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空林现象:中国森林只剩一张皮

CCTV.com  2007年11月12日 10:07  来源:中外对话  

    中国在大力鼓励植树造林,以期在2010年使森林覆盖率达到20%。但冯永锋指出,速生丰产林和人工纯林的发展对中国的野生物种和天然林生物多样性造成了威胁。"长期高负荷的采摘、采伐和猎获等人类的过度侵犯,使得天然林的生物多样性严重下降。"

    每年的三四月份,是中国很多城市和地区的植树月。每当此时,一些城市单位会出资组织员工植树,县镇村出台措施帮助农民植造林木以助其致富,全国上下掀起一片绿化热潮。

    中国政府许诺到2010年,森林覆盖率要达到20%。因此,大力植树造林、发展林浆纸一体化、植造速生丰产林等都是国家林业局的重点工程。然而,就在这些措施大力推进的时代,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正在发生,这个现象姑且称之为空林现象。让我们来看看空林现象都是如何造成的。

    城市日益严重的“高尔夫球场魔症”

    空军指挥学院李小溪教授发现,2003年开始,圆明园推进了一项改造计划,把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养育起来的半自然状态改造为“全人工”,即砍去“杂草秽木”,像高尔夫球场一样铺上国外引进的草坪。她多次试图阻挡,未能成功。她悲伤地说:“北京的生态用水越来越少,而圆明园原本的生态环境是能够造水的,因为它们有良好的郁闭度和立体感,生物多样性也颇为丰富。此后,圆明园的这些人造景观,将越来越耗水,因为树下空空如也,草坪都需要浇灌。”

    一直在圆明园进行鸟类观察的自然之友观鸟组认为,圆明园原本是北京五环内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然而,近年来却在持续恶化。他们说,源自圆明园管理处的内部破坏,是圆明园被外国侵略者毁坏后的第二次受辱,这次损坏的是圆明园的生态尊严。

    圆明园的变化反映了北京和中国其它一些城市愈来愈严重的“高尔夫球场魔症”,绿色表面之下是水资源的高消耗,是生物多样性的日益单薄。近年来,园林管理部门不断加大对城区的绿化力度。但在某种程度上说,这种人工的过度干预,表面上提高了城市的绿化水平,实际上却可能降低了城市植物的生态能力。这些让人鼓舞的“绿化”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就是只有可随时被搬来搬走的植物,但除了喜鹊、斑鸠、麻雀这些亲人鸟之外,很少能见到其它动物栖息停留。相反,倒是被人类抛弃的流浪狗和流浪猫,成了主要的“野生动物”。

    与此同时,很多城市的郊区绿化也出现了问题。有些城市把郊区的绿化区定向“承包”给市内的各个单位。然而,一些单位把绿化点建设成了本单位的度假区,与绿化建设的本意背道而驰。还有些单位种树方法粗暴,往往砍去原生的树种,大量种植常绿的松柏,以为这样才美观,殊不知这样做破坏了尊重本地树种的原则,更违反了生物多样性最大化原则。

    果树和经济林大肆取代天然林

    中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一些有林地的农村,农民由于种植农作物无法获得足量的经济收入,开始对丘陵山体进行“开荒”以种植经济林木,如桔、桃、苹果、板栗等。聪明些的农民,还在更高的地带,种植小片的杉林、杨树、松树等“长效经济林”。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种地收入更加低下,农民加大了垦殖的力度以换得较好的现金收入。在没有其它产业的农区,比如福建大部分地区,农民把丘陵从山脚剃到了山顶,甚至放火炼山后来种植经济果木。天然林被替换为果木林和杉松林,是福建近年来洪水灾害频繁的主要原因。

    进入本世纪以来,由于速生丰产林政策与林浆纸一体化政策的推进,一些特权者和一些大商业势力开始入侵天然林区。他们在当地各级政府部门的默许甚至帮助下,以改造荒山的名义,承包走大片的天然林,砍去天然林后,种植速生的桉树或者杉、松。于是,天然林地被大面积替换为人工纯林,表面上看绿色连绵,实际上却只有一张空壳,林下很少有其它植被,动物的种类也很少,菌类几乎没有。

    人工纯林将是中国森林最持久的伤痛。近些年来,某些地方出现了野猪过多的现象,原因就是它们的天敌已经消亡。如今,森林的纯化将可能使野猪的生存也面临困境,因为它们的食物也会缺乏,活动空间单一得让它们性情暴跌。最终,它们将不得不像云南的亚洲象一样,由于人工林和农作物区挤占了它们的天然觅食场,而愤怒地与人类争夺生存空间。

    “天然林丰富区”也不乐观

    中国的自然保护区面积颇为壮观,据说早已超出了世界平均水平。然而,保护区也同样面临空林现象。

    四川茂县九顶山自然保护区,有个民间自发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组织,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就是拆除过去猎户“埋伏”在森林里的兽夹、解除藏在暗处会割断羚牛脖子的铁丝,希望给野生动物打开一个“自由通道”。而同时,他们还要跟继续在上山偷猎的人进行斗争,有时候,双方不得不刀兵相见。因为,“有些猎户为了把里面的野兽逼出来,甚至想出了故意放火烧山的恶毒办法。”

    云南一直被称为野生动物的王国,然而,由于某些“成功人士”嘴巴太馋,把中国、东南亚的野生动物几乎吃尽,其“牙齿伤害力”波及云南,野生动物王国日益成了虚妄的称谓。同时,云南近年来大力发展旅游业,全世界的游客都喜欢吃天然“土特产”,像竹虫、蜂蛹这样的昆虫,像牛肝菌、羊肚菌、松茸等天然菌类和中草药,受到了每一个喜好猎奇的游客的追捧,被大量采摘和挖取。

    吉林长白山自然保护区,周边原本都有长势良好的天然红松林,上世纪80年代遭到高强度的砍伐,后来又有保护区居民大量偷采红松种子。2000年开始,保护区居然又想出了将保护区内的红松林分片承包的办法,对红松种子资源进行“产业化经营”,在未进行任何环境影响评价的基础上,将近5万公顷共98万株红松承包给38个承包户,导致红松林被周边村民严重伤害,以红松种子为食的11种鸟类和15种兽类因此而挨饿或者改变食性。直到2006年,长白山保护区开始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吉林省才把长白山保护区管理区 “忍痛取消了承包”,“一年损失一千多万元”。但这时红松林的生态能力已明显疲软。

    长期高负荷的采摘、采伐和猎获等人类的过度侵犯,使得天然林的生物多样性严重下降。天然林表面上看杂色纷呈,可它下面,也在被日渐掏空,逐步丧失了它应有的活力和充实感。

    如此下去,中国的森林,面积也许会扩张,但生态效益却可能持续下降,生物多样性日益减少,成为一片一片的空林。

    冯永锋,《光明日报》科技部记者。

转载自中英双语环保网站“中外对话”http://www.chinadialogue.cn/

责编:郭翠潇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