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经济半小时 > 聚焦
东莞经济(二)((2002年04月11日 21时54分))


    东莞外向型经济的特点是,以东莞为中心,周边形成了各种特色的卫星镇,每个镇有不同的产业特色,也有不同的招商引资的方法。

    东莞高埠镇是引进大型工业园。在这里我们见到了全球最大的制鞋基地:裕园工业园。据了解,这里能生产NEW BALANCE美国历届总统最喜欢穿的、目前在世界上是第二大品牌的鞋。第一大品牌是耐克,第二就是NEW BALANCE。

    除了耐克,NEW BALANCE、阿迪达斯、锐步等品牌,都是在这里盛产的。美国总统也许没有想到,他每天运动健身时穿的运动鞋,很有可能出自中国东莞的这样的一个小镇。在全世界制鞋行业里,精成目前排名第一,一年生产一亿双以上的鞋子供出口。

    作一个做制造加工的大型企业,精成的第一步是在管理和质量控制上是严格到位。我们在精成的生产线的一个工位上,看见了几个红色的标签。员工介绍这是不良标签纸,贴上去揭下来比较方便,看到有什么不良的,就把它摘下来贴到不良的地方。

    这里任何一台电脑的任何配件,出现了质量问题,都可以通过质量追索系统追查到原因。

    精成的管理离不开很多台干,用台干们自己的话说,精成的工厂开到哪里,他们就像候鸟一样飞到哪里。而这种具有丰富的制造业管理经验的干部,正是我们所缺乏的。

    在精成科技的台干餐厅,我们随意邀请了几位台干,请他们谈谈对制造业的看法。

    早期很明显的,台湾的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是美国,实际上台湾人要在那里创一个自由品牌,文化上、背景上实际上是比较困难。很多人就会重新思考一下,是不是有可能在中国内地这边,我们会生产出一些跟美国一样大的自有品牌。目前在某些特定层面人家会认为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就是不好的。慢慢地我们把这些形象转变,人家就会觉得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在产品里面可能是比较好的。以前,说剪头发的师傅要三年才能够出师,那制造业以及任何一种行业都是需要有时间的培养,一个厂长的培养也不简单,各个部门他都需要会,他才能够作为这个厂的一个厂长。这种人才的培养是非常非常重要,不管是在技术上的开发或是创新,或是市场策略的调整,都需要各个方面的人才来做协调和支援。必须承认尤其是在科技上我们本身是比较落后的,我们要有这种认知,在这个起点上我们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取得更好的成果。

    王小丫:老谢,你在东莞待了这么多日子,你看到在东莞有没有自己的品牌?

    谢艾林:我不敢说在东莞每一个企业就完全没有自己品牌,但是东莞经济总的特点它就是不做品牌,做加工,而且替国际的产业做加工。但他这个加工,他是做了整个产业链上,可以说我认为是最末端一个,甭管他是做高科技,还是做什么,就是做劳动密的这部分。

    陈淮:其实品牌和加工,我觉得还不是太准确,就是工厂,我投资一条生产线,给所有的品牌,同样都是我都可以给你生产,比如鞋子,比如电视机,比如说IT产业某种计算机、个人PC机用的外壳,显示器我都可以,只要你拿模具来,我没有不能生产的,这种生产线在广东、东莞地方等地方真是遍地都是,你在那几乎可以买到我们叫IT或者是PC什么这些东西所用的各种各样的零配件,配套非常方便。

    谢:做加工一定要有规模效益。

    陈:这规模比如说我们有些名声很好的大的品牌企业,他自己有加工基地,但是如果仅仅是做自己的品牌,可能是开工率不够充分的,没有足够的规模,足够的开工率,你的管理成本就分摊得非常高,单位产品成本里,竞争力就不足了。

    谢:其实做工厂不是像我们想象那么简单。好像我们总觉得给人做加工是很简单的事,后来我到那看了一些台湾大的加工厂以后,哪怕是做耐克鞋,它给人做加工,它那个技术指标耐克要验收的,它实验室就在那,我在那看到了,它就给我讲一种人造的丝,他说一毫克的细度可以绕地球两圈,就是它那个精细程度很高的,更何况他还有管理,台湾一共从60、70年代开始做加工业,他培养了一批非常懂技术和管理的人才。

