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网友征文 > 正文
互联网:后信息时代的文化帝国主义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11日 10:07)

  作者 李晓明

  网络正在迅速地改变和塑造着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我们正经历着从原子制造进入到比特传输的时代,这一场转变也许过于迅猛,发展中国家尚在力图仿照西方现代化的模式进行工业社会的塑造的时候,不经意间却被拉入了数字化生存的时代,DOTCOM,EMAIL,BBS等一系列具有后现代化标记的符号,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用来感知周围世界的媒介正在发生改变,传统的信息传播方式也正因此而发生着变化。在经济全球化的话语体系中,麦克卢汉的“地球村”的预言正变成事实,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种族的网民汇集在网络上,民族的身份,文化的背景变得模糊起来,个人信息变得更为关键,EMAIL地址成为网民发出信息和接受信息的可靠栖居地点,BBS正成为言论和交流的公共空间,言语的攻击和互动成为身份识辨的代码,网民的概念不断扩大着地盘正悄悄地改变着市民公民的概念。在新技术的光环下,文化帝国主义以更为迅疾和隐蔽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生存环境和日常生活,“媒介即信息”,网络技术和文化帝国主义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新媒介表达了什么样的信息内容,我们身处的时代正形成什么样的媒介文化,这些都成为媒介研究者不得不面对的关键。

  

  信息领导权和文化帝国主义

  根植于经济全球化之上的文化一体化,正变成一个普遍的语汇,其中包含了发达的,现代的,富足的含义,它所蕴涵的行为性意指即全球化是我们(处于落后的工业和信息化社会的混合体的人们)或发展中国家必须努力和发展的方向。如果经济全球化是指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发展中国家必须融入WTO和世界经济贸易圈,享受互惠互利的经济学原则,那么文化的全球化或一体化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加入和共享的问题,以好莱坞为典型标志的美国电影大片正以经济协约的方式进入中国,安装视频软件的联网电脑更是可以即时从网上下载最新的好莱坞影片,原版的《哈利·波特》在亚马逊网上公布不久,在中国就已经成了比美国还畅销的儿童书籍 ,似乎文化上的全球化比经济上的全球化来得更为简捷和迅速,在和世界同步发售商品的同时,我们的网民和受众正心安理得地享用着文化全球化带来的及时文化消费品,而对于所谓先进的美国文化的认同,更使人们沉醉在世界一体化的“现代美国梦”中,在一个“共时性-空间”的模式中,我们和现代化本身似乎浑然一体,时间的同步性给了我们空间上的迷惑,在我们沉醉与美国分享共有的文化产品的时候,其实是“生活在别处”,却误以为这就是我们自己的现在状态。

  谁在这里“领导着”全球化的进展,什么样的模式是现代化的图腾,这样的问题在网络的遮蔽之下,变得遥远和模糊起来,新经济,E世代,网络新贵这些新的名词正给大众创造着新的神话,我们在追逐网络的同时,也掉进了互联网制造的迷阵。如果把互联网和跨国公司和跨国经济联系起来,问题会变得清晰起来。“跨国化的过程远远不是一个局限于大财团扩张意义上的经济现象,而是定义在政治和文化层面之上--就是说,在政治和市民社会的变化的层面上。” 跨国集团在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的同时,实际是传输着以名牌为主导的西方消费价值观念,通过以片段闪现的MTV,迅速剪接的广告制造着迷幻和瞬间呈现的现代生活碎片,好莱坞英雄形象的塑造正有力的争夺着对大众意识的领导权。在葛兰西看来,西方国家中对于市民社会的支配和领导是掌握政治支配权的先决条件。因此,争夺文化支配权是无产阶级斗争的重要任务,唯此才能排斥美国大众商业文化,以确保欧洲精英文化传统。

