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拯救中国的原始林 (第一部分)

CCTV.com  2007年11月09日 15:16  来源:中外对话  

    在中国,国家制定法律来保护自然森林。但是,冯永锋发现,木材采伐公司仍然违背法律,为了谋求个人私利破坏原始林。福建霞 浦县溪南镇傅竹村的人靠海为生,对山本来不感兴趣,但是有一天,村委书记郑廷杞与村主任林开吉,突然发现,山林众多也成为优势,他们在村民不知情、不支持 的情况下,将村里既具有生态公益林功能,又具有水源林功能的一大片长有茂盛的原始次生林,以“荒山”的名义,擅自将林地出租给福建方特公司砍伐后种植速生桉树林。

    笔者对这一事件调查后发现,中国的天然林破坏,呈现出新的趋势:过去是因贫困而 破坏环境,过去是农民个体以零散的、渐进的蚕食式适度地破坏天然林以“摆脱贫困”,今天,主要的潮流却是“因富破坏型”,趁着政府招商引资热潮、趁着林业 系统干部谋求个人私利的热潮,商业造林公司加紧圈山,通过各种手段,与林业部门、行政村“两委”紧密“合作”,无视村民权益,大面积破坏天然林。这种行为 很有可能加剧自然灾害的伤害力,引发新的贫困。

    外来商业大公司“毁林造林”

    福建方特公司经理刘启华介绍说,方特公司原本是从事IT业的企业,近年开始转型,进入速生丰产林领域。桉树6年就可砍伐一次,用种植草本作物的思维种植“森林”,效益非常可观。该公司目前在福建业务繁荣,仅霞浦就有好几处大规模“造林点”。桉树主要用来造纸,也是制造中密度纤维板的好材料,福建最近有好几家中纤板的厂家。

    自从林业的计算方式由郁闭度0.3改为0.2之后,福建森林覆盖率居全国第一位,达62%,然而,其天然林只占全部森林的10%左右。中国工程院院士、厦门大 学生态所所长林鹏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三五七消灭荒山行动’之后,福建实际上已经没有了成规模的‘宜林荒山’,所以打着荒山造林的名义进行的砍伐行为 肯定都是假冒的。而且,以福建的水热和土壤条件,只需要严格封山,时间一长,就可育出良好的天然林。福建现在最缺乏的就是天然的阔叶林。我觉得,现在中国 最大的环境问题,是天然林破坏的步伐无法遏止,虽然国家在天然林保护方面的措施是很全面的,但是仍旧挡不住很多人,以‘改造荒山’的名义,以‘绿化海防’ 的名义,毁林造林,破坏天然林,植造人工纯林。如今,桉树林的疯狂扩张,可能是新一轮生态灾难的前兆。”

    这几年 福建大力种植桉树和马占相思树,闽西的永安县一度成立了“南方桉树中心”,由于地理条件不适合,盲目扩张导致损失惨重。而闽西和闽南仍旧对种植桉树情有独 衷,继续大力扩张。福建南靖县林业局局长洪声和说:“天然林的生态替换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天然林被替换为经济林,二是天然林被替换为粮食作物、蔬菜作物 区,三是天然林被替换为经济果木区。过去的经济林主要是杉树和松树,现在,主要替换为桉树等速生丰产林。早期是国有林场在林产经营中进行生态替换;1982年‘林 业三定方案’之后,农民对自留山的垦殖,导致生态替换;福建是我国林权改革试点省份,处于林权逐步放开的转型期,不少商业造林公司趁机展开高密度的‘圈山 运动’,引发了新一轮的生态替换狂潮。我发现,速生丰产林在闽南一带很受欢迎,原本种植龙眼、荔枝的地块,种植香蕉的地块,不少都‘退耕还林’,改种桉树 了;而在有些地方,由于商品林地资源不够,就把目标盯上了天然林区域。” 

    霞 浦县委宣传部长林建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那块地本来就没有林,这个‘绿化工程’是县里的招商引资项目。方特公司通过了林业系统的招标。一切的手续都是合 法的。福建省林业厅最近也对这个事进行了调查,他们得出结论说是村里有几个年轻人鼓动村民,试图把山上种植的速生林占为己有。”

    林业系统支持“毁林造林”

    而据笔 者了解,村民对此事件的情绪非常激烈。村民林开锦、吴忠传、林光德、郑开任等共同对记者说:“我们村民不为钱,更不想占有他们的速生桉树林,我们要为生态 和荣誉而战。在我们举报和反映问题的过程中,林业局与方特公司多次想与我们‘和解’,说‘要补偿我们为生态奔走的损失’,我们全都没有答应。”

    7月中旬,笔者赴傅竹村调查,看到傅竹村陡峭的后山上,1200多亩的山地全被种上了速生桉树。洪声和说,而按照林业局的相关规定,在坡度25度以下的地方,最多允许连片种植300亩,坡度25度以上的地方,最多只能连片种植75亩。

    村民郑 开银、林德敏、郑乃兴说:“这片山上有一些地方原来是至少长了几十年的天然阔叶林,树木粗大,人都合抱不过来,里面幽深阴寒,坡度也很陡,以前我们砍柴都 不敢入内;另一些地方的是美国松,其树龄也有二十年以上了。桉树需要大量肥分,天然林的腐殖土营养比较丰富,我们全村的人都认为,这是他们非要砍掉天然林 以种桉树的重要原因。事实也证明是这样,在原本天然林的地区,桉树的长势就比其他地区好。”

    傅竹村靠近海湾,下辖三个自然村,历来依海为生,靠打捞和养殖致富,因此,他们很注意保护森林,对森林的“开发性伤害”很少。村民郑品年、林代云说,“经济价值不高”但生态价值重大的这些山,2004年居然能以每亩8元钱的价格出租给方特公司30年,除了村支书和村主任为了个人私利,“瞒天过海”之外,霞浦县林业局有关干部为了个人私利而参与其间,是一个重要因素。

    村民林振溪、李金绍说,砍下来的木材,由村主任林开吉全部收购,卖给浙江一带的木材老板,村民暗中计算过,至少一共装了8大船;卖这些木材的钱,全都由村主任独占;林开吉还被方特公司聘为“管林员”,每月可领不少工资。村支书郑廷杞原来就是村里的“护林员”,可他没有起到保护的作用。

    作者简介:

    冯永锋,《光明日报》科技部记者。获2005年“可持续能源记者之星”,出版著作《拯救云南》。

转载自中英双语环保网站“中外对话”http://www.chinadialogue.cn/

责编:郭翠潇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