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页 > 经济半小时 > 聚焦
东莞经济(一)((2002年04月10日 21时56分))


    顺德的经济主要是靠地方政府的扶持发展起来的。但东莞经济的特色,是直接承接了国际产业的转移,所以,我们通常把东莞称做“外向型经济”。

    每年春节这样的情景都会在广州站上演:这些背着行囊,急着返乡的人群,大部分刚刚从广东各地大大小小的工厂的车间出来,他们是广东制造业永不枯竭的产业大军。

    在这个涌动的人群中,我们遇到了几个在东莞的打工仔。他们都是从很远的北方来,家乡的经济情况、环境条件比这里要差。他们怀念北方的人情味,还是我们北方好。“打工的永远是打工的,别想得到什么地位。”

    显然,东莞只是他们赚取生活来源的地方,而不是他们永久居住的家园。

    清晨六点,在东莞万豪酒店,我们见到了另外一拨返乡的人群。与广州站滚滚的民工潮相比,他们的人数要少得多。他们就是来自台湾的商人和他们的家属。这些台商返家的路径是从东莞坐一个多小时的巴士到香港,然后转程飞机到台湾。所以他们早晨离开东莞,当天就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大部分的台资人员回去过年。几年来,整个的上游厂商设厂在这边,所以作为材料供应商这也是一种趋势、台湾的客户都已经移到这边来了,做它的零件供销的也跟着过来了。

    随着这些台商和家属的离去,东莞台商子弟学校也冷静下来。这所学校是在东莞做生意的台湾商人集资7000万元建起来的。为此他们还专门成立一个基金会。这所子弟学校有40个幼儿园,20个小学班和7个初中班。在这里任教的也都是台湾人,教学方法与台湾一样。

    在台商学校,我们见到副校长陈莲女士,她明天就要赶回台湾过年。

    据介绍,这里有一个基金会,基金会在学校里所扮演的角色和功能,在初成立时是筹备学校建校的经费。筹建一期二期的建校经费就是基金会帮忙,学校协助办一些公益活动再回馈给台商朋友。

    学校是大家捐赠盖起来的,学校成立之后不止能够让台商在这边安心地就业、让子女的教育也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安置。陈莲女士说,“我们相信未来,不是短暂的二三十年,大陆市场是台商追逐的自由竞争的一个市场。”

    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人,现在等于他们是举家迁过来了。这一现象越来越多了,以前在街上看到的大多是年轻的父母,现在看到很多老人家也跟着过来了。

    和顺德不同,东莞经济主要是外向型经济,在80年代初期,东莞主要承接来自港澳台的服装、鞋帽和玩具等加工业务。最近几年到东莞落户的,更多的是电脑配件商。

    东莞的地理位置特别适合于加工业的发展。从香港进来首先是深圳,跟着是东莞,东莞地盘大,劳动力好。所以大量的加工业进入到东莞、大量的台商就进入到东莞,东莞成了一个加工业的成套性的加工区,可以说在世界上也是少有见的。

    东莞现在有包括台商在内的18000家外资企业,这里的后街镇一度是台商聚集最多的乡镇。80年代末第一批台商向大陆转移,就是在后街镇落脚。

    厚街镇主管工业的陈镇长,带我们去见当地的台商投资协会会长。据了解,89年第一家台商台湾的金峰昌鞋厂来后街落户,到92年已经台资有100家了。厚街当时有全国最多的台资企业。

    这有一家酒店是台商自己投资修建的。在87、88、89年,有很多台湾朋友回去之后不断地讲,东莞这个地方的投资环境非常好,就把他的朋友、亲戚引进来。他们初进来的时候是自带矿泉水、旧的电视机、旧的音响,以为我们大陆什么都没有、汽水也不卫生要带矿泉水过来。内地很多地方确实有缺水的,他来的时候从香港坐船来的时候确实在香港买矿泉水带过来。

    每到夜晚,这条街上飘着台湾小吃的香味。传到耳中的都是台湾话,随时都能看到在这里吃饭、休闲和谈生意的台湾人。

    要了解东莞IT制造业在全球产业的地位,IBM副总裁说过一句形象的话:如果东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塞车15分钟,全世界的电脑价格都会因此产生波动。目前东莞生产的电脑磁头、扫描仪、鼠标、键盘等电脑配件占全球产量的70%以上,95%以上的电脑整机、零配件都可以在东莞生产。无疑东莞已经成为世界电脑产业链条中重要的一环。

    在东莞石碣镇源兴电子厂,我们听说康柏公司的代表正在这里采购。

    据悉,康柏的整个采购的中心几乎都在亚洲,亚洲最大的制造生产基地在中国大陆。由于东莞地区是中国大陆往外扩散的地区,对于康柏电脑的生产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前几大的PC厂商在这边都有采购,比如戴尔、HP或者IBM都在这边采购。

