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网友征文 > 正文
从互联网双向交流功能使用者的特点看网络媒体的社会责任

央视国际 (2003年07月08日 09:42)

  作者 衣新发

  

  摘 要 研究了互联网双向交流功能使用者的特点。在线调查的对象为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杭州、重庆,南京八城市在内的3048名网民,这些网民都使用了“同城约会”这一具有双向交流功能的网络服务,其中男性1994人,女性1054人。由于以往的研究缺乏生态化效度,因此本研究试图通过收集网民在真实参加网上活动中的行为数据,以此为基础来探索网络双向交流功能使用者的特点。研究结果表明,使用该项网络服务的网民在地域上有显著差异。网络双向交流功能使用者中,以男性为主,同时异性之间的交流远远多于同性之间的交流,交流(约会)的目的以征友和找寻恋人为主。另外,在此种网络服务中,还有一些以提供色情服务为目的的约会内容,研究者认为应引起有关部门的警惕,同时保护弱势群体的权益是网络媒体的重要社会责任,也是保证互联网络健康、和谐发展的必要保证。

  关键词 互联网,网民,双向交流功能,同城约会,生态化效度

  中图分类号:R395.6 文献标识码:A

  

  1 问题的提出

  自1968年起,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计划署(ARPA)”的研究小组研制了第一条网络,并用于4个军事驻地的联络。后来,互联网络以迅猛的速度在世界发展。1987年9月20日钱天白教授发出我国第一封电子邮件“越过长城,通向世界”,掀开了中国人使用Internet的序幕,1994年4月20日我国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有Internet的国家。其间虽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却是突飞猛进的。根据CNNIC(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即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于2003年1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到2002年12月31日,我国上网用户总数已经达到5910万,在世界排名第二(联合国贸易及开发会议的报告表明,到2002年年底全球网民约为6.55亿),仅次于美国。另外,CNNIC在综合考虑宏观政策、经济发展,互联网产业自身等因素的基础上,预计到2003年年底我国的网民总数将达到8630万,网民对互联网的使用程度和依赖程度将更强[1]。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给我们的社会生活带来巨大的变革,人们的心理和生活方式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影响。一方面互联网带给人们日益丰富多彩的服务项目,使人们体验到了信息时代的快乐和方便;另一方面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由网络色情、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等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也日益增加(如对青少年的心理伤害和精神污染),过度使用网络所导致的心理与行为问题更是比比皆是[2]。网民在互联网世界中建立的人际关系对现实世界中的家庭关系、朋友关系以及个体的情绪情感、婚恋观念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尽管我们听到过无数令人神往的“网恋”故事,但当网民之间的关系(如“网恋”)由网上转移到网下的生活中时,其中一方受到抢劫、诈骗和人身伤害的案例也更是屡见不鲜。

  互联网这个虚拟的世界对人们传统的家庭观念、朋友观念、婚恋观念等其他的伦理和道德观念提出了新的挑战。在日益频繁的人与互联网的交互作用中,群体和个体的心理状况比如认知和人格特征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以及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此类问题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3]。在这个背景下,互联网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The Internet)或叫做网恋心理学(Cyberpsychology)应运而生了,这门年轻的应用心理学分支研究人们在网络世界中的心理和行为的现象和规律[4]。近年来研究的热点之一是所谓的“网络成瘾(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IAD)”问题[5]-[9]。尽管对此概念还争议颇多[10]-[11],但研究者们都认为只有对网民的上网行为做出准确而充分的研究之后,才有可能在网络世界中趋利去害。而且互联网经过生产导向、产品导向、用户导向的发展过程,用户作为产业价值链上的一环,对于一个产业的发展显得越来越重要。网民作为互联网络的终极用户,同样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方向、速度等。因此,收集网民在上网活动中的行为数据,研究网民的在线行为特点,无论是对于互联网心理学的发展完善,还是对于政府制定关于互联网的相关政策以及对于企业、产业的健康发展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在这一领域内,国内外相关的研究文献还不是很多,就笔者所能检阅到的资料来看,研究中主要的不足在于:一,方法上,以问卷调查法为主,问卷大都由研究者编制,如Young根据DSM-Ⅳ中赌博成瘾的鉴别标准编制修订的IAD鉴别标准[12],对网民在线调查。国内也有人研究网民的上网行为与人格等相关心理特质的关系,采用的也是问卷法,纸笔做答[13]-[14]。相对而言,用问卷法固然节省人力、物力,方便高效,但其不足之处却显而易见,网民做答时是在“回忆”或“假想”自己曾经的上网行为,网民在面对问卷和面对真实的网络世界的表现可能是有差异甚至是截然不同的,这种差异和不同大大影响了我们研究的生态效度,无论是在线的调查还是纸笔调查都有这样的缺陷;不足之二是研究的内容上,以往研究大都集中于网络的使用程度与其他心理特质的关系上,目的是发现不同程度互联网络的使用是否能导致网民短期或长期心理特质的改变[15]-[18]。可以说这是一种“偷懒”的做法,因为更为重要的一些具体问题诸如“网民在上网的过程中究竟在干些什么?”,“网络中究竟是什么东西有如此之大的诱惑力令网民乐此不疲?”,这些具体的问题值得我们去研究探讨。另外,对于网民在互联网中的相互关系的研究也很少见。其实,现实中出现的许多对网民有负性影响的事件,大多是始自于不恰当的网络人际关系的建立,Avvin Cooper等人的研究发现,在网民总体中,8%的成瘾网民正是由于过多地使用具有双向交流功能的网络服务(如在线聊天、约会、多用户游戏等),才使自己的上网行为欲罢不能[19]。所以对网络双向交流功能使用者特点的研究就显得格外重要。

