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纽约冬天里的一把火


与鲍威尔的圆桌会
(附照片,圆桌会后与鲍威尔在Waldor-Astoria合影)

会议的第一天,论坛邀请了20名全球明日精英与美国国务卿鲍威尔进行了一次别开生面的非正式的私人圆桌会谈(Private Roundtable)。早就看过鲍威尔的自传《我的美国历程》,去纽约之前,我就猜想到他可能会主要谈他的个人经历,看到一群来自世界各地充满活力的年轻人,鲍威尔似乎也一改平时的严肃与威仪,与大家亲热的畅谈自己的人生感悟,奋斗史 首先从自己的儿子谈起,将门虎子,鲍威尔的儿子 麦克尔 鲍威尔才39岁就已经做上了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的主席。鲍威尔在谈到儿子时,那种做父亲的得意溢于言表。后来在纽约股市的酒会上我还碰巧遇上了小鲍威尔,一起喝了一杯,果然名不虚传,不仅能说,而且能喝,身材虽然没有父亲高大,但举手投足间更一种才气与优越,毕竟,作为第二代,他不用象父亲那样从低层慢慢奋斗上来,。鲍威尔特别语重心长对大家说,成功的关键在于与作一个优秀的领导者,而要想作一个出色的领导者,光靠个人能力,技术,财富是原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用你的激情,用你的信念与理想去感染被你所领导的人,用你的人格魅力去赢得人们的信任。他还提到必须保持一种开放的,接纳的,不断学习的精神状态,因为世界的变化总是超乎我们的想象。

有趣的是,在与鲍威尔见面两周后,在我即将回国的前一天晚上,打开电视,又看到这位美国首席外交官在MTV组织的全球论坛上与260名世界各地的青年们通过卫星现场进行对话。在这场全球直播的对话里,他依然对年轻人们关心的话题给予了中肯的建议与分析,甚至明确表示鼓励年轻人使用避孕套,以避免爱滋病等疾病的传播。


一个上午,两个左撇子,两个比尔:

与比尔克林顿夫妇的早餐。

会议第三天,全球明日精英们被邀请到耶鲁俱乐部与克林顿夫妇共进早餐。 地点选在纽约的耶鲁俱乐部显然是因为克林顿夫妇都是耶鲁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克林顿夫妇在我们长时间不断的掌声中坐到了餐桌前。现任纽约州参议员的希拉里显得容光焕发,而跟在后面的克林顿则与希拉里有着强烈的反差,与在任美国总统时相比,举手投足明显倦怠了许多,也随意了许多,也似乎对自己的要求放松了许多,与98年作为外交学院的学生的我在北京见到的访华的合众国总统很不一样。一个人48岁就走到了职业生涯的最颠峰,自然是人生最大的满足与荣耀,而刚满56岁,正当精力,阅历,才干处在最佳状态时,却又走道了尽头,不得不永远告别自己最适合,最眷恋的岗位,这不能不说是人生最大的遗憾。也许正是遗憾,让眼前的这位充满故事的前美国总统的光彩暗淡了许多。整个早餐,希拉里是谈话的主角,克林顿一开始只是在一旁吃着面包,喝这咖啡,吃完之后才为大家作了一个主题发言,开始精彩的自由讨论。克林顿的确有许多让人印象深刻的真知灼见。他特别提到"美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过去的一个世纪,种种原因让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大国,但美国不会永远是第一,50年以后,也许是欧洲,也许是中国,将会成为世界的领导力量。所以我们要时刻记着,我们今天的行为,要经得起后世的评说,要在美国不在是世界的领导力量时,也能得到世界的积极肯定。" 克林顿还提到他最关心的当今世界上的五大矛盾:第一:贫富的差距,一方面全球经济在繁荣进步,而贫穷落后国家地区的状态很多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第二,信息技术的大爆炸。他举例说:93年,他入主白宫时,美国有50个网站,而当他离任时,世界共有3亿五千万个网站,而今天,5亿个网站在同时工作着。但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却普遍存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孩子们没有机会接触数字技术,从而无法跟上数字信息时代的步伐,加大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差距。第三:健康与卫生依然困绕着人类,许多传染病依然在世界各地蔓延,夺取幸福,健康与生命。第四,环境问题,克林顿特别告戒大家:"如果不注意的话,全球变暖,海洋将会淹没我们现在所在的曼哈顿和整个纽约。"第五,毒品问题,世界各国需要通力协作,共同打击。希拉里的一些观点也很有借鉴意义,比如她提道,"作为一个年轻的国家,美国需要更多的历史,而你们来自的许多国家,却要注意不要让历史成为包袱和桎梏,我在白宫时经常有一些来访的外国朋友,有时大家见面聊了一个多小时,还在谈一千年以前的事。"她还坦诚的告诉我们,在克林顿与她离开白宫后,虽然有各种各样来自各界的attractive offer,但他们还是更愿意为Public service奉献一份力量。在勉励在座的年轻人时,希拉里说道,"作为一个领导者,一定要自己是为了什么在领导,不能为了领导本身而领导。" 有趣的是,希拉里吃了一半,就因公务繁忙先离开了,临走前说了一句,"我先走了,但我丈夫留下来与你们接着探讨。"一句话,仿佛让我们看到有一天,希拉里真的竞选总统成功,克林顿成了"第一先生"的那种感觉。克林顿倒也很自然,接着与我们分享他对种种问题的判断,在我与他谈起中国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时,克林顿显得非常关注,认真的道出了他认为中国发展的当务之急"我觉得中国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如何平衡富裕的沿海地区与落后的内陆地区的发展,如何缩小贫富的差距。我们都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多思考思考。"


