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郭峰:被书感动得一塌糊涂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0月31日 12:12 来源:

  记得2001年7月13日那个激动人心的夜晚,当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念出“北京”的时候,整个天安门广场人潮沸腾。时隔四年,人们虽然已没有了当年的激动,但当一段段奥林匹克旋律在太庙唱响的时候,笔者感受到了与四年前同样的心跳。这是一个现代人文奥运与古老中华文明交相辉映的壮丽盛会,古老而神圣的太庙,架在水中的舞台,光芒四射的舞台布景,水蓝色的倒影,数以百计的参演人员在用他们不同的节奏唱出同一个心声。

  《奥林匹克颂》的创作者是郭峰。他对演出胜利的兴奋溢于言表,但仍旧掩盖不了他疲惫的面容,为此,他已经熬过了几十个通宵。次日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在他的工作室了。一身轻快的休闲装,还是那副极富个性的眼镜。听说我们的采访是关于读书的时候,郭峰第一句话就说,生活本身就是一本内容最丰富的书。

  战争小说看多了

  郭峰是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保尔坚韧执著的形象一直深深地感染着他,他立志要像保尔一样为自己的理想不懈追求。然而经历了从小时候最讨厌钢琴到为了音乐理想不懈追求,郭峰才发现,真正能够造就英雄的,是生活。

  郭峰生于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是部队的作曲家。没有接受过正规音乐教育的父亲对这个惟一的儿子寄予了极大的期望,希望他能完成自己的心愿,成为一名真正的音乐人。郭峰也因此从三岁就开始练琴,童年可以说是在琴凳上度过的。练琴对年幼的郭峰来说是枯燥的,丝毫没有乐趣可言,但面对严厉的父亲又没有办法。为了逃避练琴他想出了各种各样的“高招儿”:装病或者把时钟偷偷拨快以尽早结束每天必须的一小时练琴时间。为了能偷偷跑到邻居家看会儿电视,他竟然能准确计算出父亲上一趟公共厕所的时间。当然这些“淘气”的做法不免遭到父亲的痛打,挨打后他就偷偷地跑去小朋友家“避难”。

  真正让郭峰对钢琴从厌恶到深深喜爱是从他 13岁考入艺术学校钢琴系开始的。这时的他已经疯狂地迷恋上了音乐,在艺术学校,郭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开始尝试独立作曲。此时的郭峰才真正认识到若不是那时候父亲严格的教育帮助他把钢琴坚持练下去,也不可能有自己现在的成绩。至此,他才真正认识到持之以恒在成功背后的重要性。

  于是,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个性,坚持刻苦的创作和尝试。从四川到北京到新加坡,再到日本,再到北京。“其实一路走来很辛苦。我也有过没有吃没有穿的日子。”郭峰笑着说,“但可能是我们从小看战争小说看多了,《铁道游击队》、《智取华山》、《雷锋》等等,他们那些人什么时候低过头?!耳濡目染多了,自己觉得一个男子汉受这些苦都无所谓了。”

  也许真的是英雄的精神和克服生活困难的勇气激励着郭峰,让他从来都不曾畏惧过艰难,也从未放弃过对理想的追求。也正是这份执著,帮他最终赢得了光辉的事业,直到现在还一直用自己的歌曲感动着无数的听众。

  没了灵感就看《读者》

  什么才是感动?有人说,如果要给“感动”找一个标准,那就让他去听一听郭峰的歌。的确,每一个听过《让世界充满爱》的人都经历过那种心中暖流涌动的感觉,这就是感动。为什么他的音乐总能够给人情感上的共鸣?郭峰说:“歌手自己要有情感才能感动他人。目前在我个人的音乐创作当中有可能音乐的产生是精神的一种想法。所以,我个人的观点是,作为艺人自己一定要拥有细腻、丰富的情感。而这些情感都来源于书和我们的生活。”

  生活中从不向困难低头的郭峰,却很容易为一本书的情节或是一首歌曲所感动。他经常会去读一些中短篇的纪实小说,也经常会被其中的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有一次外出巡演,一整天,他的眼睛都红红的,其实是《读者》里一篇文章给闹的。郭峰一直喜欢看《读者》,是因为《读者》给了他最多的情感补给。有些时候创作没有头绪了,或者自己的感觉不那么敏锐了,只要看上几篇《读者》中的文章,就会有一种音乐如泉涌的势头,创作灵感想封都封不住。不仅是《读者》,还有生活。

  其实生活就是一本最能让人感同身受的书,郭峰说,他也一直从这本大书中汲取着最真实的情感。生活经历越丰富,情感也就越丰富,情感丰富了,创作的笔触才会更细腻。好比自己对奥运的关注与热爱、渴求和向往,就是在他的《奥林匹克颂》一首首歌曲之间流动的最真实的情感。

