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我最想见到的三位作家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17日 09:41 来源:CCTV.com

  读一本合自己口味的好书就象成年人的做爱,有了一次就会想下一次,如果有一段时间没有读到合口味的好书就会感觉浑身不自在。这个比喻似乎不太合适,也不太符合国情,但我找不到更合适的比喻来表达自己的这种感受。

  翻开书的第一页,读上几百字我就能知道这本书是不是合我的胃口,如果是我喜欢的就读下去,反之就丢在一边不再理他,这样就难免有读书面窄的毛病,这也无法可想,为了让读书面宽起来,强迫自己读不喜欢的书,这又为什么来着?也就由着性子,一路读下去,渐渐在脑子里刻下了一些作家的名字,这些人是我喜欢的。

  读书的可气之处是,你和作者之间的关系是不平等的,只能听他对你说,不能发言,当然可以不听,把书放下,但这些作家的作品对我的吸引力无比强大,我总是忍不住想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

  有些想法只要冒出来,就象种子要发芽,力量强大。我有这样一个想法——我想和这些作家面对面的聊天。这个想法有些过分,而且不现实,可是我总是忍不住这样想。我还给这些作家列了一个名单,当然这个名单只是腹稿,没有写在纸上,我怕万一给人发现不好解释。

  我想见很多作家,比如鲁迅和林雨堂,可是我觉得和他们聊天时我会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屁股只能沾个凳子边,那样很不舒服,而且这种想法太不靠谱。于是,我又想见见安妮宝贝,见她我没有压力,前几天刚在报纸上看了她的照片,我知道现在的照片——特别是女人的照片很不可靠,但是看照片上的安妮怎么也难看不到那去,至少算的上美女,见她顺便还能养养眼……然而她这样的作家不是我最想见的,让她占去一个名额我还是舍不得,所以我决定不见她……

  最终我决定开始和作家见面了。第一个我想见的作家是贾平凹老师,不管他愿不愿意我决定叫他老师了,见面的地点我定在德州——离家近,省的我坐车。他那么大的作家,也不好让他专程来和我聊天,他是到济南来开会顺便来的,他下了火车就给我打电话说:我到德州了。我刚好下班就赶忙去见他,我想见面时先给他鞠个躬,可是大街上人太多也就改成握手了。刚握完手贾平凹老师接到一个电话,是市长打来的,内容是请他去海鲜城吃饭,我听见他说:海鲜城的饭局就免了吧,虽然我也是局级,可文联主席是闲官……到了饭局上,人家认识我我不认识人家……话说的好听了我不会,说的难听了又得罪人……然后就把手机关了。连市长都不待见,真让人佩服。然后我们找了家小餐馆,要了一个豆腐皮,一个煮花生米,一个松花蛋、一盘牛肉,和一瓶半斤装的“老白干”。他问我吃不吃烟,我说吃,其实我不吸烟已多年,今天就陪他抽口吧。我知道千万不能和他谈文学,那样他一定很烦,我想和他说说女人,也没有把握他会喜欢这个话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问他:当年《废都》被批判的时候您害怕了吗?他说:你说呢?我又问他:您想不想当中国作协的主席?巴金可是已经……他又说:你说呢?我又不缺心眼!我说贾老师,我喜欢你,你不装么。他裂开嘴笑了笑,气氛活跃了,我们开始喝酒,半斤装“老白干”符合我们两个人的酒量,喝完恰到好处,又要了两碗面条,他管服务员要了两次辣椒,还说我们这的辣椒不够辣……我突然想起来,应该管他要张字画,我说出这个要求他立刻警觉起来,我说我保证不去卖钱,就自己留着当个纪念。不等他说话我就跑到巴台要来一张纸和一只圆珠笔,他苦笑着接过笔在纸上画了两条线,就成了一张桌子,又在桌子两边各自画了两个人,象两个酒鬼,手里拿着硕大的酒杯,嘴里还流着口水……然后落款。于是我有了一张贾平凹的字画,而且是用圆珠笔画的,大大的值钱!

  见过了贾平凹,我第二个想见的是余华,我觉得余华这个人在文学方面有些“崇洋媚外”,他喜欢外国作家的作品,这样分析起来他这个人说不定还有点小资,居他自己说他写小说最早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一份游手好闲的工作,这算是他小资的旁证,所以我想把与余华的见面安排在一家小酒巴,如果他没吃饭我就带他去“李先生”吃牛肉面,我要告诉他我关于读书和做爱的感受看他有什么反应,我还想告诉他我是多么喜欢他的小说,以及相比之下他的散文就显的不象样。

  我想和余华之间最好的话题是谈论关于童年的记忆已经成长的经历,我一定会和他谈论罗大佑——他和余华一样也是有才华的人,而且他们都是医生出身,我想余华也知道罗大佑的《童年》,“盼望长大的,孤单的童年……”

  在和余华见面之前,我会准备好全部他的小说作品,包括他刚刚出版的《兄弟》上下部,然后在见面的时候让他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因为他的小说从不让我失望,他的小说,是我衷心热爱的。还有我想知道怎样才能刚刚写小说就能在《北京文学》上发表——我实在想知道这个。

  最后一个名额,我决定留给王小波,不知道他在天之灵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感到高兴,我是最晚和王小波相遇的,在这之前我甚至对一个朋友说过:余华,名字听起来都象个作家,王小波名字听起来就没什么劲。可是他的名字却一次次在我眼前出现,很多作家都提到他,终于有一天,我在一家小书店里和他的“精神家园”相遇了,我打开目录,看到有一篇文章的名字叫《思想与害羞》在64页,我找到这篇文章看见其中写到在他当年插队的村子里,当地的农民除了种地,还在做着一件很吃力的事——让自己看起来有思想……看到这里我感到这王小波恐怕是个有趣的家伙,于是我买下了这本书。

  如果王小波要了来德州就在夏天来吧,我想我们可以去路边的地摊上吃羊肉串,大口的喝啤酒,夏天夜里的风清爽而自由,我和他穿着大裤衩、拖鞋,如果天气热说不定还光着膀子,我们可以聊上一整夜,从美国的白宫说到中国农村的厕所,无论说什么,他的话都是有趣的,而且充满了思想和智慧,我一定忍不住想和他结拜兄弟,就象大学宿舍里的哥们那样,有这样一个大哥很不错,我会对他说: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他会说:要是20年前我一定同意,现在还是算了吧。他会说起他心爱的妻子,那个他刚认识就象她求爱的女人,他们完美的爱情,让人嫉妒。

  今生最不可能见到的就是王小波,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象一朵花,开放然后凋谢。自由的思想家,勇敢的骑士,他已经去了天堂永远不在回来,只留下那些写书。每当我看到这些书就好象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头发有些乱,身上穿着一身纯棉的休闲装,他有一张并不英俊的平民的脸孔和一双清澈而充满智慧的眼睛,他说完一段有趣的话,让我们明白了一些事情,然后说,我叫王小波。(文化论坛网友文之初)

责编:杨育权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be73759-101e-0019-3312-881401000000 Time:2019-10-21T13:21:34.5515040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