  尽管中国当下的现实不同于欧洲社会形态,但以互联网为主导的新经济运动正为中国勾划着一幅奇异的图景:一方面是物质产品有待完善,社会分配系统尚待健全,大多数的民众还在为衣食住行忙碌,而另一方面以网络为主的新经济模式却为年轻一代树立着新的消费框架;大众一方面不得不为物质生产不足而忧虑,另一方面却必须为互联网的信息消费负担支出。对于发展中国家迅速拥抱新经济本身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使自己信服,我们错过了太多的机会,互联网正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捷径,通过信息高速公路,和世界发达国家同步前进,与发展中国家对现代化的潜在期盼十分吻合,与此同时,互联网的确成功的担当了冲破贸易壁垒的作用,巧妙地扮演了跨国经济的先锋。张朝阳在为搜狐造势的时候,曾请来数字化大师尼葛洛庞帝,尼氏惊呼中国的数字化浪潮与美国不相上下,在新技术的名义下,中国的现代化发展第一次和美国的互联网模式如此亲近地站在了一起。

  但在数字化积聚扩张的背后却是美国不断发展的新自由主义的动因,“以前从为有过一种媒体把政治地理边界冲得七零八落的现象。通过消除各种基于国土的传统的控制,因特网已经发展成为一位法律分析学家所谓的普遍辖区,并对所有弱小主权国家构成威胁。” 现在这种媒体已经诞生了,自由主义经济要求的自主扩张的市场原则,借助于先进而公平的网络协议,要求与发展中国家进行信息的自由流通的时候,更多的是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单向的信息流动 ,“美国政府,支持国家间最大程度的信息自由流通 。”因此,网络经济却仍然是以数字和计算机技术为主导的文化帝国主义典型模式,通过虚拟的繁荣观念创造着幻觉般的网上世界,技术上的大量输出实际是在占有信息的分布空间,网上的英语优势和标准的单一码(unicode)是一种比较直接的表现,而曾任克林顿商务部副部长的大卫·罗斯科普夫表达更为直接:“对美国来说,信息时代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标必须是赢得世界信息流通战的胜利,就像大英帝国当年控制海上大权一样占领信息频道 。”对于积极推进全球信息自由流通的美国来讲,输送其美国标准的价值观念,扩展其在世界上利益最大化,是美国推动互联网技术发展和不断创新的内在动力,也唯有此,才能将跨国公司在政治经济方面的霸权地位带入下的世纪。

  互联网自身要求的信息对等和公开公平的自由流通的技术特性,已经把自由经济的内在要求写进了标准的机器程序,所以是谁在操纵互联网已经退居其次,操纵权力者说不说话已经变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互联网技术会要求对等的信息流通原则,进入到互联网语境之中,就必须用通行的规则办事。数字化的资本主义成为文化帝国主义的新的形态,媒介与资本的融和形态正好吻合了后信息时代的诸多转型,并对大众媒介文化的格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网络新贵与消费主义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被许多西方学者命名的“后信息时代”,它与后现代性紧密联系在一起,工业化的进程在经历了现代化的洗礼之后,更多在文化上表现为一个解构和转变的过程,鲍德里亚认为“从生产性社会秩序向再生产性社会秩序转变过程中,技术与信息的新形式占有核心地位:在再生产性社会秩序中,由于人们用虚拟、仿真的方式不断扩张地构建世界,因而消解了现实世界与表象之间的区别。” 片段的,瞬间的,琐屑的印象更多的成为了我们感受世界的方式,广告,电影,时尚和交相阅读的小报,拥有无数观众的电视直播,使得众多的新品位,新体验和新感觉广泛传播开来,追风式的时尚消费和品位消费占了主导地位,消费主义特征成为后信息时代的一个主要特征。消费的文化不再是一个生产性的文化,尽管它也间接的促进生产,但本质上则是再生产性质的,它将文化推至社会生活的中心,可以不断重复再生产的文化,将青年人分成品位不同,消费时尚各异的细小群体,大众文化的发展呈现出了增长加速的趋势。