  本研究试图在研究的方法和内容上有所突破。利用在线调查的方法,被试为使用互联网双向交流功能的网民。收集网民在“真实的”网络世界中的行为表现方面的数据,网民利用具有双向交流功能的网络服务作为建立新的人际关系的手段,我们将对这种新型人际关系的建立以及其他相关问题做以初步探索。

  2 方法

  2.1栏目选择

  在参考了网站的界面效果、访问量等相关指标以后,我们选择某网站的“同城约会”栏目作为数据收集的来源。此栏目属于“非同步讨论论坛”性质的网络服务栏目。根据此网站“用户帮助”中的解释,“同城约会”是指,“旨在帮助在同一个城市中的人们,扩大交友圈,实现一个个美妙的约会梦想……当您登录后,看到的是您所在的城市的约会列表,您可以点击有兴趣的约会名称,进入查看详情……”

  2.2约会过程

  在这个栏目中,约会列表中的约会人列出了自己的详细资料,这个资料十分详尽,包括约会人的昵称、照片、性别、出生日期、婚否、交友目的、从事行业、职业头衔、收入水平、学历、掌握预言、身高、体型体重、血型、是否吸烟、是否喝酒、ICQ号、OICQ号、电话、家乡、母校、个人主页、偶像等等。约会发起人会订制一些问题,如“你认为女孩子的可人之处在于:A美丽的外貌,B 良好的自身修养,C懂得爱人与被爱”。登录的人可以浏览约会人的详细资料,如果对某个约会人感兴趣的话可以提交自己的答案,还可在“留言框”内留下“肺腑之言”,如果约会人对提交者的资料和答案表示满意,就会选中提交人,网站通过邮件和手机短信的方式向提交人发出通知,在此过程中网站因提供服务的平台而营利。同时可能原本素昧平生的网民就发生了进一步的联系,他们有可能成为朋友,有可能成为恋人,当然也有可能失望地分离甚至上当受骗。而许多网民在受到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侵犯也大都是在现实中和网民见面以后。

  2.3被试


  选自使用该网站“同城约会”栏目的全部网民,八个城市共3048人,其中男2094人,女1054人,如下表1所示。

  2.4调查内容

  根据“同城约会”这一个栏目的设置,从性别选择上,约会性质可以分成“男向女发起”,“女向男发起”,“男向男发起”和 “女向女发起”四种;从约会的目的上,网站将其分成五类,即“征友”,“恋人”,“聚会”,“出游”和“其他”(从严格意义上讲这五类目的可能不是一个概念水平上的,但本研究忠实于网站的做法,“将错就错”)。从网民的实际选择行为来看,“征友”是寻找一般的朋友,如聊友,笔友,学友,商业伙伴等;“恋人”则类似于“征婚广告”,但又不一定到“婚”那么实质的程度;“聚会”包括聚餐(如共吃火锅、海鲜等),生日Party等内容;“出游”一般指节假日一起旅游,互相帮助;“其他”中则比较繁杂,有相关的考试咨询,各种各样的广告信息,甚至有些是一夜情,提供性服务等色情广告信息。上述各个选择是相互独立的,不能同时选择。调查所得数据,按上述维度分类,输入SPSS FOR WINDOWS(10.0)统计处理。

