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与森林

CCTV.com  2007年11月09日 17:10  来源:森林环境学  

  人类文明的发展经历了采猎文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及后工业文明四个阶段。这一划分的依据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发展形式及在其基础上产生的人类社会的结构形态、人类活动的范围及人与地球的关系特征。

  大约在100万年前后,人类以由数十人组成的群体在地球上生活。他们根据季节的变化为追逐食物而在有限的空间内不断地迁徙,进行着以采集、狩猎和渔牧为主的生活方式。在当时的一种很稳定的生态环境中,这种形式对其周围环境产生的影响非常小,因而保证了人类的食物供应,使人类得以生存下来。这种生活方式一直持续到约一万年前。

  随着人类生活技能的提高,适应环境能力的增强,以及逐渐稳定的食物供应,使人类的数量逐渐增大。人口的增长必然使周围环境所受影响加剧,有限的天然食物和有限的生活空间必然被打破。但人类的生活空间又受到诸如地形、气候等自然要素的限制。因此,人类不得不由采集天然食物的生产方式向垦殖经济形式过渡,并最终停止了迁徙而定居下来。由此,人类文明进入了农业文明。农业的发展导致了水土的流失、地力的下降、土地的盐碱化和旱涝化等灾难的发生,并危及着人类的生存。

  工业革命的出现,推动了社会的发展。这种依赖于化石燃料的文明社会不仅满足了人们的物质需求,扩大了人们的生活空间,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而且也提高了人类控制自然的能力。但是,它却没有能从根本上改变人类文明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所造成的自然环境日益恶化的现象,出现了今日的全球环境危机。于是,人类与自然最终和谐统一的后工业文明就成为我们的希望。

  一、苏美尔文明

  公元前3500年,苏美尔人在两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的下游建立了几个城邦,苏美尔城是其中的一个。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文明发源地之一。苏美尔人也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文字的社会。这个时间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

  但是两河流域,特别是下游,严酷的自然条件给文明的发展带来了严重的打击。首先是降雨量稀少,且在年内的分配也不均匀,在作物最需要水分的8月至10月恰是枯水季,甚至整年没有一滴雨;其次,这里的气温很高,夏季往往超过40℃。高温增大了土壤表面的蒸发,导致土壤的盐化。另外,平坦的地形和低渗透性的土壤,在上游森林的破坏而引发的洪水,加剧了土壤的涝化和盐化。土壤盐化的直接结果是土地生产力的下降,表现为不耐盐的小麦(仅能容许土壤的含盐量小于0.5%)在这块土地上的消失:公元前3500年前的所有土地全部种植小麦;到公元前2500年,小麦占了谷类生产的15%;而到了公元前2100年,小麦仅占2%;公元前1700年,这里再也见不到小麦了。

  盐化所带来的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耕地减少。随着人口的增长,苏美尔人每年都要花上大量的人力来开垦新的土地。但土壤盐碱化越来越严重,而新垦土地的量毕竟有限。公元前2400年,耕地的数量达到了顶点,随即下降:在公元前2400梍2100年,每新垦1公顷的土地,即有42%的土地出现盐化;到公元前1700年,后者即达到了65%。当时的文字记载的大意是“土地变白了”。森林的毁坏、土地和作物情况的恶化,使文明的“生命支持系统”濒于崩溃,并最终导致文明的衰落。苏美尔地区中独立的城邦维持到公元前

  2370年,即为当时的外部入侵者(闪米特人)萨尔贡一世所征服。在这以后的历次朝代,都没有能恢复土地的生产力,以及改善环境和资源的恶化状况。苏美尔地区永远地沦为一个人口稀少的穷乡僻壤。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中心永远地北移了。

  二、地中海文明

  地中海文明包括环地中海地区的各个文明,主要的有黎巴嫩地区的腓尼基文明、古希腊文明和古罗马文明,以及北非和小亚细亚地区的文明。历史从这个地区找到的例证,相当具有说服力,它证明了文明人是怎样毁坏了自己的生存环境。

  腓尼基人的国土位于海边,由一条狭长的丘陵地带组成。这里有肥沃的土壤,充足的降水,郁郁葱葱的森林和草被,包括著名的黎巴嫩雪松。另外,有利的地形阻止了好战的内陆部落的入侵,给腓尼基人提供了可靠的保护,同时也阻碍了腓尼基人向陆上发展。因此他们转而出海经商。腓尼基人很早就发现了遍布其国土上的木材是一种畅销商品,尤其是对于埃及及两河流域等大平原上的文明人来说这些木材更是弥足珍贵。于是贸易使林地迅速减少。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腓尼基人度过了他们的黄金时期。当希腊的舰队在公元前480年成为海上霸主时,腓尼基文明因海权的丧失而开始衰落了。

