这对我们未来的社会到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三,四千万男性将成为光棍

  主持人:今天我们会客厅请到的客人就是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主任张维庆。张主任,先问个人一点的问题。您家中是男孩还是女孩。

  张维庆:一儿一女,儿女双全。

  主持人:一般有两个孩子的爸妈难免有些偏心,您是偏男孩是偏女孩?

  张维庆:我是70年代初,当时是一个不少,两个正好,所以生了两个。我更喜欢女孩。因为女孩是爸爸的小棉袄。

  主持人:您说这话不怕儿子回去跟你叫板?

  张维庆:儿子因为娶了媳妇有了家了。

  主持人:这是张主任家的情况,但7月15号发布了人口性别比的比例之后,大家都在热烈讨论,将来说有三、四千万的男孩子找不到老婆,具体情况到底是怎么样,有没有这么严重?

  张维庆:现在新闻媒体对出生性别比非常关注,中央也很关注,在今年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议上,总书记、总理都讲到这个问题,要我们重视、关注这个问题,力争五年左右的努力,能遏制这个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势头。

  主持人:现在是116.9比100,就是简单地来类比的话要多出每一百个人的女性,男性要相应多出17个人差不多,出生的婴孩的比例来讲,我们进一个比较好比例结构应该是多少,世界上比较公认的比例应该是多少?

  张维庆:按正常的性别比来讲,如果女孩子是一百的话,男孩子应该是103到107,这就是一个正常的比例。像印度,像日本,这些国家它出生人口性别比在80年代到90年代期间都是偏高的趋势,所以这个问题是国际性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因为亚洲东方文化性别偏好就都受儒家文化的影响,重男轻女,性别偏好于男性,这是东方文化的一个特色。所以这个问题就比较突出一点。

  男女比例失衡导致哪些社会问题?

  主持人:尤其在亚洲国家和地区比较明显,现在我们讲,这个比例偏高了,男性过多了,您可以给我们归纳一下,它大概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

  张维庆:我们也在进行测算,我们觉得如果现在采取措施,遏制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势头,到2020年,中国的男性,就是出生人口的男性可能比女性多2400多万人。

  主持人:出生的。

  张维庆:出生的,2400万,就是男女之间差这么多,现在有的说三千万,有的说五千万,各是各的算法,这个算法,我们不能说它没有一点道理,当然现在我们的词儿叫做婚姻挤压,就是你说的,一部分男性找不上媳妇。这个话有些人也不赞成,好像男的娶老婆,女的就不娶丈夫了,男女平等嘛,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咱不去讨论,这确实性别失衡以后,就是有一部分家庭就单身不能成家了,这确实是一个社会问题。

  主持人:但我听起来这只是你关注的问题的一个方面,还有什么问题会带来?

  张维庆:因为这个婚姻问题是人类社会大概从古至今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如果婚姻失衡以后,它可能带来社会的其他方面的影响,比方性犯罪的问题,对于这些社会治安的问题,以及对其它的社会阶层的,由于性别失衡以后,带来一些我们现在很难以预料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的产生可能会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有某种不利的影响。但是也不要把它说得好像不得了了,这个问题就真是严重得不得了了,我觉得现在还不能得出这种结论。

  主持人:另外一点,您在讲到影响和危害的时候可能有一些女性观众听完以后也会说,对啊,这可能会是一个问题,如果男性未来要比女性要多很多的话,女性找工作可能会是个问题。

  张维庆:你讲的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涉及一个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解决性别失衡的问题,主要还是要采取利益导向的政策和措施,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真正体现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

  “男孩传宗接代,女孩死了也只能做人家的鬼”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一点,在亚洲国家比较普遍,东方文化几千年的影响,大家对于男性还更为偏好,此外还有什么原因?

  张维庆:第一个原因就是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是儒家道德为主的传统文化,东方国家也都受儒家道德的影响,儒家道德一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重男轻女,男尊女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另外农村有家族观念、宗教观念、宗族观念,这一系列的问题。在农村的观念里男孩子可以传宗接代,女孩子嫁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死了也是人家的鬼。这是老百姓现实的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主持人:但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张维庆:这是一个重要的原因。第二个原因,我认为我们社会保障体系滞后的原因,就是我们对女性的关爱。对于女孩的关爱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方说,农村一个家庭生了女孩子,没有男孩子,女孩子要出嫁,出嫁了以后,老人怎么办?农村生产力又低下,他老了以后谁来管他。

