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与老芮同游:

首届美中杰出青年论坛
Young Leaders Forum

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ational Committee of US-China Relations)组织发起的首届"美中杰出青年论坛"(Young Leaders Forum)于2002年5月12日至16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芭芭拉举行,这是一次旨在增进中美两国未来杰出人士之间对话和友谊的盛会。作为第一批24名被授予 "美中杰出青年"称号的中国青年之一,我有幸参加了论坛。
走之前,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就特地告诉我一定要把西装领带留在家里,因为此行将会是一次"学术加休闲"之旅。正如美中关系委员会会长何立强(John L. Holden)所说的那样:在美国人的心目中,"上有天堂,下有圣芭芭拉"。这一处美国的"人间天堂",也是好莱坞明星和工商界巨子们聚居休闲的胜地。风景如画的海边,已有百年历史的EL Entanto酒店别墅掩映在绿树花之中,论坛就在这样一个写意之地举行。
被首届论坛授予"美中杰出青年"称号的还有:中国爱乐乐团首席指挥余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傅军,高盛(中国)北京首席代表李方,国防大学副教授郭新宁,云南社区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郑宝华,美国驻华大使馆副武官保罗·海诺(Paul Haenle),美国联邦储备银行资深副总裁达若尔·汉德里克(Darryll Hendricks),美国《时代》周刊主编乔仕华·雷墨(Joshua Ramo),美国外交部副发言人菲力浦·瑞克(Phillip Reeker),美国斯坦福大学基金管理公司经理郭威那(Verna H. Kuo),UPS公司全球公共事务经理斯蒂文·欧坤(Steven Okun),负责世贸大厦原址重建工程设计的美国著名青年建筑师格里格·帕斯卡利(Gregg Pasquarelli),纽约城市芭蕾舞团首席舞蹈家达米恩·沃策尔(Damian Woetzel) 以及著名美国华裔科学家--英特尔公司首席技术官容志诚(Robert Young)。
历时4天的论坛包括了学术和社交方面的各项活动,其中,学术活动以演讲、专题讨论、辩论、全体会议等多种形式进行。论坛还特别邀请了一些在中美关系方面起过重要作用的美国政界高层人士及工商界巨子,与24名中美两国的青年们探讨共同关心的话题,其中包括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和前任美国商务部长及贸易代表米奇·坎特(Mickey Kantor),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公司资深行政顾问彼德 沃尔夫,百事可乐公司副总裁路易斯 菲那地等。大家就国际经济复苏、国际安全、中美经济文化合作、艺术与人生、城市建设、企业创新等话题展开广泛的讨论。第二届"美中杰出青年论坛"将于明年在中国举行。

论坛宗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是美国影响力最大的,促进中美两国人民相互理解的机构,由750余名美国政界、工商界、学术界等其他社会各界的资深人士组成。现任主席是美国前贸易代表卡拉 茜尔斯大使 (Carla A.Hills). 胡锦涛副主席在前不久访美期间,还特别出席了美国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华盛顿为他举行的欢迎晚宴,并作了重要演讲。
作为当今世界最具生机和影响力的两个国家,中国和美国将在21世纪的世界舞台上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尽管在过去的若干年里,美中双方已通过各种官方和非官方的途径进行交流,但事实上双方的彼此理解还有待进一步提高。鉴于美中关系的重要性,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以青年论坛的形式为中国和美国人民之间的交流创造了一次难得的机会,为中美两国青年一代中的代表提供了一个沟通和对话的平台。
第一届论坛年会评选出的24名"杰出青年"(中美两国各12名),分别来自商界、政界、教育、媒体、民间社团、军队和艺术等各个领域。这些"杰出青年"都不超过40岁,他们在各自国家都以其杰出表现和卓越才能而具有国际影响,用论坛的话说:"'杰出青年'必须对国际和国内事物具有强烈热情,必须具备优秀的品质,并成为传播正义和友谊的使者"

首届美中杰出青年论坛
之美国青年领袖风采录之一


人物1:容志诚(Robert Yung)

