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师生之间 > 正文

丢失、寻找型  

央视国际 (2005年04月28日 16:19)


  《一个都不能少》中的这个乡村小学原来的老师姓高。高老师因为母亲病危而请了假,为了不使学校里的学生流失,村长托人找来了十四岁的魏敏芝做代课老师。

  魏敏芝仅连初中都没有上过,当然不具备当老师的资格。可是为了能看住所剩不多的学生,村里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没了老师的孩子们成了一盘散沙,而替人打工的魏敏芝除了管住学生,不让他们离开学生以外,也就剩下让学生们抄课文这一项教学内容了。

  失去了老师,也就失去了主心骨。学校里的学生开始减少。这令魏敏芝焦急万分。而在学生们看来,同学的离去使得自己能够继续上学的希望也开始变得渺茫。于是他们开始想方设法帮助魏敏之找回失踪的张惠科。

  正是在寻找张惠科的过程中,学生们和魏敏之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他们之间原本那被强加的师生关系已经变为一个为完成既定目标而精诚合作的团队。魏敏之是其中一员,孩子们也接纳了她将找回张惠科的重任托付给她。

  为了实现那个一个不能个少的承诺,为了不让一个孩子失学,魏敏之不辞辛苦地进城寻找失踪的学生。并最终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相较学生失去老师而言,电影中的老师失去学生则显得更现实也更残酷。伊朗的少女导演莎米拉·马克马巴夫的《黑板》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 


  在两伊边界荒凉的山路上走来了一群身背黑板的人。他们随时准备躲避来自天空和地面的各种危险。他们是老师,是一群没有学生的老师。他们终日背着黑板寻找学生,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活下来。

  这部由伊朗少女导演马克马巴夫拍摄的极其写实影片有可能是所有反映教师的影片中最特别的一部。因为在这部影片中,老师从始至终也没找到一个学生。镜头就这样默默地跟随着寻找学生的老师,同时默默地见证着民族的苦难和教育的悲哀。

  影片以两个老师寻找学生挣钱糊口为故事的主线。其中一个老师找到了一群背送走私物品的孩子,他试图说服他们听他讲课,但被严词拒绝。另外一个则跟上了一只难民队伍,想在同他们一起的生活中寻找就业机会。

  黑板是这位老师唯一的教学工具,这里面存在一个令人痛苦的隐喻,这块黑板似乎代表着这个苦难深重的世界上文化的唯一遗存。然而在生于死的考验面前,文化是那么的不值一提,这块象征性的黑板在这个难民队伍中被派上了各种用场,而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教书。

  为了能够活下去,流浪的老师试图用这块黑板换来一段婚姻。这样他就可以跟随难民队伍,得到能够糊口的粮食。

  而在另一条路上,另一个背黑板的老师一直跟随着运送走私品的少年们,希望可以说服他们听自己教课。但同样是在生存的考验面前,没人再关心自己的名字该怎么写这样虚无的问题。




  执导本片的莎米拉·马克马巴夫是个早熟的导演,她18岁时完成的处女作《苹果》就已叫人相当震撼,在拍摄《黑板》这么一部描写两伊边境的苦难、间接批判政治环境的作品时,这位少女导演也不过21岁而已,但她以冷静写实却又饱含神情的镜头为这个世界刻划了痛苦生活中偶然的喜悦与荒谬的激情。

责编:杨育权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