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记忆》两会特辑 > 正文

谁影响了我们的生活

  

  

从左到右——陈嘉庚和汉字横书

  1955年1月1日,一元伊始,万象更新。刚刚收到《光明日报》的老订户们惊讶地发现,他们熟悉的报纸变了,昨天还是从上到下竖着排列的文字今天竟然一行行横着走了起来。这一来,看报纸的状态全变了,原来是从上到下一边读报一边点头,现在可倒好,这从左到右的排版方式让人看报时整个儿变成了一边读报一边摇头。

  也就在这一天的《光明日报》上,刊登了一篇题为《为本报改为横排告读者》的文章:“我们认为现代中国报刊书籍的排版方式,应该跟着现代文化的发展和它的需要而改变,应该跟着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而改变。中国文字的横排横写,是发展趋势。”

  著名学者郭沫若、胡愈之等也很快撰文指出文字横排的科学性。人的两眼是横的,眼睛视线横看比竖看要宽,阅读时眼和头部转动较小,自然省力,不易疲劳,各种数、理、化公式和外国的人名、地名排写也较方便,同时还可提高纸张利用率。

  那年39岁的于友当时是《光明日报》的编辑,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他说:“《光明日报》是第一个实行文字改版的,当时这报纸是国内的第二大报纸,中央提出文字改版方案后,就想积极按照这个执行。但数百年来报纸都是竖排版的,没有先例,也没有参考标志。”

  于是编辑们就在一起讨论该怎么做,大家热情很高,却无从下手。这时于友提出不妨按照外国的报纸来改,他曾经学过俄语,当时《光明日报》的地位和前苏联的《消息报》很相似,大家就找来近期所有的《消息报》,仔细研究它的文字排版形式,然后推出了中国第一份文字改版后的报纸——《光明日报》。

  而这时,离陈嘉庚先生提出“汉字横书”已经过去4年多了,那是1950年6月在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陈嘉庚正式向大会提出了中文书写应统一由左而右横写的提案。

  从竖到横的排列阅读,对中国文字的书写方式是个极大的变革。很多人对此

  有一种措手不及的难以适应。王润是当年《光明日报》印刷厂的排字工人,他也亲身经历了那一场变革:“作为排字工人,当时特别不习惯由竖排改成横排,那时车间里有20多个年轻人,开始都很不习惯。因为字面方向都是朝着一个的,经常排着排着又排成竖的了,大家彼此对这种情况都心照不宣,发现出错后就会自嘲地笑笑,然后立刻更改,这种情况出现了好几次,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才渐渐适应过来。”

  《光明日报》是当时在知识分子里影响最大的报纸,而偏偏知识分子对文字非常敏感。于是,面对面目一新的《光明日报》,有人欢迎,也有不少人批评。就是记者们也有些不适应,交来的稿子还是习惯竖着写,为了改变这种情况,编辑部特别印刷了一批稿纸,由以前的竖格变成了横格,发给大家使用,从稿纸的变化上强制改变这些记者的习惯。

  有读者写信到报社反对,呼声最高的是诗人和书法家,因为古诗和书法一向是竖着写的,现在要求改成横的,有些人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有读者在信中说:“看着现在的报纸,感觉就好像把一幅山水画倒着放了,怎么看怎么别扭。”

  于是,有人专门搞了一次专项实验:挑选10名高三优等生,分男女两组,让他们阅读从同一张《中国青年报》上精心选择的抒情短文。结果差距明显:横排版的阅读速度是竖排版的1.345倍。

  《光明日报》率先实践后,到1955年11月,中央级17种报纸已有13种改为横排。1956年1月1日,《人民日报》也改为横排,至此,全国响应。

  于是,有人开玩笑说,直到汉字改为横写,我才知道自己的眼睛原来是横着长的。

本篇文章共有 11 页,当前为第 7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