与比尔 盖茨的午餐
(与盖茨餐后合影)

与克林顿的早餐结束后,参加完年会的一个分会,中午,我来到纽约的大都会酒店(Metropolitan Hotel),去和另一位叫比尔的左撇子共进午餐,由于会议的原因,我迟到了,赶到酒店时,午餐已经开始,环顾四周,发现一向准时的盖茨果然已经安静的坐在桌边,非常低调。稍后,午餐会的主持人把盖茨幽默的隆重推出:"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欢迎,比尔盖茨,计算机领域中的教皇"。盖茨成熟又略带矜持的笑了笑,也没有假谦虚,而是直奔主题,与大家大谈高科技的未来。谈到兴头上,盖茨抄起两件家伙,一件是一个功能强大,最新的笔记本电脑,一件是掌上电脑,他象一位先知一样开始预言技术的融合,他特别说道无线通讯技术的整合:"现在我们似乎还分为两大阵营,这边是做掌上电脑的微软,康柏,那边有做移动电话的摩托罗拉,诺基亚,但在不久的将来,这两种产品一定会合而为一。" 在谈到微软本身的时候,盖茨说有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很多人都认为我们是一家软件开发公司,而事实上,我们是一家软件测试公司。(Many people think we are a software development company, but in fact, we're a software testing company)" 一句话说的我毛瑟顿开:你本以为人家是在练剑法,可弄了半天,人家是在用剑来练枪法。这才是江湖高人的飘渺境界。


盖茨身上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他的状态。并不是地球上富有的人们都能修炼到这种状态。这是一种真正的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不多不少的境界,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没有一个混淆的概念,从里到外透着一种含蓄的自信和温和的敏锐。这种境界也许也只有到。和盖茨说话,让我特别紧张,从小数理化不好的我与他聊天的时候,一不留神,就听见他毫不犹豫的告诉我:"你说的这两件事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这个问题应该是这样,“让我好生惭愧,有一种挨老师批评的感觉。在和他聊到中国的话题的时候,盖茨说,他也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而感到高兴,但并不认为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特别是盗版问题会因此而得到彻底解决。盖茨认为他去年的上海之行,与上海市政府签定的软件开发谅解备忘录是=一个
真正有效的努力。

我一位老师的的孩子是比尔盖茨迷,研究他的语录,传记,处处学习盖茨的做法,不但也是左撇子,而且甚至连自己的中文名字后面都要加上比尔盖茨四个字,也想上大学就开软件公司。连考试卷上都要把比尔盖茨四个字加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得知我此次纽约之行会与他的偶像见面,他一定要我帮他要个签名。饭后,当我说起这个孩子,并告诉盖茨这个小小的请求时,他笑着说到:要告诉中国的孩子们,不能什么都学我,该读书还是要读书。边说边用左手写了一句意味深长又言简意赅的话:读书是关键!最好的祝愿。比尔盖茨(School is key! Best Wishes,Bill Gates." (见复印件) 这句话,也许值得所有那些急急忙忙想建功立业的大学生们共勉。 午餐后,当我们与盖茨边聊边走回会场时,又一个有趣的插曲:当我们大家,甚至包括盖茨的助手与保镖都顺利通过了会场外纽约警察的安检时,才发现,大名鼎鼎的比尔盖茨却被尴尬的拒之门外。原来,盖茨把会议的防伪参会证给弄丢了。无论周围的人怎样好说歹说,告诉警察他面前站的就是美国首富比尔盖茨先生,敬业的纽约警察们就是认证不认人。而此时的盖茨显得很有修养,虽然助手与保镖们急的够戗,但他却非常平静,丝毫没有埋怨警察有眼不识泰山的意思,只是低头弯腰掏来掏去。最后,参会证终于不知从哪里被掏了出来,让大家都长舒了口气。 纽约公共图书馆里的晚餐

