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频道 > 2005 经济视角 关注两会 > 正文

小丫跑两会之九:关注农民工生存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1日 21:53)


  这里是小丫跑两会,今天我的信箱里收到了这么一封信,它非常特别,制作得很漂亮,上面还画了一只小熊。信里说,“我是一位长期打工者,我是一个90年开始做临时工,在一个地方一般做2、3年。在这个单位一直做到现在一直都没买过什么社保与医保。国家是有好的政策但是到了基层却难以执行,我希望政府能好好管这样的情况”。

  这封信是一个在煤矿打工的农民工写来的。从信里边,我看不出什么怨气。他只是在替自己和所有打工者讨说法。并不埋怨政府,很通情达理。这是农民工的可爱之处。今天,我和一位全国人大代表王元成一起走近了农民工,而这位代表曾经就做过农民工。

  

农民工代表到工地

  小丫:今天我就随着王元成代表来到了中关村附近的一个工地,从两会召开到今天,他已经四次去过工地了,这个工地是第二次来,今天刚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现在我们就要去了解一下民工目前饮食起居的状况,看看他们中午都吃什么。

  全国人大代表王元成:这是中午的饭,都能吃饱?

  民工:能吃饱。

  当王元成代表走近另一群工人的时候,有一名工人认出了他。

  民工:我们认识他。

  小丫:你们认识他,怎么认识的。

  民工:前年我在双庙。

  全国人大代表王元成:喔,前年去那个工地的时候见到过。

  小丫:前年就见过王代表。

  民工:对。

  小丫:前年他来问你们什么呢?

  民工:前年他也是来问我们的生活、工资啊,我们都说可以。

  原来,这三年,王元成每次来北京开人大会时都会走访建筑工地,前年他在另外一个工地恰好也问到了这名工人。

  全国人大代表王元成:我2003年第一次去工地的时候,大家向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各种不公平的遭遇,现在你看这种情况就少了。

  王元成代表告诉我,这次走访了几个工地,确确实实感受到农民工的务工环境发生了变化。

  工地项目经理蒋运炎:现在暂住证也取消了,注册费用也取消了,现在管理起来也好了,对我们外来务工的环境,大的气候现在已经在逐步形成,有利于我们外来人员在北京就业搞建设。

  不过,王元成也告诉我,虽然农民工吃住行等生存的条件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他们依然面临着很多新的难题。

  全国人大代表王元成:他们现在反映的问题是:“养老保险将来怎么办,在城里打工,干了十几年等将来还是农民,得了病不能看,等将来年老了怎么办,谁来养老”。他们向我们反映这个,再有就是他们子女的教育,我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对进城务工子女的教育能够重视起来。

  我从工地回来,感觉到农民工真的很辛苦,今天北京这么大的风,气温又骤降,我在外面呆了一个小时,就觉的有些吃不消,而农民工却经常要在这种环境里,一干就是10个多小时,我的同事前两天也去广东,体验了一次农民工的生活,那里一天得干12个小时。

  

体验农民工生活

  3月5号,记者来到了东莞,在这里,随处可见扛着行李的外来务工者。记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但在交纳了150元钱后,一家名叫莞城便民服务部的中介所就把记者送进了这家工厂。

  东莞聚腾电子塑胶厂人事部负责人:我们公司属于发展中企业,条件比较艰苦,必须要有能吃苦耐劳的精神,身体必须要健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在又交了60元钱后,记者就成为了东莞聚腾电子塑胶厂的员工。工厂生活区和生产区都在这栋楼里,紧锁的铁门将近三米高。这是工人们的宿舍,一间屋住12个人,除了床板外一无所有。

  记者:晚上睡觉冷不冷?

  民工:冷,怎么不冷,你看我盖了多少,我还垫了这么多。

  (3月6号,东莞聚腾电子塑胶厂)

  第二天清晨,记者发现,厂里并不提供早餐,绝大多数工人,都是空着肚子上工。上午八点,记者和工友一起进入了车间。工人有一百多名工人,全都是外来农民工,两条传送带就是流水线。

  记者所在生产线生产的产品,每装一盒工人可以赚两分五厘钱,当天工厂下达的任务是组装900个,这样算来每个工人每天可以赚二十多块,一个月不休息,就可以拿到700元左右,但是,老员工却告诉记者,即使完成任务也不可能拿到这些钱。

  民工:这个工资是这样,它又计件又计时,就是说如果你计件工资高,它就计时,如果计时工资高,它就计件,它就这样的。它的目的是让你少拿,哎,就是这样的,它多赚,你少拿。

  记者刚到第一天,就看到车间门口挂了这样的通知:B组、D组中午加连班,请各位员工自觉遵守。老员工说,他们平均每天都要工作十一二个小时,在赶订单时还要熬通宵,基本上没有休息日。

  民工:昨天我干到晚上十一点四十,这还算少的,一般都是上到晚上十二点钟,一点钟。

  但即使是这样,老员工还提醒记者,挣不到多少钱。

  民工:它不是按你的工价算给你,它随便给你的。

  记者:那实际你每个月能拿多少?