Robert现任英特尔(Intel)公司首席技术官,曾任Intel驻中国CTO、Intel建设集团经理和Intel通讯集团CTO。加入Intel之前担任Sun Microsystems首席技术官的他,24岁就拿到了第一个芯片设计专利。这位伯克利加州大学的电子工程和计算机博士,现已拥有近60项芯片专利,并还有20多项正在研发。1998年9月,Robert代表Intel公司在北京斥巨资建立英特尔中国研究中心(Intel China Research Center),这是Intel在亚太地区的第一家研究机构,也是其全球四大并行的研究机构之一,担负着人机互动技术、语音识别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研究的重要使命。2000年,他也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全球明日精英"之一。Robert在美国和亚洲的多所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并曾任美国计算机联合会战略工作组成员和美国全国科学基金会理事,目前还兼任中国国家科学委员会顾问。
对Robert来说,1995年2月21日是一个意义非常的日子。这一天,他的专利"Rapid data retrieval from data storage structures using prior access predictive annotations"正式发表了。尽管这已不是Robert申请的第一项专利,但得知自己的发明第一次被正式发行,着实让他欣喜若狂了一番。从技术意义上说,Robert的这项发明大大提高了计算机高速缓冲存储器的工作效率。这项专利技术被应用到由Robert设计制造的UltraSPARC微处理器中,后来许多世界主要的CPU生产商都应用了他的技术来制造微处理器,未来的10年,这种技术还会广泛应用在新型的微处理器设计中。Robert将专利的使用权交给了他当时所在的公司Sun Microsystems,换得了一副奖状和一张2000美金的支票。尽管平生的第一项专利技术并没有给他带来财富,但Robert却因此获得了成功的自信和不断探索的动力。现在,他的60项专利中的大部分都已应用到了最前沿的微处理器和计算机制造技术当中。
Robert说,在过去的三十年里,计算机技术的飞速发展已彻底改变了商务和个人电脑业。个人电脑的广泛使用,加之电脑性能及其可靠性的快速提高,标志着计算机技术的全新时代已经到来。在新一轮计算机技术革命背后起着最重要推动作用的是计算机构造和半导体技术。这一场技术革新的潮流在60年代就为摩尔定律所预言并已证实,今后的10年,摩尔定律还会继续发挥作用。在微处理器发展的历史上,每一个时代都标志着微处理器的体积减小了30%,但其所容纳的晶体管数量却增加了一倍。芯片内晶体管数量的大幅增长,使得计算机微处理器在性能大大提高的同时,还可以集成其他许多重要的功能。说到这里,Robert显得非常兴奋,看来,已经事业有成的他在计算机芯片设计这一片广阔天空下还会有更大的作为。
对中国IT产业的优势、弱势以及发展前景,Robert这样说道:现在,硅谷商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国,因为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市场,并将持续高速发展。对Intel来说,中国已由一个制造和销售产品的中心转变为技术发展的重要基地。不过,曾在中国负责Intel研究中心项目的Robert,对于中国的经商方式颇有些看法,他认为,在中国做生意和在硅谷时不同,在中国,人们开始或终止一项计划依据的是双方的人际关系,而非彼此的协商和评议,公司之间会迅速地相互模仿,人们很轻易得就把一些商业谣传当作事实,这显然是不利于商业健康发展的。
"在互联网时代,成功=好的理念+迅速行动+足够的资金(Good ideas + rapid execution + adequate funding = success)"。Robert认为,中国需要改变现有的商业模式以适应网络经济的发展。首先需要建立一个"亲科技"的大环境,政府应当将保留和吸引高科技专业人才作为首要任务,在大力投资儿童教育的同时,也要鼓励对成人的继续教育,要充分应用互联网知识,用人本化的科技技术帮助人们更有效的学习;其次,要警惕电子商务热下的短期投机性投资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对高科技革新的资金支持应更多的集中在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的研发项目上;另外,中国需要大力发展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宽带接入,降低上网费用,扩大互联网的使用范围,中国高科技的发展必须立足于本土化的服务,开创本土化的经营理念,这才是中国的优势所在。
与Robert相识已有快一年了。已进入英特尔公司高级管理层多年的他,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其成功事业背后一贯的执著和坚强意志。Robert始终坚信这样一句话:天空才是极限。将无限广阔的天空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这无疑是他个性的最佳写照。Robert说,任何事情都是从梦想开始的,可是真正的成功者不仅仅是梦想家,比如发明家、篮球明星、世界知名的舞蹈家、还有政治领袖,这些成功的人物都将梦想变成了现实。当然实现梦想的过程有时需要很长时间,有时你不得不做出不受人欢迎的决定,甚至需要做出个人牺牲,但关键是:坚持不放弃。
这种执着不仅造就了Robert身处高度竞争的IT行业仍能游刃有余的能力,也体现在他对事业以外任何事物的态度上。健身运动是他持之以恒的一项爱好,论坛期间再忙再累,他也坚持每天7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也正因为这个原因,Robert身材酷似李小龙,让人觉得他随时可能会从掖下抽出一根三节棍再尖叫两声。学打高尔夫球对他来说,也就像是攻克一道技术难题,几个月前第一次挥杆还连球都碰不到的他,现在已大有向Tiger Woods叫板之势。
细心也是Robert的一大特点:还记得第一次去他在Fremont的家中吃饭,就见他正在屋外精心修葺他最得意的小池塘,每一颗小石子该放在什么位置,他都记得清清楚楚。有时,Robert又像是一个大男孩,对汽车情有独钟。80年代初就开始玩奔驰的他,如今的坐骑是一辆定做的2001款宝时捷(Porsche)996跑车。为了这辆dream car,Robert说他整整攒了10年的钱。当他开着这辆车带我去兜风的时候,我的手始终没有离开过把手。
说到Robert对跑车的钟爱,还有一段小插曲。1981年的一天,他在旧金山的著名的渔人码头偶得一张海报,正是这张小小的海报改变了他的一生。海报上是一处山顶豪宅,豪宅背山面海,门前车库停着的是五辆跑车:Mercedes, Porsche, Ferrari, Corvette和BMW,海报上方写着:Justification for Higher Education。从那一天起,豪宅和跑车成了Robert的人生目标,这张海报激励着他走过了20年。Robert告诉我,驾驶跑车是他放松心情的一种方式,开车时的他可以暂时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显然,Robert不仅仅是拥有了一辆跑车,而是早已成了爱车的一部分了。
当然,若为family故,Porsche亦可抛。周末的Robert还是乖乖的把Porsche停进车库,暂时告别速度与激情。然后爬上7座的笨重的大旅行车,拉上太太,太太的朋友,两个孩子和邻居的孩子,去电影院门口排队等着看《星球大战2部曲》。