  3 结果

  从所收集的数据资料的特点来看,主要的维度是各城市中选择使用同城约会不同交友性质(包括征友、恋人、聚会,出游和其他)的人数分布,还有一部分数据是从“约会内容”中所记录的手机号码及其交友性质的资料。

  3.1总体描述


  上图描述了数据的总体情况,横坐标是不同的城市维度,纵坐标是人数情况,而柱图则是四种性别选择的不同标识。

  3.2不同城市使用“同城约会”的网民人数比较

  从表2的χ2分析结果来看,在使用“同城约会”网络服务的网民当中,除了上海和广州,深圳和成都,成都和杭州这三对城市相比没有显著差异之外,其他城市之间的25对网民数量比较都有或显著或很显著的差异。北京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比其他城市都高;上海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很显著地高于深圳、成都、杭州、重庆和南京等城市;广州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很显著地高于深圳、成都、杭州、重庆和南京等城市;深圳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显著地高于杭州、重庆和南京等城市;成都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很显著地高于重庆和南京等城市;杭州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显著地高于重庆和南京等城市;重庆的网民利用“同城约会”服务的人数也显著地高于南京。


  3.3不同性别的网民使用“同城约会”的人数比较

  在3048名使用“同城约会”网络服务的网民中,有男性1994名,女性1054名,经χ2检验发现,男性数量极显著地高于女性数量(χ2=289.895***)重要。

  3.4使用“同城约会”网民的性别选择比较

  从表3的分析结果来看,男向女发起的约会数量显著地高于其他三种性别选择的约会数量;女向男发起的约会数量显著地高于男向男发起和女向女发起的约会数量;男向男发起的约会数量显著地高于女向女发起的约会数量;男向男发起的约会数量最少。


  3.5使用“同城约会”网民不同约会目的的比较

  从表4的分析结果来看,在约会目的当中,征友的网民人数显著地多于其他约会目的的人数;次之的是找寻恋人的网民人数显著地多于聚会、出游和“其他”约会目的的人数;“其他”约会目的的网民人数显著地多于以聚会和出游为约会目的的人数,排在第三位;以聚会和以出游为约会目的的网民数量则没有显著差异。


  3.6不同性别选择的约会目的比较

  从表5中可以看出,男向女发起的五类约会目的的约会数量显著地多于其他三种性别选择下相对应约会目的的数量,男向女发起的约会占绝对的主导地位;次之的是女向男发起的约会目的的数量;在同性别的约会数量上看,女向女发起的以“征友”和“其他”为目的约会数量显著地多于男向男发起的相对应的约会数量,其他个项则差异不是很大。

  在男向女发起的约会中,除了以“聚会”和“出游”为目的的约会数量无显著差异外,其余则都有显著的差异,由多到少依次为征友、恋人、其他、聚会和出游;在女向男发起的约会中也遵循上述数量的分配;在男向男发起的约会中,以同性恋者恋人的寻找为主;而在女向女发起的约会中却以征友和其他为主,“恋人”排在第三位。


  3.7直接提供手机号码网民的交往动机比较

  笔者在收集资料时,发现个别网民在发起约会时,直接提供了手机号码,这种有些冒险的做法引起了笔者的充分注意。在调查中一共收集到了35例这样的网民,经过电话联系和询问证实,这些网民基本为女性(除手机号码为空号、不予接听以外)。她们的约会动机相对应的人数及χ2矩阵如下


  从表6可以看出,直接提供手机号码网民的交往动机是以提供色情服务为主的,就调查的结果来看,其人数显著地多于目的为征友和手机号码为空号或未接听的人数,同时这后三种的人数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4 讨 论

  4.1本次研究中的生态化效度问题

  由于网民上网行为本身的隐藏性和匿名性,心理学在涉及这一领域的时候,所面对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如何收集到网民在实际的互联网情境中的行为资料。目前国际上通行的互联网心理学的研究方法主要包括在线调查,纸笔调查及访谈法等等,这些方法的共同弊端在于研究的情境与网民实际的上网情境是很不一致的,还涉及到社会赞许性等问题,所以网民在作为“被试”的情况下不可能表现出其在互联网上的“庐山真面目”,这就直接决定了基于互联网的心理研究的生态化效度。正是基于上述考虑,我们的在线行为数据的收集过程一直都未“打扰”过网民,他们表现出了在线状态下的“真我”,这样一来数据能反应网民的真实状况,得出的结论也就更加接近网上行为的实际。