    事实上跟10几年前的台商情形相似。那时候美商来台湾投资是看到台湾充沛的人力,那么低的工资,当初美商在这边设厂是一比四十的台币跟美金的对比。今天,台商移到这边来是一种趋势。但以后会不会向更便宜的地方转移?这可能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挪往更便宜的地方,比如像可能是印度或者是其它地方,工资肯定更便宜,也许是十年二十年之后会发生。在这个阶段,怎么样有效地去控制成本,做一个积极的事情,这是比较重要的。

    1,东莞经济和顺德经济的不同特点怎样形成的,为什么会形成。

    2,这两种不同特点,对当地政府的产业决策和扮演的角色,有怎样的影响。

    王小丫:我昨天看了那个片子开头,我就特别有感触,过年了,台湾人回家,内地打工他们也回家,然后整个感觉东莞就空了,所以有人说东莞的经济是一种沙滩经济。

    陈淮:应该说我们在广东东莞这些地方能够容纳来自台湾,来自香港来自其它国家的资本,能够容纳来自东部、西部很多地方打工者,而且在一个共同有效知识下组合成各种各样的企业,高效率生产出在国际市场在国内市场都能够有一定竞争力的产品,这恰好体现这个地区文化的包容性,制度的包容性,这恰好不是沙滩经济。

    谢艾林:改革开放到现在,这一点广东优势一直保持着,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广东仍然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有前一段时间说,广东的优势没有了,大家都没有看到广东最大优势它就是长期形成的,陈老师说包容性和开放性,所以它区域活力非常非常强。

    陈:在广东有一个我们很值得的特点,就是有一些名牌企业,但是也有相当规模的经济,没有品牌,但是它占得比重仍然是非常重要,这实际上是这经济发展过程中新的分工,有的资本我就专门做工厂,不仅仅是IT业,实际上除了东莞以后,广东其它地方也有,我彩电生产线,这个月生产全是甲厂家,下个月生产全是乙厂家,东莞特征也是在电子元器件上的具有特点这么一种加工制造业,在这个地方聚集,我想和接近信息比较灵通,而且投资的出资人从台湾来比较多,而这些主机板也好,其它东西也好,显示器也好,最初在90年代初的时候,在台湾比较发达,我们基本特点,在东莞这个地方承接台湾产业升级以后转移过来这种产业。

    我们我刚才讲到做工厂还是做品牌这个分工,所以有些地方它可能经济发达,很发达,但是它并不仅仅是因为它有名牌,很可能它有很多工厂,这个加工业,加工业它承担了生产过程中很多技术性的风险,但是它不承担流动过程,技术开发过程中的风险。那么有些做品牌的工厂,专门负责打广告,搞形象设计,开发新的产品,这个投入也是很大的。

    我们都知道可口可乐,它自己一瓶也不生产,品牌厂商,它就是靠销售厂,很多都是罐装厂在中国,在台湾到处都有,耐克也是,我们知道中国福建和东莞都有生产耐克鞋,但是耐克作为品牌营运商它自己不生产一双,它把所有的加工都分给别人了

    陈:我不赞成说好像做工厂就是低级的经济,做品牌才是一种高级的经济,就像我们今天作节目,做主持人才是最风光的。

    做现场记者就是不风光。

    做专家就是最风光的。

    其实不是的,这种风光是各有各的风险,各有各的受益,如果单纯做工厂,它可以做品牌的企业,它摆脱掉固定资产投资这种风险,因为固定资产投资还要受技术贬值、技术进步,无形损耗风险,但是我做工厂,做好了这个,你就要付我加工费,至少你将来卖得出去卖不出去,受不受市场环境,那和我没关系。中国迫切需要发展制造业,一方面制造业是我们工业化中后期必须完成的历史任务。第二个制造业的充分发展,有足够大的规模,哪怕我给别人贴牌生产,生产是别人的厂家,但是我有足够大的生产规模,我的工厂制度,管理经验,技术发展才都有足够的物质规模来支撑,才能真正形成最后一个是最重要的,我们需要就业岗位。要知道大家热中讨论这个全球化问题,并不仅仅是资本的全球配制,还包括资本全球配制最后的就业岗位的全球重新配制。我们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有多大?小丫我给你一个概念。把东亚经济区,就日本、韩国,加上北美经济区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经济区,就是欧盟,欧洲大陆加上英国,所有的就业岗位加在一块,全转移到我们中国来,还不够我们农村剩余劳动力总平衡要求。我们现在努力去参与这种对就业岗位的国际化竞争,是我们必须对我们战略发展所必须的一步。