人物2: 格里格·帕斯卡利(Gregg Pasquarelli),

说到Gregg和他所在的ShoP建筑设计公司的成功,不能不说他的四个合伙人和好朋友:克里斯托福·沙珀斯、威廉姆·沙珀斯、考瑞·沙珀斯和金姆·霍顿。Gregg在任何时候都不忘强调这个团队的协作精神,他说,我们每一个人对公司的创立和成功经营都是功不可墨的。1997年,五个好友走到了一起,共同创立了ShoP建筑设计公司,他们学得是五个专业:建筑、美术、结构工程、金融和工商管理,他们这个团队也因此极富创造力,因在建筑设计和工程方面的多变性而在美国建筑界享有盛名。2001年,ShoP被纽约建筑联合会授予"2001新声奖",最近又被美国艺术与文学学院授予建筑领域中的奥斯卡--建筑业学院奖。公司的最新项目包括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新楼、美国第一座"性"博物馆(Sex Museum)和位于曼哈顿世贸中心废墟上方的人行桥。

ShoP公司的成功秘诀在于他们将数字时代的理念引入建筑设计中,利用空间和非空间的解决方案实现设计概念向实物的转变。通过使用三维计算机技术,他们可以迅速还原模型、细化设计图纸,这种独特的建筑设计方法也帮助他们为客户不断提供启发性的、精确的解决方案。在论坛上,Gregg为我们演示了他们运用数字技术设计美国第一座"性"博物馆的全过程,让大家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建筑设计原来还可以这样玩。

Gregg认为,建筑行业的首要目的就是要"空间"地解决问题,而建筑师的职责就是要将这种无形的解决方案具体化,并传达给他的客户、政府、公众、融资机构和承包商,使之变成有形的东西。SHoP的灵感来自许多方面:科学、电影、文学、艺术。这些影响并非抽象,而是非常具体的。比方说,他们的一些作品就是受到了不同领域的各种述行现象(performative effects)间特殊关系的启发,这些现象五花八门,可以是花卉的繁殖方式,也可以是气候现象、海洋菌类的生活行为,甚至还有古罗马用兵术和飞机的装配技术。在这些行为中他们所寻找的是一个组织的结构体系及它的行为和效果。他们会把这种关系提炼成为"行为模型"(models of behavior)并应用到设计中去。Gregg说:"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就可以从基于风格(Style)的建筑设计中超脱出来,'风格'其实是建筑设计学中最无趣的部分,对我们来说,一座建筑究竟能做什么要比它看起来怎么样重要的多(It is much more important what Architecture DOES rather than how it LOOKS.)。"

见过Gregg和他的作品的人都会说他是一个优秀艺术家和聪明商人的完美结合体,对这一盛赞,Gregg并不谦虚,而是畅怀大谈他的成功经验。他说:"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兼商人,你必须懂得高品质的设计是实现利润的重要因素。如果你能很好得驾御设计和利润之间的关系,你和你的客户就能实现双赢。"为了实现这个双赢的目标,ShoP公司将一些最先进的科技手段应用到建筑设计当中,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成为自己的客户的原因。目前他们是纽约几项大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委托人,同时他们也是承建方。通过应用电脑技术,在同样的价格下,ShoP可以建造出比其他竞争者质量更高、设计更精美的建筑。他们的工程项目建造快,销售快,批准也快,因为整个城市都期望看到更高质量的建筑设计。"在过去,发展商都不愿意建造外表美观的房屋,因为那样造价会很高,"Gregg说,"可是现在,通过技术手段,我们就解决了这种成本和设计间的矛盾。"