  4.2互联网双向交流功能使用者的特点

  4.2.1地区特征

  从用户的地域分布上而言,使用本项服务的网民较多地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这些城市也是人口密集、信息化水平较高的城市,是全国的“龙头”。各城市使用该项服务的网民比例,以及各个城市(或城市所在省份)的网民数占全国网民总数的比例[20]见表7。


  从表7我们可以看出,大体上讲,信息化程度较高的城市,人们使用“同城约会”这种网络服务的人也较多。而我们通常听到的关于“一夜情”的传闻也大都与这种双向性的网络服务有密切联系,正是这种便捷的网络服务使人们的交友选择自由度大大增加,同时选择的风险也大大增加。

  4.2.2性别特点

  使用该项网络服务的男女比例与CNNIC调查到的全国网民的性别比例见表8。


  从静态的眼光来看,无论是使用“同城约会”的网民还是全国的网民,其性别比例都是男性高于女性,在“同城约会”这种具有双向交流功能的网络服务中更是这样,男性网民数量差不多是女性网民的2倍。互联网照样是“男人主宰的世界”,我们有理由相信在现实生活中男性的支配地位在网络世界同样存在,而且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各种媒体上,受众经常听到或看到有关基于网络的诈骗、抢劫和强奸等恶性案件的相关报道,这其中受害者中绝大多数是女性。所以互联网络有时就“不由自主”地为这种种违法犯罪行为大开“方便之门”,尽管这些网站可能不是故意为之,如何确保“同城约会”的网民见面之后的人身生命及财产安全也不是网站的份内之事,但其中可能的不良后果是显而易见的。网站在“烧钱”的同时已经逐步走向赢利的发展轨道,它关心的是有多少人使用它的这种“中介服务”而财源滚滚,至于网民见面以后的死活安全与否,网站本身也只能在相关链接上开辟一些诸如“如何自保”,“网友见面安全须知”等的内容,或有选择地(因为使用该项服务网民受到伤害的信息一般网站是不会提及的,这会影响到访问量,直接决定网站的收益)发表一些从该项服务中得到满意体验和经历的网民的反馈信息,其他的事情全部推给了社会。这就使我们清楚地看到网络双刃剑的问题,一方面它使人们走出传统的自我的圈子,可以大大缩短和他人由陌生到朋友甚至恋人的时间长度,而且大大增加了择友的范围,个人包括照片等等在内的参考信息也得到了良好的展现;但另一方面,不稳定的因素也大大增加,因为网民是良莠不齐的,既有幽默浪漫如《第一次亲密接触》中的主人公者,更有以借网友身份见面为名,趁机行劫财、劫色之实的大量非法网民。

  研究者认为,互联网这一产业如果要保持持续赢利,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在这个方面就必须认真地面对上述问题。试想如果网民通过网络的中介见面以后,丑闻犯罪等消息不断,使用该项网络服务的网民势必会减少,相关的管理部门为全局的稳定着想也一定会限制该项服务。所以如何在一个女性如此之少的情况之下规范网民的网络行为,保护弱势群体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如表3和表5所示,异性之间发起的约会(2985)远远多于同性之间发起的约会(63)(χ2=2801.209***),说明 “异性相吸”的法则在网络世界中同样正确,大多数使用该项网络服务的网民都想找到异性的朋友或恋人,当然在同性别之间的约会中也有试图建立朋友或同性恋关系的,但其比例非常之小。在表5中,我们可以发现,在异性的约会选择中,男向女发起的约会的各项也显著地多于女向男发起约会的相应项目,这又进一步说明男性在“同城约会”中的主导地位,而女性则更多处于“被需要”的地位,二种选择之间的人数差距是很大的,一方面可能说明使用该项服务的男性网民更加主动地发起约会,另一方面似乎也表明他们在现实中似乎不能完全找到符合自己的异性,所以要求助于网络这个方便的工具,但是通过网络就能找到了吗?还是男性天生爱寻求新异刺激?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