    谢:就业以后你像农村这些劳动力,他有了工资收入以后,他就会消费,他消费以后,反过来再促进经济的繁荣,你们要小看这种就业,因为他的面特别大,中国这么多的面,如果他能去消费的话,中国基数就会很大。

    陈:还有一个在顺德地方,最开始办起这些企业的劳动要素是当地人,在东莞一开始就是外来打工者。

    谢:东莞一开始政府不直接参与经济,你香港工厂来了,你台湾工厂来了,我给你土地,给你厂房,你自己干怎么运作,我不参与,政府不是直接参与经济运作的,这是因为他地域特点造成的这两种经济不同,这两种经济形态的不同,带来两个政府扮演角色不同。

    这是我们在东莞见到的一种典型的景观:公路两旁是农田,农田后面是工厂。工厂的工作区和员工宿舍区紧挨着。原东莞市委书记李近伟,把这种招商引资的模式,比喻为在肥沃的草地上养牛。“东莞是一块非常肥沃的草地,东莞人勤劳去种草,你们在这里养牛办企业。我们可以有一个承诺:我们绝不会宰牛,我们那么勤劳去种草,也是为一杯牛奶而已。”

    东莞宾馆建于1982年,是当时东莞县的第一家外资企业。在建造过程中,香港投资方董事长彭国军先生去世,他的女儿不愿意继续合作,按照合同,对方已投入的总计2000万元的资金和设备,应归东莞方所有。当时的县长李近伟综合考虑了各种特殊因素,决定退回这笔资金。这一举动影响了后来的投资者。

    现在平均每天有两家外商投资者,在东莞市登记注册。在东莞市外商投资服务中心我们看到,来这里咨询投资办厂事项的人,就像赶集买大白菜似的。

    显然,除了优越的地理位置,政府周到、细致的服务,使东莞成为世界上最大的IT制造基地的重要保证。

    石碣镇四面环水,过去交通并不便利,但是短短几年,石碣迅速发展成为一个IT工业强镇,现在石碣镇500多家外资企业中,电子企业达350多家,全镇工业产值的70%以上来自电子工业。

    在石碣,我们听说了一个电话号码的故事。台达电子是第一家落户石碣的台湾IT企业。建厂之初由于程控电话紧张,当时的石碣镇委书记,就把自己家里的电话让了出来。这个电话号码是6631008,现在仍然是台达电子的总机。

    如今台达电子从当初落户时的一个厂,发展到两个厂,又从两个厂发展到三个厂、四个厂。台达是台湾的四大电子厂之一,台达生产的电脑电源供应器占全世界总产量的四分之一。

    现在它们跟国内的联想、方正、海尔、清华同方、海信、TCL的厂商配合,供应给它们电源供应器,所以台达的老板到哈尔滨工业大学给学生发奖学金给他们演讲的时候,他跟很多人讲,“买电脑不必要买进口货,买国内产品就可以了,因为它的主要零部件都是跟世界这些厂商是同样一个等级的供应商所供应的。”

    筑巢引凤的诚意,带来了百鸟和鸣的热闹场面,一个接一个的IT厂商进入东莞,使这里形成了巨大的配套能力。

    东聚电业有限公司,在投资石碣的同时,在泰国也投资了一家鼠标厂。三年后,东聚将那家厂也搬到了石碣。

    为什么会撤回来?台商说,第一、泰国的生产成本高。光是生产工人的工资就比中国大陆高三倍;第二、它的人员素质也差;第三、政府和海关办事效率差,慢,不很好地为企业;第四、泰国的语言沟通不方便,造成了很多的误解,所以我们把它撤回来了。

    在影响这次IT业向东莞转移的诸多因素中,我们发现大陆优质廉价的劳动力,其实是影响投资者的一个主要原因。据了解,同等水平的工人,在香港和台湾,他们的工资是大陆的十倍以上。

    在台达厂的员工食堂里,我们做了一个小小的调查。在这里,穿黄色服装的是生产线上的工人,穿白色服装的是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那么他们对这里的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分别有什么看法呢?

    前者说,“我觉得我们出来不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在这边做两年赚一点钱,回去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我也想过在这儿呆一辈子。”

    后者说,“目前为止,还是比较适应这里的环境,如果一直都比较适应的话,会继续呆下去。坦白讲我不太愿意在这个地方,但是如果仅仅就台达公司来讲,我愿意呆在台达公司。”

    东莞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制造能力,这种制造能力使东莞经济显示生机勃勃的局面,但同时也给东莞带来了相应的社会问题。(谢艾林)
中央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