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藏历年随记 【anthony9954】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8月24日 15:53 来源:CCTV.com

  藏民族有自己的历法,他们过藏历新年。藏历新年是藏族的传统节日,相当于汉族人民的春节,每年藏历正月初举行,大约为期一个星期左右。

  在西藏多年,我结交了一些藏族朋友。恰逢藏历木猴年,鄙人有幸应藏族同胞之邀一起过了藏历新年(由于历史和环境的原因,有些藏族同胞,特别是一些农牧区的群众,认为能够邀请到外族的好友一起过年是很荣幸的事)。

  随着新年的临近,拉萨到处在燃放着爆竹。 藏历新年(每年藏历正月初一),是藏族人民一年中最大、最隆重的节日。但一晚上的爆竹声使我彻夜未眠,整个人是迷迷糊糊的。东方已经破晓,启明星冉冉升起。这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一开门看,是我朋友的两个小孩,一个捧着“切玛”——象征五谷壮举,一个手提着青稞酒壶,正在挨家挨户祝贺新年。我从孩子们的“切玛”(“切玛”装在特制的“钵”中。“钵”是用木板特制的一种长方形的空盒子,中间用要板隔开。在“钵”板上刻有月亮和星星。“钵”的一头装有拌好的酥油糌粑,另一头装满小麦,都垒成金字塔尖型,两头项上插有几跟青穗和几根我不认识的东西,中间插上一朵花或酥油制的“字珠”——美丽的花。)里抓一撮糌粑、几粒青稞,先抛到空中表示以供奉天神、地神和龙神。然后拈一点放在嘴里,并赠送上了新年的祝福:“顶多德瓦吐巴秀!(愿岁岁平安吉利!)”“扎西德勒彭松措!(愿吉祥如意美满!)”。接着,孩子们向我敬酒(喝这酒是有规矩的,喝酒前,用无名指蘸酒,弹洒三次,也是供奉神龙的意思。先喝3口,再干1杯。如果喝不完,他们则会唱歌劝酒,歌声一落,你就一定要一饮而尽。)。酸甜的青稞酒一下肚,使我意识到隆重的藏历新年开始了。

  按照藏族人民的传统,藏历正月初一,拉萨人绝早起来,有的甚至通宵不睡。但是,不能开门,只能在屋里吃、喝,静静地等待。当东方破晓,启明星升起,折嘎艺人在街头大声呼喊:“拉结啰(神胜利了)!”,他们才兴高采烈地敞开大门,开始新年第一天的庆祝活动。(“折嘎”意为“白发苍苍的老人”。相传远古时候,遇到战争胜利或者狩猎丰收,都得由一位年高德重的老人,说一番祝福赞美的话。每逢大年初一破晓时分,当他发出吉祥欢乐的一喊,家家户户都敞开大门,把他当作贵客迎进庭院,献哈达、敬青稞酒,在他身上撒雪白的糌粑和预祝丰收的麦粒。还请他大喝特喝用麦片、奶渣、红糖、人参果熬煮的青裸酒,又甜又酸,热热乎乎,使他喝得醉眼矇眬,祝福声更加清亮。拉萨人相信,在“折嘎”艺人的祝福声中打开大门,会迎来吉祥幸福。)。新年的第一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各家女主人到河边背回第一桶水-吉祥水。(传说地狱之王辛泽曲杰,当天夜里要登上高峻的雪峰,喝雪山的狮奶,一边喝,一边流,狮奶顺着高山陡坡,流进江河源头。谁起得最早,谁舀到第一桶水,里边就有狮奶,人喝了将健康长寿。拉萨人一般不到河边背水,因为路太远,在拉萨有几口神井,被认为与江河湖海相连,最勤劳的人,能背到第一桶水的人,照样可以舀到雪狮的奶汁。八廓街北面的“丁果曲米”水井就是其中一口。这口井,相传是藏王松赞干布的饮水井,井里的水非常神圣。不但周围的居民在这天清早排长队取饮,每年藏历正月在大昭寺参加“莫朗青波”——传召法会的喇嘛,也专门喝这口井的水。)之后,全家上下换上新衣,按老少辈分坐下,然后吃用人参果、酥油、糖做的米饭,即吉祥饭。饭后长辈端来五谷斗,每人依次抓上几粒,向天上撒表示祭神,然后拈一点放进嘴里。 这时长辈祝大家“扎西德勒”(吉祥如意),晚辈们回贺“祝您身体健康,永远幸福”,然后喝熬好的“滚颠”——即在青稞酒里放少许的青稞面而熬成的面糊羹,在里面还放一些人参果、奶渣等。这天清早,还要拼命吃东西,越饱越好,表示全年都不会饿肚子。还有一种说法,初一早上鬼要来背人,吃饱了,鬼背不动。

  我盥洗穿戴完毕后就开始到藏族兄弟家拜年了,(原本传统上藏族同胞新年第一天是不出门,而我作为汉族在新年第一天就去拜年这则会使他们感到非常吉祥)。到了朋友家,主人献上了“切玛”、敬上了“哈达”、“青稞酒”,我则敬上了对藏族兄弟及其全家最热情洋溢的祝福。坐在他家崭新的卡垫上,在祝福和寒暄中,在品尝“滚颠”、“卓突”、热腾腾的“酥油茶”和女主人亲手制作的“卡赛”时,我开始留意起他们的穿着打扮:(在平时,藏族的穿戴和我们都差不多,偶尔也穿藏装,但比不上过年时的隆重)在今天,女主人显得特别美丽漂亮,外面穿一件用水赖皮做领、袖,藏羊毛做内里,景花团簇的藏式长袍,领口、袖头则翻出里面素色的衬衫。腰上围一条彩虹般的“帮典”,脚上蹬一双高腰氆氇镶呢藏靴(松巴拉姆)。头上戴着红珊瑚做的“巴珠”,金光灿烂的耳环、戒指,银制的“嘎乌”,真是全副“武装”,煞是好看。相比之下,男主人却比较逊色,他只是头戴“次仁根果”(前后各有一大沿,顶上是绣花缎子的藏式帽子)身穿深色藏式长袍,脚穿的黑色金丝绒靴。

  整整一天,我就待在他的家中欢度藏历新年。说实话,其实是我不敢出门,因为小生酒量欠佳,在藏历新年拜年祝福的过程中,主人必须要为客人敬上自酿的香醇“青稞酒”,二客人如果不喝的话,那是非常失礼和看不起人的做法(这是一种风俗,而且最好能把客人灌醉,这才表明自家的酒是最好的酒,客人是带着最好的祝福来的,客人对主人家的殷勤款待非常满意和高兴)。在他家,我实际也已经晕乎乎的了,虽然主人知道我不沾酒,但习俗却令他不得不时时为我掺酒,敬酒,我也不得不时时的喝上一口,然后马上喝一口酥油茶来解酒。

  纯朴的藏族民风,欢乐的节日,热情好客的藏族同胞,使我深深的沉浸在里面。

  写这篇随记已是藏历初二了,但在这里,我还是要向藏族同胞们拜个晚年,并致以最深情的祝福:

  扎西德勒彭松措!

  顶多德瓦吐巴秀!

责编:王卉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