  如表5所示,同性别选择方面,女性比男性略显积极,同时通过其选择的比例看得出,女向女发起的约会内容以征友和其他为主,其次才是找寻恋人,而男向男发起的约会则以找寻恋人为主。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的同性恋者都可以在网上寻找自己的“意中人”,说明这种便捷的工具可以满足各种不同动机的人的选择需要。

  4.2.3约会目的

  在表4中我们可以看到,约会目的最主要的前三个分别是征友,恋人,和其他,显著地高于聚会和出游(当然,二者也可能是发展为朋友或恋人的前提,但其直接的目的却很明确,是聚会和出游)。网络渐渐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相比较传统的交往方式而言,这种方式使人们产生了更多的接触和相识的机会,也可能使“一见钟情”的几率大大增加,而且发起约会之前要提供如此详尽的“个人信息”,使双方加深了解,同时如前面说的那样:风险蕴藏其中。

  CNNIC的调查发现[22],网民中未婚者占57.8%,已婚者占42.2%,未婚者在目前仍然是我国网民的主体。而且网民中18~24岁的年轻人所占的比例为37.3%,25~30岁的网民占17.0%,这个年龄是多数人的婚恋年龄,所以网络也满足了相当多的男女青年寻找恋人的需要,所以在约会目的中,以寻找恋人为目的的网民人数仅次于以征友为目的的网民人数,位列第二。约会之前提供如此丰富的个人信息,可以说为一个两情相愿的美丽姻缘做了充分的铺垫。有的网民在约会留言栏里还专门标注“本人寻找终身伴侣,非诚勿扰,谢绝一夜情”或是“真诚寻找另一半,不要来开玩笑”……等语句,说明网络也大大拓宽了人们的求偶方式。有多少人通过这种方法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并走入洞房、白头到老我们并不清楚,但与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各种婚姻介绍所等中介方式比起来,这种方式似乎更为先进,选择的自由度也大大增加,更是传统的电视、广播,报纸上的“征婚广告”所不能媲美的(网络较其他媒体价钱便宜,而且内容丰富),所以“网络征婚”将来可能会更加蓬勃的发展。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问题的另一方面。由于网络的匿名性和网民行为较少或很难受法律约束等特点,使上面的信息真假难辨,又涉及到对弱势群体保护等相关问题。如果有人以假信息发起约会,使得别人“上钩”,见面后心存歹意的网民“凶相毕露”,就会给另一方带来或大或小的麻烦,影响到社会的稳定。

  4.2.4网络色情

  通过表6,对约会内容的简要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在“约会描述”或“昵称”中直接提供手机号码的网民,其约会动机以提供色情服务为主,其数量显著地高于以找寻朋友为动机和空号以及未接听的数量。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已经有相当数量的性服务提供者发现了“同城约会”这一既匿名又便捷安全的“广告发布”手段,直接在这里发布信息,代价只不过是被网站扣掉手机中的几块钱而已,却能轻而易举地“猎取”到他们服务的“消费者”。对于这种明显的违法行为,其责任划归问题很棘手。另外,这个栏目对所有的人都是开放的,我国18岁以下的网民占网民总数的17.6%,也就是说接近1040万的未成年人网民,这对他们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网络伤害。况且,这仅是直接给出手机号码的,那些并未直接给出联系方式的,在约会内容中有所暗示,一看便知是有问题的约会,比如对约会年龄的描述是0~99岁、极其挑逗性的语言、提出让赴约会的人支付多少钱等等。

  总之,与此栏目相类似的网络栏目为用户提供双向交流服务的功能,这些服务使网民拥有更多的选择机会,更多的自由空间,也拓展了人类交友和婚恋的方式。但与此同时,这也是对人性的又一次重大考验,网民如何自律,提高道德水准,真诚、讲信用在此“虚拟”的空间里似乎显得更加重要,因为这与网民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紧密关联。政府和网站如何建立宽松适度的网络规范和发展出相应的保护弱势群体的技术手段,这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这种新的交往方式,对传统的伦理,对于人们的价值观念、婚恋观念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所以如何扬善避害,进一步研究网民的在线行为(尤其是双向的),使网络产业良性发展,使网民享受到更大和更安全的实惠,应该作为今后的研究方向。