    长安镇有一个长安集团公司,是长安镇镇办企业。长安集团公司下设8个分公司。我们来到长安的时候,集团正在和香港投资方洽谈一笔巨额引资项目。负责这一引资工作的,是长安集团总经理林峰。他告诉我们,在美国上市的一个公司将在这儿投资三十亿港币。

    三天之后,我们随林总经理到深圳皇岗口岸,迎接前来签约的香港商人。在路上,我们遇到了一次堵车,出现在眼前的情景是,这条日夜不停的物流通道,就像被堵塞了的血管突然停滞了。这让我们想起IBM副总裁说过的那句话,如果东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塞车15分钟,全世界的电脑价格都会因此波动。

    这位香港商人下午三点钟从香港来到东莞,签下了30多亿元的投资协议。两个小时之后,他就返回了香港。难怪有人把香港跟广东的关系比做前店后厂。

    “我们国家加入世贸组织,又给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合作的机遇。”未来的合作,他说,粤港两地经常都在讨论这个事情,“我跟董建华先生都讨论了几次”,未来这块地方整个珠江三角洲包括香港、澳门、广东,它的经济活力是很强的。

    在长安镇锦厦村,我们参加了一次村民小组选举会,锦厦村有100多家外资企业,谁当这个村长,直接关系到村里的招商引资。所以,村民们对选举结果都很关心。

    今天人来的很齐,大家很关心新评选出来的干部,新一届的干部怎么样,以后都是关系到整个村民小组的福利。

    长安镇是东莞市引进外资企业最多的乡镇,有1640多家外资企业。80年代初这里就实行镇、村、组三级招商引资,由镇、村、组组建集团公司,修建标准化厂房,再出租给外商。政府方面只负责物业管理。这种筑巢引凤的招商形式,形成了长安的最大特点。但也有人认为,它是一种沙滩经济,没有根基。

    但他们认为不是沙滩经济。现在在这个地方已经形成了生产基地、生产规模,已经形成了一种生产链条。它是不会随便断的。

    这种具有完整配套能力的产业链,已经完全融入了国际市场。因而国际经济气候的任何变化,都会引起东莞经济的连锁反应。

    前不久,长安镇最大的普思电子厂,就裁员5000人。

    市场价格的波动对公司的影响非常明显,市场的价格走低了,整个需求量可能也就发生萎缩,需求量的萎缩就会影响到公司的制造的产品的数量,也会影响到销售收入。

    在9.11还没有发生之前,他们已经感觉到世界的电脑行业的景气有点下滑,大概下滑了10%左右。经过9.11,到年底下滑15%。

    外资企业云集东莞,带来的一个直接的变化就是外来人口急剧膨胀。长安镇每年就要增加5、6万人,每天仅通过长安镇中心的车辆就达20万辆。由于长安镇在编制上只是一个科级单位,致使公共管理的人力、物力严重不足,导致交通事故频繁发生。

    长安镇本地人口三万多。现在外来人口就有七十多万。去年死亡人数八十一人,长安镇在全市是第一位。

    制造业的繁荣,也带来了另一个问题,这就是劳资纠纷。在长安劳动分局,像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看见几起。

    来投诉资方扣了暂住证。“一个月只有四百多块钱,本来没有多少钱,扣了钱只领三百块钱不到,这三百块钱,你说我们怎样回家。”

    “离厂了是吧?”,“对”。一位投诉厂方对员工不理不睬,自己生气就旷工两天,被炒掉了并扣掉工资。

    接待完投诉的员工,工作人员开始同厂方联系。工人们在门外等待。

    就在等待的同时,又进来几位投诉者。

    投诉台干打人,还不发工资。投诉打人者威胁说‘打死你怎么样,几万块钱摆平了’。工作人员受理投诉后,一个小时后,接到通知的一位港资厂老板来到了投诉室,经过协商劳资双方获得满意。

    在东莞,我们发现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劳资纠纷比较多的地方,往往是一些规模比较小,产业档次比较低,老板和员工的素质也相对较低的企业,而一些管理规范的大型企业,劳资纠纷就较少发生。有的企业还设立了员工权益委员会,主要协调劳资关系,遵守劳动法。有一集团里的一个主管、也是台干,因他体罚员工跑操场,最后遭到很严厉的处分,就是遣散等于是被公司开除了。怎么样善待员工,激发起他对工作的热情,是这里许多企业很重要的一个课题。

    在东莞,我们发现所有让人兴奋的和让人忧虑的现象,都是和发展联系在一起的。发展让这块昔日荒芜的土地,神话般地崛起一个个现代化的工厂、市镇,也带来了一些在发展中必不可少的矛盾和冲突。而这一切最终只能通过发展来解决。

    王小丫:刚才我们看到,在东莞有很多劳资纠纷,你看到的这种劳资纠纷多不多,还有这种社会管理上的问题,你作为在东莞,一个目击者,一个旁观者,你怎么理解?