Gregg和他的公司非常盼望能有机会为中国设计建筑,他说,中国许多地区的飞速发展令他们敬畏,现在如果能设计出真正意义上的建筑巨作,将会对未来的一代人产生积极的影响。伟大的建筑,作为时代的见证,是前人留给后人的最大的财富之一。对中国建筑设计的发展方向,Gregg认为,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在精神、政治和艺术等领域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鉴于中国目前所处的特殊历史时期,它的建筑目标应当集中在体现城市背景下的文化内涵以及不同文化关系的相互作用上,这样的建筑应当是纯现代的建筑,同时又保留了中国历史中重要的行为特质。那种在一幢现代的大厦顶上一律加一个中国传统的宝塔顶的做法是可笑的。"要创作永远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褪色、不会被人遗忘的设计",Gregg要做的是将社会和历史中的美好情感结合起来,放到一个全新的建筑结构框架中,让预料未及的事物和关系在其中自由的展现。
他认为,处于历史发展交叉口的中国必须理解如何建立一个全新的城市模型。他特别举了一个有趣的值得借鉴的例子:150年前,一群有远见的建筑师们在距离纽约城数公里之外建造了纽约中央公园。那时很多人都质问他们为什么花这么多钱在远离城市的地方建公园,可是现在,中央公园成了纽约市的中心,整个城市因为它而生动美好。

ShoP最新的一件作品是跨越世贸中心废墟(Ground Zero)的一座人行桥,大桥再有几个星期就可以完工,现在已经允许市民参观了。原先白天里看起来就像是一根不锈钢钢管的大桥现在变成了夜晚悬浮在西岸高速路上的一串耀眼灯光。Gregg和他的伙伴们用了两个星期拿出设计方案,通过使用先进的电脑技术,仅三个月时间,这座漂亮的、集聚了ShoP非凡创造力的大桥便树立在了曼哈顿的中心,告诉人们:纽约的冬天已经过去。当然,最让Gregg高兴的是:一切都尽在预算之内!


人物3:达米恩·沃策尔(Damian Woetzel)

