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拯救中国的原始林 (第二部分)

CCTV.com  2007年11月09日 15:13  来源:中外对话  
     
    [内容速览]天然林可以被利用来预防诸如洪水之类的自然灾难,但是这些天然林正在被盗伐,并且被人工林替代。冯永峰在第二部分里继续探讨福建的问题。天然林破坏与自然灾害“狼狈为奸”

    厦门大学生态学副教授李振基新近写了一篇名为《福建天然林破坏与自然灾害的关系》的文章,文章说,福建近年来自然灾害频繁,“对此,人们不解:福建省森林覆盖率居全国之首,高达60%以上,为什么还遭受如此大的自然灾害?其实,这与福建的天然林破坏有关。福建同全国一样,每年都有自然灾害。诸多自然灾害中,历史以来水灾对福建的破坏力最大。”

    李振基 指出,不同植被类型的地上部分和枯枝落叶层都有良好的截留降水作用或减缓径流作用。福建是个多山的省份,在历史上,福建有大面积的常绿阔叶林,随着工农业 等的发展,尽管还保留了不少原生性的森林,但好的森林植被已经越来越少,好的森林几乎只存在于自然保护区内,稍好的次生性的常绿阔叶林往往也被划入了2003年推行的生态公益林保护区,大面积未划入公益林的天然植被是质量更差的马尾松林,它们或已转变为速生丰产林,或正在转变为速生丰产林。这些植被类型的截留降水或者减缓径流的作用明显低于常绿阔叶林。、

    根据统计,我国一般年景由水灾、旱灾千万的损失占全部自然灾害的60%以上。如果森林的功能得到恢复,有些灾害就完全可以预防和减轻。

    福建省是南方四大林区之一,但在近四十年间,森林的消耗量的增长速度远大于森林生长量的增长速度。据福建省多次进行的森林资源清查,森林赤字日渐严重,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年均赤字量已达年均生长量的1/4。进入九十年代造林绿化,林业资源才出现转机,1995年全省森林蓄积量略有回升。但是,新造的森林大部分处于幼年期,其水源涵养功能和原来的森林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新造的林,主要都是人工纯林。

    救灾不如防灾,防灾先保林

    福建师 范大学生态系教授杨玉盛刚刚完成福建省科委重大基础研究项目“闽江流域常绿阔叶林理水保土与培肥地力作用机制”。他的研究报告指出:“由于山高、坡陡、土 壤抗蚀性差,加上降水量大,导致闽江流域山地生态系统具有较高的潜在脆弱性,但这种脆弱性在未受人类干扰的情况下并不会表现出来,而一旦受频繁的人类干 扰,特别是原生的天然常绿阔叶林遭受破坏,则极易诱发这种脆弱性,导致普通暴雨就能造成洪涝灾害。闽江流域的防洪减灾首先要摆正治山与治水的关系,治水要 先治山,治山要先兴林。虽然经济果木、人工纯林(杉林、松林、桉树林)都属于森林,但它的水源涵养能力比起天然林,要差很多。同样的降雨(甚至更少),造 成的危害却比过去更为严重。我们计算过,降雨在200毫米之内的时候,天然林几乎都能够涵养,一旦降雨强度高及400毫米时,天然林就有点拦蓄不住了。如果是人工纯林或者果园,降雨在200毫米左右的时候,就出可能现大的洪水。”

    杨玉盛 指出,天然林还有防病抗病的作用,由于天然林生物多样性丰富,相互之间的制衡作用明显。而且,不少贫困与水土流失有着最直接的关系。若不从根本上恢复水土 流失区的植被,任何高产抗病的作物都难以在这些地区连年高产,任何土壤改良措施都难以在这些地区维持较高的土壤地力。

    李振基说:“解放以来,有三次大的植被转型,最近的一次始于上世纪80年代,许多山地转型成为了果园或者竹林,天然林遭受了持续破坏。如闽北的建瓯市,上世纪80年代以来,约占当地国土面积十分之一的天然林转型为竹林和果园,在1998年遭受了200年一遇的大洪灾,今年遭受更大的洪灾,甚至导致高考延期。建宁县,也是这种原因,2002年 遭受了特大洪灾。而如果速生丰产林继续在福建以侵占天然林的方式扩张,福建的自然灾害将越来越严重。人工纯林水源涵养能力远不如天然林,生物多样性远不如 天然林;由于根系单一,它对水土的保持能力也远不如天然林,因此,很容易造成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而这些‘自然灾害’,本质上都是人类对天然林的砍伐过度 导致。如果各地水资源流失区能恢复为郁闭的天然林,充分发挥森林对降水的截留和涵养作用,则水灾、旱灾损失至少可减少5至8成以上,每年‘收益’可达几千亿元,相当于许多项目的投资。与其花大力气在善后救灾上面,不如用于‘防灾’,而预防灾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大天然林保护力度,对非法破坏天然林者,严加惩罚。”

    “砍树种树运动”将让林业系统成为生态破坏的帮凶

    南靖县 林业局局长洪声和说:“林业系统的干部本来是森林最后关卡,我们必须成为森林保护神。没有林业部门的批准,谁也不能动山上的一根木头。”村民郑文希、吴钦 贵说:“方特公司在未拿到砍伐证的情况下,就开始雇人砍林;天然林很难砍伐,方特公司就先放火炼山,烧完之后再对残林进行清除。而从林业法规来看,炼山必 须在无林地方可进行。我查过林业方面的法规,方特公司此举就已违法了。然而,当我们向林业局举报后,林业局的人为了弥补这些过失,反而不断地给方特公司开 出各种证明来遮掩,甚至推说是村民乱砍滥伐。即使这样,林业局也只批出200亩的采伐许可证,实际砍伐面积远超此数。我们到林业公安那边报案,林业公安的人居然说,‘这块山地本来就没有林’。我们就给他们说,你去看看那些残留的木桩,实在还不相信,我们到林业信息中心,调出过去的遥感图给你看,卫星的照片会证明当时的天然森林是多么的茂盛。”

    砍树很 危险,种树更加危险。这样发展下去,天然林的破坏将肯定成为中国最大的环境问题。杨玉盛和李振基认为,中国南方现在出现一种危险潮流,那就是“毁林造 林”、“砍了树再种树”。这是导致天然林被“隐密替换”的主要原因,造林公司以不公正的手段,却拿出程序合法的各种文件,显然,这与林业局的干部为个人私 利而大行“公权私有化”有关。如果不对林业干部的行为进行制裁,中国的林业系统将很有可能不但无法起到保护天然资源的作用,相反,会成为破坏生态环境的主 要帮凶。洪声和说:“福建是林权改革试点省份,刚刚在南平市开过经验总结会。我对林权改革是拥护的,但林权改革中的‘谁种植,谁受益’的原则,对于北方植 被的丰富性不强、森林覆盖率低的地区,可能将起到很好的调动农民进行生态改善的积极性的作用,但对于南方的天然林丰富的省份,有时候可能会起到反作用。如 果不注意对农民进行引导,他们将手头的天然林都改换成人工纯林,或者一块流转给大型商业造林公司,那结果仍旧非常危险。因此,林业系统的干部不但要起到保 护资源的作用,而且要对未来手头拥有林权证的农民,进行良好的指导。”

    作者简介:

    冯永锋,《光明日报》科技部记者。获2005年“可持续能源记者之星”,出版著作《拯救云南》。

转载自中英双语环保网站“中外对话”http://www.chinadialogue.cn/

责编:郭翠潇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