  主持人:所以他就必须考虑到,为了老来有人养,我就养个儿子好立门户。但是假如我们给女性,给她们同样好的一个保障的话,他们也能够立门户,大概是这样一个感觉。

  B超滥用导致女婴流产

  张维庆:这是第二个原因。第三个原因主要就是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B超的滥用。

  主持人:您用的是滥用,滥字特别强调。

  张维庆:滥用,现在为什么?因为性别偏好是客观存在的,你高技术手段采用以后,三个月以上当男性女性开始成型的时候,就可以鉴定出是男是女。

  主持人:现在不是已经明令禁止医院。

  张维庆:禁止这个东西是一定要禁止的,但是你想想,在现在我们法制不健全的情况下,在社会管理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很多私人诊所,甚至包括一些我们的县办、乡办的一些医疗保健机构,他都通过各种关系,这个不用你明说的,只要是男孩子,医生不用说话笑一笑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说是个女孩子,他瞪一下眼睛,咂咂嘴,这又是一个,这个不用言谈话语。另外现在的利益驱动,只要给钱什么都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果法制不健全,如果管理制度不健全,要严格禁止他是非常难的。

  主持人:所以现在虽然有这个规定,但其实根本进不了。

  将来农村人家“生女有奖”

  张维庆:第四个原因,我认为我们现在整个国家在倡导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方面缺乏切实有效的政策措施。

  主持人:又是回到男女平等这个点上。

  张维庆:对,因为男女平等,我们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男女平等也是基本国策,但是你看看现在市场上的杂志、刊物,包括你们影视界,女性的画图,美女图是铺天盖地,那说明个什么问题?给谁看的这些东西,不是给男性看吗?这一系列的社会问题都反映出我们在男女平等基本国策上存在着一个观念上的问题和政策上的问题。

  主持人:就缺乏切实有效的一些措施来真正保证女性地位的平等。

  张维庆:对。

  主持人:您在这么多的措施、政策里面,您最看重哪一条,比方说有哪几条你觉得补上以后,可以基本上确保女性跟男性可以有一个相当平等的地位?

  张维庆:我认为这是一项长期的任务,如果从遏制人口出性别比这个角度上讲,我说关键是两个措施,第一个措施是利益导向的政策措施,就是提高女童、女孩、女性的社会地位、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让生女孩的家庭感觉到和生男孩子没有多大区别,甚至优越于生男孩子的政策措施。第二项措施就是法律制裁的措施,对于用B超进行婴儿性别鉴定和人工终止妊娠的行为必须在法律上严厉打击,严格制裁。但是现在我们的法律不健全,刑法上没有这一条,所以我们想借新闻媒体的机会呼吁人大在修改刑法的时候必须加上这一条,韩国这个问题怎么下降的?韩国下降就是政府采取了强有力的干预措施,就是对B超鉴定婴儿性别的,和人工终止妊娠的行为实行法律制裁,而且制裁得非常严厉。

  主持人:代价很高。

  张维庆:代价很高的情况下,就可以有效地制止这种行为。

  主持人:他们在转变人们的观念,对女性也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这方面,他们有什么措施是值得借鉴的?

  张维庆:我去过韩国,这个国家我呆了大概15天的时间吧,因为在韩国女性的就业和社会保障上韩国比我们做得好。现在国家人口计生委和财政部共同搞了一个叫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辅助制度,这个奖励辅助制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农村独生子女的和双女户家庭的,包括女孩子,生女孩子家庭,一个到两个的,父母年满60周岁,每人每年不低于600块钱的奖励辅助,就是平均每月50块钱。夫妇两个可以拿到1200块钱。这1200块钱对城里人来讲,不是个很大的数目,但是对农村特别贫困地区来讲,每个月一个人50,两个人一百块钱,再加上他有适当的土地,那基本上可以保证他晚年能够生活,这样一项措施采取以后,我想对性别偏好会起一定的抑制作用。

  “老夫少妻”不是解决办法

  主持人:比如说现在有人就提出来,说性别比例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男性的法定年龄要比女性高两岁,是不是这个也可以调整一下,有可能会帮助调整性别比?

  张维庆:男性比女性高两岁,这是世界各个国家程度不同都是这么一个趋势,我觉得这个和性别比的高低没有直接的关系,当然有的也提出这么一个观点,说年龄段的差异,年龄大的可以找年龄小的。

  主持人:就等于是借下一家的,借东家补西家?

  张维庆:这个年龄段短缺了,下一个年龄段来补上,他就说这个道理,老夫少妻,但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当然老夫少妻的现象在城市确实存在,在农村大多数还没有这种现象的,这是一种特定的历史环境下形成的特定的问题。但是这个社会普遍实行老夫少妻的办法根本行不通。

  性别失衡怪计划生育政策吗?

