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 经济半小时

探访大午集团

央视国际 2003年10月30日 22:50


  今天备受社会关注的河北大午集团董事长孙大午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在河北省徐水县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来看看来自法庭的报道。

  

孙大午案开庭

  孙大午的辩护律师今天透露,孙大午可能不会就判决结果提出上诉。孙大午案很可能就此尘埃落定。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徐水县人民检察院今天在法庭上宣读的起诉书,和逮捕孙大午时的起诉书内容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不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额从1.8亿元,减少到1438万元,而且起诉书里没有再指控孙大午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法》和《国务院关于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的有关规定,并且建议法庭对孙大午及大午集团从宽处理,理由是这次非法吸收存款没有造成严重后果。民间融资行为是否违法一直是各方争论的热点,今天的判决让大午集团和孙大午一样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今天上午,河北省徐水县人民法院对孙大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做出一审判决:孙大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10万元。判处孙大午担任董事长的大午集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处罚金30万元。

  在今天的庭审中,控方和辩方争论的焦点就是孙大午向公众吸收的存款是否违法。公诉人认定孙大午向公众吸收的存款属于非法行为。辩方则认为他是向亲朋好友进行的民间借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款案件的若干意见中第六条规定,“生产经营性贷款不得高于银行利率的四倍。”辩方认为他们的贷款利率并没有超出这个范围。控方认为,他们出具的借款凭证实际上就是存单,属于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徐水县人民法院认定,此案涉案金额共计1308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控方认为孙大午吸收的公众存款,用于企业经营,尚未造成吸储款项流失的结果,因此建议法院依法从轻处罚。

  在法庭审理结束后,记者就孙大午会不会再上诉一事,采访了孙大午的律师。

  他对记者说:“根据当事人的意愿,可能不上诉。”

  

探营大午集团

  昨天记者来到位于徐水县郎王庄的大午集团,见到厂区生产仍然在正常进行,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工作着。

  负责保卫的孟江省在附近来说告诉记者:“人们也没怎么说,大家在这儿存款不放心。给不给的问题,我看没有严重到这样的程度。很稳定,挺稳定的。”

  记者:“村民有没有到这儿来闹事、要钱的?“

  孟江省:“没有。”

  记者:“从来没有发生过?”

  孟江省:“没有。”

  他说,自5月27日孙大午被拘留后,徐水县委、县政府派了30多人的工作组到大午集团维护稳定,不过几个月过去了,从来没有出现过因为借款闹事的情况。

  今天法庭宣判大午公司被罚金30万元,记者看到,5月28日曾被查封的财务室已经恢复正常,不时有顾客前去交款。而位于财务室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却仍然被徐水县公安局的封条封闭着。

  自1989年,孙大午从徐水县农业银行辞职,回到农村办企业。仅几年时间,孙大午就把大午企业办成了一个集养鸡、饲料加工和电器生产为一体的集团公司。到1995年,大午集团在国家工商总局评选的全国最大500家私营企业中,位居344位。1996年,被河北省政府评为“省骨干乡镇企业”。然而,在这些奖牌锦旗的背后,大午集团却遇到了资金不足的困难。

  据刘平介绍,自1996年以来企业几乎是每年向银行提出贷款申请,但至今没有一笔得到批准。

  大午集团代理总经理刘平:“那儿有一张我们董事长的照片。85年这一块地就是一块荒地,老百姓叫它是玉地,就是埋死人的地方。当时没人招标,后来大队广播没人招,我们董事长爱人以6块钱一亩招标了,就开始了养鸡。”

  大午集团采取向员工及乡亲借款的融资方式。据了解,徐水县农村信用社的存款利息一年期是1.98%,二年期是2.25%,三年期是2.52%,而大午集团给存款的利息一般是年利率2%,并根据年限和数额的不同在2%到4%之间浮动,而且没有利息税。从利息高于信用社的角度讲,大午集团吸收存款显然更具有吸引力,加上存取款采用24小时服务制,于是大午集团的融资范围从员工发展到企业周边的乡村。当时,大午集团所在的郎五庄村及周边的几个村庄都比较贫穷,有余钱借给大午集团的人并不多。但是这几个村庄都产玉米,于是大午集团又采取赊欠玉米款的办法,最后把玉米款转为借款融资。

  在大午集团记者见到了这样一份借据,这就是大午集团向员工和村民借款的借据,就凭这张借据,借款人可到大午集团取出自己所需的钱。

  刘平:“在发展过程中,企业需要资金,但是贷款又很难,基于这个前提,我们在村里面找几个威望比较高的工人,让他们跟亲戚、朋友借款,我们承诺给利息。我们就赊老百姓的玉米,因为我们有一个饲料厂,每天用玉米达到十几万斤。就赊老百姓的玉米,我们承诺三个月给钱。比如说当时的行情是5角钱,比如市场价要涨到6角的话,我们就按最高的价钱给他结账。如果要降到4角钱,我们就还按5角钱保本价,随高不随低的价格。”

  “当时借款,大午集团说是借来做什么,就是搞饲料,主要是饲料生产厂要上马吧。对, 主要是饲料,给大伙一个方便。他可以收大伙的玉米做饲料,也很近,也很方便。”

  在这长长的借款人名单中,记者看到还有孙大午父母和亲戚的借款。孙大午80多岁的父母十几年来一直居住在这间简陋的平房里。行动不便的老人每天还去捡破烂卖钱,帮助儿子凑点资金。

  孙大午的父亲孙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俩就是每天这么转(捡垃圾),有的时候卖了一个月能卖多少钱,都交给这里(大午集团)。哪回支哪回有,以前都是这么帮助的。”

  据徐水县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在大午集团周边的丁庄、马庄、沈庄,甚至距这里十几里地的村庄,都有人到大午集团存款。截止到2003年5月27日,大午集团的账本中,仍有4727户储户,存款金额达3526万元。自1995年7月1日以来,大午集团累积吸收公众存款上亿元。

  大午集团的做法引起了人民银行徐水县支行的注意。他们认为,大午集团未经人民银行同意擅自吸收公众存款已经严重影响到周边信用社的生存。于是一纸举报孙大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信件递到了徐水县人民检察院。

  记者来到中国人民银行徐水支行,了解他们对孙大午案的看法。工作人员表示不能与记者深谈,拒绝了采访。中国人民银行徐水支行农经监管股股长说道:“不太清楚,这个我不太清楚。”

  其实在徐水支行递交举报信后,孙大午就在今年的5月27日,被警察带走。现在大午集团的生产管理,由孙大午的儿子25岁的孙萌和孙大午的外甥女28岁的刘平代理主持。

  记者:“你觉得有压力吗?”

  刘平说:“对不起,我有些激动,就是领导人不在,我们必须把这副担子挑起来。我觉得这是一种责任。”

  法不容情,我们不能对孙大午案枉下定论。但是,对这起案件中,反映出的民间非法吸收存款问题我们应该给予足够的关注。(《经济半小时》 记者:王立平、曾晓玲)

(编辑:水晶石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