  而互联网技术无疑加剧了这种后信息时代的受众接受特征,接点式,超文本链接的感知性、片段性的链知识结构,激发了受众瞬间点击和不断下载,占有大量信息碎片的同时,又因为无法及时阅读和消费过量的信息垃圾,而不得不从硬盘中大量删除“过时文件”,一边充满焦虑和忧虑把它们扔进回收站,一边再次兴奋与期盼的从网上下载新鲜的垃圾。为了满足对信息不断占有,必须得不断更新升级计算机的硬盘和芯片,这样加速度的占有信息的方式与消费主义的倾向紧密结合,文化的生产和消费成为主要的生活方式。而对于发展中国家,互联网带来的发展机遇和泡沫都同样的可观,对这种文化的生产和消费方式在某种程度上的迷醉和麻木,一方面让年轻人着迷于现代文化产品的消费观念,培养着他们的消费品位和鼓动着他们的消费欲望,而另一方面当年轻人在走下网络后,却不得不而为自己无法真正实现的消费而痛苦 。这是一种悖反的消费观念和消费现状,但却是发展中国家当下的现实,网络新贵们一夜暴富和身价数亿,也为年轻人提供了可以效仿的楷模,现在一旦提起创业,在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的心目中就是介入互联网行业,而风险投资也真正是对网络产业青睐有加,“烧钱的行业”成为了互联网的同义语,在其中消费主义的观念大行其道,2000年12月曾经风光一时的学生网站方舟倒闭(这是个有意味的名称,发起者们把网络看成是拯救人类承载人类的诺亚方舟),数千万的风险投资水漂一样消散而去,而网络精英的梦想却成为许多年轻人们挥之不去的梦幻。法国学者布迪厄在论述文化的流通中曾提到新型文化媒介人的作用,他们是文化的散播者,在文化的流通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网络在中国的迅速发展正是年轻知识精英们和网络结合,与西方投资资本结合后的产物,而这些渴望在网络时代创造新经济神话的年轻人是最为合适的“文化媒介人”。詹姆斯·彼得拉斯认为,文化帝国主义主要表现是对青年人消费观念的改变,同时以往的旧的对上层领导和精英的转化,正演变成对大众和各个阶层的人士的消费观念的影响,无论接受消费观念的人是否具有消费能力,至少,在具有消费能力之时就是你消费观念起作用的时候。我们可以感受到互联网在中国正重新构建新的版图:网络经济或是新经济的美好未来让大众充满了膜拜和畅想,这似乎成为了未来社会的同义语,而绝大部分的大众还在为个人基本的生活生存在努力,新经济的代表网络精英和年轻的资本运营家们却急切地要把网络的消费和生存方式推销给大众,这一方式正被许多的年轻人所接受,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截止2000年6月的统计数字表明,中国的网民约为1690万人,18岁到40岁年龄段的人数比例为91.57%,大专以上的比例约为86.6%,年轻的知识阶层正成为网络的主要的亲近者,他们将在重要的社会部门里担当文化倡导者的角色,更多的民族和文化认同会被替代,而会以全球化和新经济的概念及所倡导的消费主义理念所填充。

  互联网高度集中又高度离散的特性,使后信息时代的特征更为突出,网络精英们把集中起来的网络权力和信息,按照细分的原则分配和传输给每小群受众或是每个受众,甚至为他们度身定做消费品,娱乐新闻,个人爱好,游戏空间,……多么周到的机器服务,坐在家中消费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坐在家中创造的soho一族又是多么自豪。让我们换一种思路吧,网络精英们的确是让网民们胃口大开了,消费主义的观念欲望正从网络被直接push到了我们的面前。