美林全球的主席做东,邀请了前任纽约市市长乔里亚尼,纽约股市的主席格莱索,等等,甚至还有奥美全球的主席雪利 拉塞罗斯女士。坐在我的旁边的有一位幽雅的绅士,他的正在念中学的女儿坐在他的旁边,这位绅士是一位典型的慈父,不断的为女儿添菜,嘘寒问暖。可这位慈父可不是别人,他就是除了希拉里之外,纽约州的另一位参议员--舒曼。晚宴的主题是

"没有别的城市可以与纽约竞争,旧金山,不可能,东京,也不行,也许,25年后的上海可以。" 我立刻向舒曼表示:"作为一个出生在上海的人,我很高兴他能够这么想。"


邂逅好莱坞 (照片:大导演麦克尔曼与他中国的No 1 Fan)

纽约图书馆的晚宴尚未结束,我就提前与舒曼参议员和Terex的笛福先生道别,因为,10点钟,会议安排了一个小范围关于电影的Nightcap,作为一个收藏DVD的忠实影迷,这个机会当然不容错过。聚会的嘉宾里有几为我仰慕已久的人:,梦工厂(DreamWorks)的三巨头之一杰弗里 卡森伯格,。金像奖导演,我一直最欣赏的所谓"奇情大导"--麦克尔 曼。丹尼尔 戴 刘易斯主演的《最后的莫西干人》(The Last of the Mohicans),艾尔 帕西诺与罗素 克罗主演的《惊爆内幕》(The Insider),罗伯特德尼罗与艾尔 帕西诺主演的《盗火线》(The Heat),以及最新的奥斯卡提名巨片---威尔 史密斯主演的《阿里》(Ali),都是他的手笔。还有《伊丽莎白》(Elizabeth)的印度籍导演卡普尔,《与狼共舞》《小鸡快跑》《为戴茜小姐开车》等佳作的制片人杰克 爱伯斯等等。这些好莱坞的势力派人物与影星不同,非常朴素,瘦小的卡森伯格拎着一个褪了色的旧皮箱,身高不足1米65他却是好莱坞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几位大导演们也都是朴实,随和,淹没在人群中的那种。大家讨论的话题之一是;"如何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于是,麦克尔曼就从《阿里》谈起,讲述他是如何把威尔 史密斯变成一代拳王的。卡普尔介绍他是如何让美丽的凯特 布朗切特变成神秘的伊丽莎白女皇的,而杰克 爱伯斯则说了说他是如何让梅尔 吉普森在动画片《小鸡快跑》里变成了一只公鸡的。大家共同的结论是:心灵的感受是第一位的,是比表演技巧更重要的。
与一直敬佩的大导演麦克尔曼一起喝咖啡,让我非常激动,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与他猛侃他过去作品中的精彩细节以及对他新片的设想。麦克尔曼告诉我他一直想拍一部以中国为背静的电影,而他对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情有独钟。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到中国来拍片。当我告诉几位导演,制片人他们的作品在中国也和美国一样脍炙人口,他们都非常惊讶,也一致认为中国电影市场的潜力不可限量。
最后,在场的一位黑人导演,萨缪尔 杰克逊主演的《神探沙夫特》(Shaft)的导演说了一句一语道破天机的话:"我们都热爱电影,因为电影是唯一一种囊括所有艺术门类的艺术。"


安德鲁 劳埃德 韦伯爵士语惊四座,李泽楷,昆西 琼斯, 何比 汉考克,


约旦国王与王后。


晚宴:看谁得到的邀请多,可口可乐与四季餐厅,纽约股市的交易大厅的晚会,


,上海,纽约,市长,世界真小,邂逅了许多以前的被采访人,司徒慕德爵士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邹立克(Robert Zoellick),高盛国际主席,前世贸组织总干事彼得,萨瑟兰。


佩雷斯与茹斯博士的吻

年近80的佩雷斯


明日精英。西班牙王子 哈里波特的作者 家族生意的继承人们 罗杰 巴奈特

我做主持人讨论会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