  民工:要按你干的,应该是七八百,最多一个月五百五。

  就这几百元钱,工人们也不可能全拿到。因为工厂规定,每个月要扣30元管理费,同时工资压后一个月支付。中午12点,在经过严格的搜身后,工人们离开车间,开始吃当天的第一顿饭。

  记者:什么菜,白菜,能吃么?

  民工:那些人怎么吃的,我看你这个人真是的。

  午饭只有一个菜,菜里没有肉。记者注意到,在吃饭时一直都有保安在旁。工人们一天的伙食标准是两顿饭三块钱,晚上加夜班时工厂再提供一顿粥,许多工人就靠这一顿粥坚持到第二天中午。即使是这样,有的农民工告诉记者,在这里挺好的。

  民工:在这里挺好的,说心里话真是挺好,因为我们是农民么,反正不用到田里做工么,也就感觉到很好了,在这里做么,反正有饭吃,还可以拿点钱供孩子读书,没有什么。

  2004年,东莞市外来务工人员超过500万,与当地人比例为3:1;2004年,东莞市GDP总量超过千亿元,人均GDP排名广东第一。

  我手里拿到了几个手机链,是我的同事体验打工时亲手做的。在那里。熟练工每天必须完成5000个这样的手机链,能挣20块钱。工作强度之大让我的同事现在都还腰痛。但那些打工者却很知足。他们告诉我的同事,这里条件还挺好的。我们知道,建筑工地上,煤矿和各种矿井深处都有农民工的身影。他们往往干的是最苦最累最差最危险的工作,这个群体,数量在1亿人以上。我注意到,两会代表和委员们对改善农民工的生存状态都很关注。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长王鸿举说:重庆正在探索建民工公寓。呼吁保障民工权利,尊重民工人格。


  全国人大代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郑斯林说了这样的话:“农民工为城市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却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对此,我非常痛心,在我任期内我最想为农民工做点事,改善他们的生存状况。”

  我查了一下资料,看到各地政府都在努力改善农民工生存条件,有的拿出了解决方案,有的已经开始试点,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成思危对农民工问题有过长期的关注和思考。我也采访到了他。

  

成思危

  小丫:成副委员长在我的信箱当中,有相当部分的来信是一些打工者,也就是农民工给我写来的,他们对于现在这种生存状况非常的担忧,比如说有这么一条短信,在这里我念给你听一下,说我们干的都是又脏又累的活,工资低,职业病人发病率很高,出了事情还得不到应该有的任何保障,全国人大有没有注意到这种状况,或者说是否引起了高度重视?

  成副委员长:这个问题,我认为现在也日益引起社会的关注,这实际上牵涉到我们国家的分配的体制和社会保障制度的问题。

  小丫:为什么这么说?

  成副委员长:因为现在我们全国的劳动力七亿五千万人,城市是二亿五,农村是五亿,城市的二亿五现在应该说覆盖面是逐步提高了,但是农村的五亿劳动力,可以说包括进城打工的农民工,社会保障基本上是没有的。

  小丫:那么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成副委员长:通过二次三次分配来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能够争取覆盖面积不断地扩大,第二是要系统,就是说它要包括四个方面:失业、养老、医疗、工伤和意外事故,这四个方面它都要覆盖,所以建立这样一个社会保障体系,这是政府很重要的责任。

  小丫:已经有了政府二次分配,建立的一个社会保障体系,为什么还需要三次分配呢?

  因为这个仅靠政府的二次分配还不能完全解决,一些困难的问题,特别是你比如说一些农民工的医疗、上大学等等问题,还不能完全解决,所以三次分配就是要由一些社会来组织这件事,只有我们的社会能够在这三个层次的分配上都建立好了。我们才能真正解决你说的,农民工的这种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甚至连二等公民都不如的这种感觉。


  谢谢成思危副委员长接受我们的采访,也谢谢所有的农民工,你们辛苦了。另外,还要告诉大家的是,小丫信箱今年和全国31家报纸建立了合作,您在《重庆商报》、《大河报》和《都市时报》等报纸上面,也能看到我们的内容。

  记者:孙岭 罗垠 袁柏新

  编辑:向华

  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两会特别报道>

  首播时间:21:00-22:00

  重播时间:00:30-01:30 12:00-13:00(次日)

责编:刘琼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