  5结论

  通过在线调查研究发现,从地域上而言,使用双向交流功能网络服务的网民多集中在网民绝对数量多的城市或省份之中,这些地方的信息化水平也很高。而且那些网民的数量占全国网民总数比例高的地区,其网民使用“同城约会”这种网络服务的网民比例也偏高,这又说明不是局部的现象,而是一个趋势。从性别角度而言,在网络的双向交流之中,仍然是以男性为主的,同时异性之间的交流远远多于同性别之间的交流,交流(约会)的目的以征友和找寻恋人为主。应建立相应的法律规范或网站引入新的机制和技术,加强对上网弱势群体的保护。另外,有相当数量的以提供色情服务为目的的约会内容,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予以妥善的解决,防患于未然,使网络产业更加良性地发展。

  

  参考文献

  [1] [20] [21] [22]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03年1月)

  (http:/ /www. cnnic.net.cn)

  [2] Jeremy Q. Addicted to dot-com sex. Advocate (Los Angeles, Calif.) ,Feb 4,2003: 34~40

  [3] Judith A, Levy and Strombeck R. Health Benefits and Risks of the Internet. Journal of Medical Systems, 2002, 26(6): 495~510

  [4] Wallace P. The Psychology of The Internet. The Press Syndicate of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1999

  [5] Grohol J M. Caught in the Net: How to recognize the signs of Internet addiction and winning strategy for recovery. Addiction, 2000, 95(1): 139~140

  [6] Holliday H. Hooked on the Net. Psychology Today, 2000, 33(4): 10

  [7] Armstrong L. How to beat addiction to cyberspace. Vibrant Life, 17(4): 14~17

  [8] Mannix M, Locy T, Clark K, Smith A K, Perry J, McCoy F, Fischer J, Glasser J, Kaplan D E, Mannix M. The Web's Dark Side In the shadows of cyberspace, an ordinary week is a frightening time. U.S. News & World Report. 2000, 129(8): 36~45

  [9] Hall A S, Parsons J. Internet addiction: College student case study using best practices in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Counseling, 2001,23(4): 312-327

  [10] Mitchell P. Internet addiciton: Genuine diagnosis or not? The Lancet, 2000, 355(9204): 632

  [11] Fisher A. It's an addiction! Popular Science, 1999, 255(6): 45

  [12] Young K S. Internet Addiction: The emergency of a new clinical disorder. Paper presented at The 104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ugust 15, 1996.

  [13]林绚辉,阎巩固. 大学生上网行为及网络成瘾探讨.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1, 15(4): 281~283

  [14]李靖, 赵郁金. 上网爱好程度、人际信任与自尊的关系研究.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02, 10(3): 200~201

  [15]Brenner V. The results of an on-line survey for the first thirty days. Paper presented at the 105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ugust 18, 1997.

  [16]Tompson S. Internet Addiction. (http://caclpsu.edu/-sjt12/mcnair/journal. html, 1996)

  [17]Young K S. What makes on-line usage stimulating? Potential explanation for 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 Paper presented at the 105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ugust 15, 1997.

  [18] Suler J. The Psychology of Cyberspace. (http://www.rider.edu/users/psycyber.htmalm, 1999,1998)

  [19] 转引自林绚辉. 网络成瘾现象研究概述.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02, 10(1):74~76, 80

  

  The Survey and Study of the Major Characteristics of the Netizen

  Who Use the Doubleacting Intercommunion Function of the Internet

  ——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the Internet media

  Yi Xinfa

  

  Abstract

  Studie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netizen who use the function of double- acting intercommunion of the internet. Ss were 3048 netizen who come from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Shenzhen, Chengdu, Hangzhou, Chongqing, Nanjing. All of them made use of the internet service called Dating in the Same City, in which were 1994 males and 1054 females. However, the methods of previous studies had poor ecological validity. This paper tried to explor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netizen who made use of the service that was based on collecting the behavior data in real internet situation.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netizen who use the service we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mong the 8 cities; In the netizen who use the function of doubleacting intercommunion of internet, males are the dominant colony; At the same time, the number of intercommunion between the opposite sex was more than the same sex significantly; Otherwise, the purposes of the intercommunion were mainly to looking for friends or lovers and so on; In addiction, there were some illegal informations that were related to eroticism, such as the advertisement of offering sexy service. The phenomenon should be on correlative department’s guard, especially the Internet station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the rights of the infirm netizen.

  Key words the internet, the netizen, the function of doubleacting inter -communion, dating in the Same City, ecological validity.

  (完稿于2003年6月)

责编:费溢群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