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林黛玉

你没作完的诗正摊在我的桌上
你葬过的花又开在我的窗前
你啼出的血已经凝成了一座红楼
你的玉碎了我的瓦也没能保全

作为古代妇女的杰出代表
所有雌性动物的骄傲
你秀外慧中,三围适度
笑不露齿,食不果腹
心高于天,胆小如鼠
昼不开窗,夜不闭户
你眼里的含盐量永远高于正常值
你午睡的时候世界和你一起入梦

命比纸薄的佳人啊
那年你身患各种自然灾害
风水失调旱涝不保
灰飞烟灭玉殒香消;
我却躲在科学与民主的背后
咬牙切齿盲肠寸断
诅咒一切妇科疾病……

林妹妹,几百年来人们没有忘记你:
你永远活在单身汉潮湿的春梦里
活在古典文学讲师飞喷的唾沫星子里
活在电视发射塔的大功率电波中;
你的形象已被用来发展广告业和旅游业
并且经过一定改装打入了国际市场;
一代有痔青年正沿着你的成才之路
把自己培养成不劳而获与世隔绝伤春悲秋无病呻吟的精神贵族

愁深似海的林妹妹
你的出生是那姓曹的不可宽恕的一次文学失误
对你来说人间有太多浊物
你原是秋水之身
原该托生植物
你本来自尘土
仍将归于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