  多元共存的网络与文化构建

  互联网经济也许是文化帝国主义一个极为诱惑的陷阱,丹·希勒说“互联网实质上是政治、经济全球化的最美妙的工具。互联网的发展完全是由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力量所驱动,而不是人类新建的一个更自由、更美好、更民主的另类天地。” 我们有必要认识到互联网另一层面的真实,技术的发展与媒介的变化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新的信息内容,互联网以更便捷的手段复制着文化产品,大众媒介承担起了生产和流通并促进消费的作用。以美国迅速发展的通讯网络在向全世界的扩展进程而言,大众媒体成为美国资本的主要财富和权力的来源之一。北美最富有的人中百分比越来越大的一群从大众媒体获取财富。在最富有的四百个美国人中,从大众媒介赚钱的人从1982年的9%上升为1989年的18%。如今,几乎五分之一的美国首富从大众媒介进财。在美国,文化资本主义已经代替了制造业成为财富和影响力的来源。 

  可以说,所谓新经济是文化帝国主义对文化和资本结合的一次美妙的宣言,美国在线与时代华纳创造神话的3500亿市值的世纪并购,被世人欢呼为“双赢”的壮举,实际上是文化帝国资本又一次在世界上的公开圈亩划地,虚拟的概念资本赢得的巨大震撼远远超过常规的资本积累,资本的积累要呈现出几何基数的递增,必须打破过去行业的界限,世纪并购让American Online和Time Warner一夜成为“送我上青天,扶摇直上九千里”的典型暴发户,它传达了这样的信息,美国的模式即将成为世界的模式,美国的模式即是世界的模式。

  在新的互联时代,文化帝国主义的扩展不是停滞,而是进入到快速洗涤他者文化的时候,消费主义的盛行更加剧了这种文化全球化的行程,因此,如何构建多元的文化框架成为面对文化帝国主义时必须关注的焦点。

  当下中国的现实是充满了多种声音和话语体系的,这为文化的构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前提,互联网技术的迅速扩张,应该为民主民族和本土的文化搭建更为通畅的平台,政府在文化的构建中应该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很多欧洲学者认为文化的多元框架是构建的基础,他们赞同公共与民营、精英与大众多元发展的文化格局;在积极顺应与推进文化民营化与商业化的同时,巩固与发展欧洲伟大的文化传统;制定切实可行的文化发展战略,改造现有文化生产与消费形态,建构合理的国际文化交流新秩序,以克服欧美文化交流不平衡问题。 对于中国的文化发展而言,同样,因为互联网的迅速扩张也面临着类似的文化窘惑,充分意识到文化帝国主义的表征和文化资本扩张症状,有利于我们借鉴欧洲学界有益的经验,发展自己内在的文化核心力,推动中国在21世纪的“全球化过程”中文化自我进程的良性发展。网络的建设对于中国发展,并不仅止于与世界接规和接近现代化,同时也不能为此抱着忧虑与抵触的心态,网络建设更为主要的是承担着文化重建的深层意蕴,网络真正为我们带来的是技术和观念的新的飞跃,而我们的现实任务更多应是研究网络和我们的文化如何更好的结合,如何参与大众媒介文化的构建,真正提供什么式样的文化内容是我们的真实表达,传播中的法规和传播条例制定应站在什么样的文化立场,新的经济形式如何结合我们文化的深厚底蕴等等都已摆在了我们面前。

  早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的互联网研究,在美国政府由内到外的推广下走过了二三十年的漫漫长路,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工程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顺利的输出,在中国的互联网发展里程极其短暂迅速繁荣,这并不违背技术研究和加速推广与应用的一般发展法则,但我们就更因此而要把握互联网技术背后的新自由主义的动因和文化资本主义的特征。没有任何一项新技术象互联网技术,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普及和发展的如此迅速,也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我们现在,更需要对中国文化的构建保持清醒和审慎的态度,狭隘的民族主义的立场固然应该抛弃,但普遍主义和泛文化倾向同样需要摒弃。也正是因处在新技术运用的互联时代,才提供给了我们一个思考我们自身文化发展和构建的新的起点和高度。

责编:费溢群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