    谢艾林:它是跑步前进,它可以说是飞速跑步,那么在飞速跑步的过程中,它很多问题,它快,所以它很多问题就随着就带来了,带来它来不及解决,而且这些解决的办法总要滞后的。

    陈淮:说发展太快了,就会失衡我想这个其实是生活常识,大家都可以理解的这个事。但是东莞在目前有关资料品所反映这些问题,并不是因为由于发展太快的问题,也还包括他在改革方面或者是在发展方面走在前头一些他的矛盾和别的地方有特殊性。80年代后结合90年代初期这些地方发展三来一补的时候,台湾老板或者香港老板投资的工厂的延长劳动时间或者恶劣工作环境还不仅仅是这个,去年末以来,还有个新的现象,就是欠发工资。

    谢:东莞市政府它在春节前搞了全市清查外资企业欠工资的情况,他们市长告诉我,说全市一共清回了二千多万,就是欠发工资。这个事在今年朱镕基九届人大五次会议的报告中重点提出来,多次提到,多个地方提到,解决欠发工资的问题这欠发工资,当然我专指私人资本,私人老板欠发员工工资的问题,也有多样原因,有的经营不好,或者老板黑心,卷包工头,把员工工资卷跑了,这是一种情况,第二种情况,他借银行还要付利息呢,那么我沾一个小便宜,我拖欠工资等于我向员工借钱,但是我还不付利息。第三种情况在东莞也表现得比较突出,现在它的工厂很多,对熟练工人的竞争非常激烈。他怕你春节回去以后,再回来不上我这厂,上别的厂,等于用拖欠工资作为一种抵押,你在我这工作都已经很熟练了,所以和以前也不完全一样。

    谢:我想起人代会还有一个议题,就是说要关注,社会应该更多关注这些弱势群体,他们没有力量,他们在整个社会资源,人口各种配制中,他们属于弱势的这些群体要给更多关注。

    陈:他们都是年轻力壮的,青壮劳动力,但是他们对资源支配力很弱,而且在社会上发言权比较小,这是一个弱势群体。那么我们刚才讲到劳资矛盾,讲到欠发工资,实际上归结到刚才你所提出关于社会秩序这样一个利益关系调整,谁来调整,这也是秩序中最重要的部分,秩序有外在的,交通秩序,有内在的,就是我们之间的利益关系,如果有矛盾的时候,依靠什么样的机制,什么样的力量来使我们俩不至于打起来,我们管它叫矛盾不至于激化,

    东莞虎门镇是我们考察的最后一站。虎门是珠江的入海口,1842年林则徐在虎门硝烟,由此写下了中国近代史的第一页。100多年过去了,虎门又写下了中国改革开放后招商引资的第一个记录。1978年,中国第一个三来一补企业太平手袋厂,在这里产生。

    我们在虎门镇一条狭窄的街道上,找到了太平手袋厂。20多年过去了,时光似乎在这里停滞,而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太平手袋厂的车间里,我们看见了工厂的规章制度。这个制度是20多年前定下的,当年它是随着来料加工一起引进的较为规范的管理制度。现在看来,其中的许多规定,其实都是一些很初级的要求。比如不准吵架,不准离开工作岗位等。

    在这里,我们巧遇到当年的一位女厂长。她是81年在这里做厂长,那时候大家就多劳多得有赚一百多块的,很高兴,开始就这样做起来了。

    现在从这个小小的手袋厂出发,虎门镇已经变成了一个全国闻名的服装业市镇,这里生产的服装销往世界各地。在珠江入海口,林则徐当年用来抵抗西方殖民者鸦片贸易的炮口下,一艘艘货轮满载着中国制造的产品向海外驶去。在虎门炮台的上方是虎门大桥,货柜车在日夜不停地奔忙着。

    在我们结束在广东的采访的时候,广东的新闻媒体传出一则消息,广东省的国民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元,是我国第一个过万亿元的省份,人均存款额也超过了万元。(谢艾林)
中央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