  “抗战”题材带来民族情结

  有人说,郭峰的音乐里最能体现他的民族情结,那浑厚的凝聚力和感染力时刻打动着每一个听众。在当今众多艺人都只在为了名誉、金钱而跟随市场品位来改变自己音乐形式的时候,郭峰却从不放弃自己一贯的音乐风格。当大家都在想着怎样抓住奥运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来赚钱的时候,郭峰首先想到的却是倡导众多歌手一起站起来为我们的民族做点事,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民族情结吧。

  正如这组由 20首歌组成的《奥林匹克颂》,它带给人们的震撼绝不亚于申奥成功的那一刻,被人们称为继《黄河大合唱》、音乐史诗《东方红》、《长征组歌》之后又一组民族的音乐,是新时代的《长征组歌》。听到这些,郭峰笑了笑:“《奥林匹克颂》永远代替不了《长征组歌》,代替不了《黄河大合唱》,它们是最辉煌的作品。但是我们相信它们能够站在一起是因为我们的意义是一样的,就是为我们的民族凝聚而作。”在座的人都愣住了,很少能在采访中听到“民族”这个字眼了。听到郭峰一遍遍的谈起国家和民族以及我们整个民族的凝聚力,真的让笔者不能不去思考这种情结的来源了。

  郭峰说,他是唱着样板戏,看着抗日战争影片,听着英雄事迹成长起来的一代,像《红色娘子军》、《白毛女》、《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这些教育就是以民族强盛为重心的。还有那些关于抗日主题的小说如《小兵张嘎》、《烈火金刚》、《敌后武工队》、《平原枪声》、《野火春风斗古城》……看着英雄们一代代为着这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无形中就是对自己爱国情绪的培养。他说小时候看抗战电影,看抗战书籍,很多时候是流着眼泪看完的。这种民族情结就是在那样一个历史阶段中熏陶出来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是现在很多年轻人最最缺少的。一直到现在,郭峰还保持着每隔一段时间去天安门看一次升旗的习惯。在冉冉升起的国旗下温和一下自己血脉里的民族潮,能够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带给他最真实的骄傲和激励。“然后我就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积极的工作状态和创作热情。心里说不出的那种感觉,很牢靠,很有底。”说完,郭峰哈哈大笑,用最直接的肯定将这种莫名的感觉宣泄出来。

  他接着说:“也许我们这一代人从小从别人的创作中得到的教育太多了,自己受益匪浅,所以,我们还是喜欢用那种比较厚重的音乐,不苛求形式,但是很唯美,总之是要能够给人们带去精神上的帮助的。”一席话道出了他自己一直以来的创作宗旨和风格。

  唯美音乐鼓励大众

  很多人也许都有这样的感觉:现在的音乐,听一听就过去了,不痛不痒的,没有思考,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除了打发时间没有其他的用途。但仍然有些音乐,让人听了能够明白些什么,或者能够给人一些空间去思考些什么。郭峰望着天花板感叹:“艺术作品可以商业化,艺术的灵魂不能跟着商业化啊。”

  “可能我从小生活的那个社会阶段对社会这个概念强调的比较多吧,我还是觉得每个职业只有首先完成了它应有的作用才是有价值的。而我个人也一直从一些先辈们的优秀作品中受益匪浅。像我小时候听的那些样板戏。

  那个时候,样板戏就相当于现在的流行音乐,每个人每天都在听、都在唱,既作为生活的消遣,又是一种时尚和爱国教育。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在事业和工作上的激情和敬业精神都比较强。比较能够吃苦,更能够面对挫折,而这些都是从我们那个时代音乐的英雄精神中汲取的。所以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歌手和音乐人都喜欢能够像我们那个年代的音乐一样带着精神指引的相对厚重音乐。”郭峰说。

  难怪郭峰说他们那一代的音乐人现在对音乐的概念大都比较淡泊。因为现在的音乐有着极至的娱乐化和商业化,并没有在精神方面和真正的意义方面给予观众更多的引导,而音乐的本质首先是要带来精神上的引导。不同的音乐应该影响着不同欣赏力的人们。

  郭峰将音乐定位于30岁左右的人群,他们面临的更多是生活压力而不是少年时代憧憬中的美好生活。他们更加需要的是一种内心的安宁和对现实世界美的补给,让他们更多地感受到安慰和鼓励才是我们带给他们的有益影响。而这种唯美的音乐也要用一种能让他们接受的形式表现出来才能够被接受。这就是他个人一直保持的唯美音乐风格。

  郭峰,著名音乐人,出生于音乐世家,从小受父亲影响开始学习音乐,3岁起就坐在钢琴前,13岁考入艺术学校钢琴系,18岁毕业留校继续任教,经历了18年钢琴演奏生涯。同时,3岁的郭峰对创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4岁发表了第一首创作歌曲《月光》,18岁时便成为中国音乐家学会最年轻的会员。代表作品有:《让世界充满爱》、《有你有我》、《清醒》、《心会跟爱一起走》、《移情别恋》等。

  来源:中国书报刊博览 袁欣昕

责编:王云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623268d8-e01e-006a-4f00-8964c2000000 Time:2019-10-22T17:43:57.6136121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