第一次与Damian握手,就觉得眼前一亮:一件破旧的牛仔衬衫里藏着一位典型的芭蕾舞剧中的古典王子。匀称高挑的身材、充满力度的肌肉,以及峻峭的、极富立体感的面庞。后来才得知,眼前的这"王子"原来是一位天生的舞蹈神童。
出生在波士顿的Damian,4岁起便开始学习舞蹈,7岁时已频频登台亮相,在波士顿芭蕾舞学校的《胡桃夹子》中担任角色。15岁时,他加入洛杉矶芭蕾舞团,一年之后,便成为该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席舞蹈家。1984年,Damian正式加入纽约城市芭蕾舞团,1989年初,他被指定为独舞演员,同年末即成为这所世界顶级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蹈家。Damian在纽约城市芭蕾舞团的保留剧目中担当过50多个主要角色,其中包括巴兰钦(Balanchine)的《阿贡》、《浪子历程》、《星条旗》和《天鹅湖》,罗宾斯(Jerome Robbins)的《自由的幻想》,《集会上的舞蹈》等。他还多次与其他世界知名的芭蕾舞团合作,包括Kirov Ballet、美国芭蕾舞剧院、汉堡芭蕾舞团等,以精湛的舞技诠释过《唐吉珂德》、《吉赛尔》、《睡美人》等经典芭蕾剧目。除了舞蹈表演之外,Damian还为众多舞剧担任编舞。
著名的权威艺术杂志《后台(Back Stage Magazine)》曾经这样评价Damian在《浪子历程(Prodigal Son)》中的表演:"在攀登舞蹈和戏剧表演巅峰的道路上,没有一个演员可以超越Damian Woetzel在《浪子历程》中表演,他是迄今为止唯一可以和年轻时的Jerome Robbins相媲美的舞蹈演员"。
这样的称赞足以让Damian为自己自豪,因为对他事业影响最大的人正是Jerome Robbins。当年,Damian离开洛杉矶芭蕾舞团时所抱的志愿就是要到纽约城市芭蕾舞团,和这位世界上最出色的舞蹈家一起表演。和Robbins共事的愿望实现了,但更重要的是,Damian从这位舞蹈大师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Robbins将戏剧表演在芭蕾舞中的应用极大的影响了Damian的表演和编舞风格,他说,芭蕾舞表现的不仅仅是舞蹈的技巧,更重要的是如何在舞台上用肢体语言诠释舞蹈的含义。在编舞时,Damian总是避免简单地以舞蹈技巧吸引观众,而是试图通过舞蹈来表达一种强烈的情感内涵,他的每一段舞蹈都是一个小故事。Damian告诉我,他现在的梦想是创作一部芭蕾小说(story ballet)。
我常常在想:到底是什么造就了Damian这样年轻而成功的舞蹈家,除了天赋之外一定还有其他的重要因素。对此,Damian告诉我,对于一个舞蹈者来说,拥有修长美丽的颈部和双腿,还有灵活的双脚当然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是舞蹈家真正需要的是一种聪明才智和想象力,以及将这些先天优势应用到他的舞蹈中的能力。现实中他常常会遇到缺乏这种能力的舞蹈演员,他们是非常可悲的。
"人们经常会在电影里看到那些顶尖的舞蹈家们总是相互勾心斗角,其实在生活中他们是互相支持、互相鼓励的。一种面对内部竞争的方法就是到别的芭蕾舞团去表演,我曾经和Kirov Bellet合作过一段时间,他们对巴兰钦作品的全新的表现手法深深的吸引了我。如果一个剧团拥有很多保留剧目,舞蹈者就可以在多变的角色中不断提高技艺。我最喜爱的角色是《浪子历程》中的主角浪子,这个人物将戏剧和舞蹈完美得结合到一起,对一个舞蹈者来说,演绎这样的角色是非常过瘾的。"
舞蹈家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体形,在Santa Barbara开会期间,由于百事可乐,时代华纳等大公司的慷慨赞助,一日三餐都非常丰富。在以我为首的暴饮暴食的好吃者的影响下,面对美食的Damian终究还是抵挡不住诱惑,也加入到了我们的行列中来。然而,两天以后,Damian开始不胜重负,想去锻炼,而酒店里的健身房偏偏又在装修。会议的第3天晚上,他终于无法忍受这些对他来说多余的热量,跳进酒店不足15米的迷你泳池,一口气游了100多个来回。
当问及他最欣赏的舞蹈家时,Damian脱口而出的是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名字--迈克尔·杰克逊。他说,在美国,很多人都认为杰克逊是个怪物,对他的一些行为无法理解也难以接受,可是,从一个舞者的角度来说,杰克逊是一位非常敬业和出色的艺术家,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他对形体的控制可以说已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境界。
Damian是个四肢发达,头脑也一样发达的舞蹈家。他在论坛上作了一个题为"西方芭蕾和中国芭蕾比较"的演讲,思维严密而且风趣幽默。讨论的那天,他不仅说了自己对中国芭蕾舞的理解,还给我们大家做起了动作示范。"可是有一点我始终弄不明白,"他说,"为什么中国最知名的芭蕾舞剧会叫《红色娘子军》,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对此,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来解释。
Damian还是个颇具爱心的人,对芭蕾舞的热爱也使他热衷于将自己的光芒撒向更年轻的一代。除了在美国芭蕾舞学校担任客座讲师外,从1994年起,Damian就一直任纽约州暑期艺术学校芭蕾课程的指导。由于有纽约州教育局的合作和全州各方面的资金扶持,暑期艺术学校的学费很低,这就鼓励了来自各个社会阶层家庭的,尤其是那些极具艺术天赋但却因为家境较差而没有机会接受训练的孩子们加入进来。Damian说,这些孩子们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接受集中训练,得到的不仅仅是最优秀的舞蹈艺术教育,也从中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艺术人生。"我很小的时候就梦想着有这样一所学校,穷孩子们也可以在这里全身心地融入艺术的殿堂,白天接受高水平的课程指导,晚上还能欣赏到精彩的演出。"作为老师,Damian总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学习舞蹈的体会和舞蹈技艺的精华传授给他的学生,他说,一个青年舞蹈者在正式踏上专业舞蹈演员这条道路时,首先要有过硬的舞蹈技巧,打基础看起来是很简单的事,可是很多时候演员们得花好几年的时间才能掌握一些他们应该在学校里就学会的东西。"我的首要目的就是要告诉我的学生,什么是一个专业舞蹈演员真正必需具备的素质"。
Damian正在策划他的首次访华演出,相信不久以后,在北京上海的舞台上,我们也能领略到这位美国舞蹈神童的风采。

栏主信箱:RuiChenggang@mail.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