  主持人:好多的人觉得还有一个原因,造成性别比的一大原因就在于我们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

  张维庆:我刚才说了,这个问题和我们的生育政策有一定的关系,但没有必然的联系。出生人口性别比是近十几年,从80年代开始到现在持续升高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我们的计划生育严格也是在80年代初那个时候。

  张维庆:是,和生育政策是有一定关系的,我说有一定关系就是,我们实行了较为严格的生育政策,这种生育政策是对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升高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韩国没有中国的生育政策,他不是也是116吗,你怎么解释?所以还是观念的问题。要给人民宣传新思想新观念,让他懂得男女应该平等,生男生女都一样。让他懂得养五六个、七八个男孩子,但你的日子照样过不好,照样穷得一贫如洗。

  为从根本上解决日益严重的新生儿男女性别比例失衡问题,一项旨在改变群众生育观念的“关爱女孩行动” 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启动,目前国家已在多个地区进行了试点。由国家计生委牵头开展的这项工作就是试图努力为女孩们创造良好的生存环境,以逐步扭转男女失衡的局面。

  为期3年的“关爱女孩行动”,主题为“关爱今天的女孩,关注民族的未来”。主要是依托现有的较为完备的计划生育基层网络,广泛倡导“男女平等、生男生女一样好”的观念,建立有利于女孩及其家庭发展的利益导向机制,让女孩和女孩家庭的社会地位得到提高,力争用5年左右的时间,遏制住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势头。

  “全国关爱女孩行动” 进行中

  主持人:生男生女都一样,这个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但怎么能从根本上把它转过来?

  张维庆:你说计划生育好,计划生育就是解决不了我的养老问题,我老了怎么办,没人管我了。你要叫老百姓相信你,你就得从他切身利益做起,关心他现在的现实困难和问题,比如养了女孩子,女孩子受到社会歧视怎么办?女孩子上不了学怎么办?女孩子嫁出去以后,老人的养老怎么办,这些现实问题不解决,他怎么能够通过你的宣传感受到你是为了他呢?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的,正在进行的关爱女孩行动进展情况怎么样?

  张维庆:现在应该说我们全国通过对关爱女孩行动我们搞了一部分试点县,这部分试点县就是通过试点县的示范效应来逐步推动面上的发展,点面结合来推动,应该说现在发展的态势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现在多少地方开始推开了?

  张维庆:最初我们是在13个试点县,逐步扩大以后就采取广泛宣传的做法。

  主持人:会不会考虑增加一点行政的手段?

  张维庆:看怎么讲,我说中国这么大,没有一点行政措施是不行的。

  主持人:利益导向的政策到底能够多有效?

  张维庆:根据我们现在调查的结果,就是拿这么一点钱,老百姓一片叫好之声,觉得几千年来谁给农民发钱?在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没有的事情,我们不能和发达国家去比,我们只能从中国的实际出发。

  主持人:有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个政策太好了,以至于农村朋友都去生女孩了。

  张维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跟你说我们要解决两千年的形成的这种传统观念,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唐玄宗时期有个杨贵妃,所以《长恨歌》写了不重生男重生女,那是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那《长恨歌》写了那么一个情景,但是中国要真正我们还是讲男女平等。

  主持人:张主任估计什么时候我们中国的男性不会再出现我们现在大家预计的,将来娶不到老婆,打光棍这样的情形?

  张维庆:就是说这个社会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想只要我们采取强有力的干预措施和利益导向措施,再加上大张旗鼓地宣传教育,出生人口性别比的势头是可以得到有效的遏制,不会出现像有些人遇到的那么严重的后果。

  我们关心的问题

  主持人:张主任再回答一些我们观众的一些提问。第一位是来自重庆的一位朋友,他的手机尾号是8237,他就说,像目前男女比例失调,以后生女孩是不是有更多的优惠了,就是鼓励大家来生女孩,他是来自城市的,所以他可能问的就是城市的妇女以后生女孩会不会也有优惠?

  张维庆:现在各地的政策都不一样,有的条例规定都不太,各个省制定条例都不太一样,像有的地方对城市生女孩的家庭在退休的时候加多少退休金等等这样的规定也有。但是各个地方的做法都不太一样。

  主持人:来自广州的手机尾号8866,挺好的数字,这位观众他说,觉得您不用太担心,因为这个数字是按照户口统计出来的,实际上在流动人口当中有很多女孩并没有上户口,所以他说不在统计范围之内,所以统计情况没有您说的那么糟糕。

  张维庆:这个观众的看法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就是在我们专家里头也有一部分同志认为现在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没有普查五普数字那么高,大量的女孩瞒下来有没有,在一部分地区可能有,但是在全国总计上来讲,这不是一个主要的,主要的还是B超鉴定、性别鉴定,是男性多。

  主持人:如何来解决流动人口当中的性别比的问题,这部分的管理工作对你们来说会不会更难?

  张维庆:怎么说呢,应该说流动人口总体上有利于中国的计划生育,也有利于解决男女性别失衡的问题。30岁以内的年轻人群,他为了养家糊口,他要挣这些微薄的工资,他挣工资期间,这个主流,流动人口的主流他不愿意多生孩子。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