  而在希腊,第一次大规模的环境破坏发生于公元前680年,原因是人口的增长和聚居区的扩大。其实就在公元前8世纪中叶,希腊人已经开始了殖民政策,以求缓解本土上的人口压力。尽管希腊人从其亲身的教训中痛切地认识到保护土壤的重要性:肥料的使用可保护土地的肥力和土壤的结构,台地可防止水土流失,等等。但人口的压力仍使大多数希腊城市在公元前6世纪以后仅能依靠其商业和工业为生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公元前399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后。希腊文明终于衰落。

  历史惊人地相似:几个世纪之后,同样的情形在意大利的罗马重演。人口的增长引起森林与植被的消失、水土的流失和洪水的泛滥造成严重的土壤侵蚀,使肥沃的表土被带进河流,在河口沉积下来,形成沼泽。环境的恶化使繁荣的都市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于沼泽和荒漠中。古代罗马主要港口之一的佩斯图姆港在公元前1世纪被沉积物完全淤塞,整个城市变成一望无际的沼泽,疟疾的流行使该城到公元9世纪后才开始有人。

  三、玛雅文明

  中北美洲低地丛林的玛雅文明,其最早的定居记载是在公元前2500年。这是一个高度文明的繁荣社会,其文明的程度反映在他们对宇宙的认识程度,以及城市、建筑的设计艺术和独特深奥的玛雅文字方面。但是这样一个伟大的文明后来却突然地消失了。玛雅文明的第一个鼎盛时期大约在公元900年神秘地自行结束了;两个世纪之后,在原地址以北250km出现的玛雅文明的第二个鼎盛时期,然而在15世纪前后却突然消失了。

  对玛雅社会的了解源于对玛雅城市中石碑的研究,这一研究在1960年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美国学者的研究表明,由僧侣阶层管理的玛雅社会是一个爱好和平、文明的社会。而整个社会的文明支持系统,是一种在热带地区非常适宜,而且生产力也稳定的“焚林农业”(swidden-agriculture):即每年在12月至第二年3月的旱季用原始的石斧清除一片林地,并在雨季来临之前进行烧荒,然后种植玉米和大豆;开垦的土地在使用几年后,因肥力的下降和很难清除的杂草的侵入而被放弃。这种焚林农业经济需要在广阔土地的不同地块上轮次进行。已耕作过的地段经过一段时间的地力恢复后才能再次使用,这段时间一般需要20年或者更长。然而对公元603~799年的泰克尔统治时期城市遗址的进一步考察,考古工作者估计,当时人口数量最高可能达到3万人,甚至到 5万人。据此可以认为整个玛雅低地丛林中生活的人口最高可能接近500万人(今天,这块土地上却仅生活着几十万人)。这样一个庞大的人口数量对其生存的土地将产生巨大的环境压力,文明的存在基础很显然已经不能由粗放的“swidden agriculture”系统来解释。考古学者进而发现,玛雅社会当时已经产生了集约化程度很高的农业系统。这种系统的特点主要体现在对土地的治理上:在坡地上的丛林清理以后,土地被垒成了台地以防止水土流失;而在低湿地区则采取了网格状的排水沟,这样不仅可以排除洪水,而且利用沟中的淤泥来升高地表(墨西哥中部地区的生产若不在湖里进行就只能采取抬升地面的办法)。当时玛雅人主要的作物是大豆和玉米,也有棉花和可可之类。

  但是他们没有认识到,热带雨林地区土壤的侵蚀非常严重。今天看来,玛雅社会所在的那片肥沃土地,其中 3/4属于侵蚀高敏感地区。例如,泰克尔城周围75%的土地是非常肥沃的,但有近60%的土地属于易侵蚀的。这就是说,一旦森林覆被消失,土壤也就随之消失,而农业用地、建材以及燃料的需求,都使森林的消失不可避免。另外,玛雅社会因缺乏家畜而对土壤中的有机肥补充不足。环境的恶化直接导致了农业生产力的下降,威胁着玛雅文明的生存。公元800年,食品的生产开始下降。从当时的墓葬就可发现:婴儿和母亲因营养不足而大量死亡。加之战争的频繁导致了人口的锐减及城市的废弃。于是历史上又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终于消失了。

  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文明的产生和发展是人与环境相互协调的产物,它依赖于物质生产者与自然环境资源之间进行的劳动及其产出。而这种劳动和产出的过程构成人类文明的“生命支持系统”。文明的延续,需要这种系统必须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基础上持续下去;而文明的衰落,如若抛开形形色色的臆说,则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对于人类文明生存的重要性,尤其是森林对于人类文明的重要性。

  总之,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是一个对环境施压越来越大的历史。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是怎样保护环境,爱护地球,以把这种压力减到最小,从而寻求一种可持续和健康的发展。可以说,可持续发展的理论给我们提供了机会和挑战。

  (选自贺庆棠主编《森林环境学》)

责编:郭翠潇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