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华诗词 >

诗人谈诗

胡迎建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5日 14: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华诗词学会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我作旧体诗始于二十岁时,其时我被迫调往型砂矿劳作。船行在浩荡湖波上,我写了平生第一首诗,其中两句是:“岌岌山危压小躯,翻腾波上融寒泪。”后来有人请我为他家造房帮工,问我需要什么,我索要他家《唐诗三百首》一册。也想效颦写旧体诗,那时涂鸦几十首,主要是哀叹身世、苦役劳作以及描写鄱阳湖风光之类。

       我后来考上江西师大,师从胡守仁、陶今雁、朱安群三先生学唐宋文学,先生督促学生作诗,才真正明白作诗的途径。陶先生教杜甫诗之章法,并以为,若作诗须从杜诗入,胡守仁先生教韩诗,他作诗拜倒在韩黄两家。朱安群先生讲唐宋诗之比较,使我们明白了宋诗为唐诗一大变,而变之枢纽即在杜甫开创的变调,韩愈为接力棒,力破盛唐余地。

       近人学诗重在门径,师从某几家。以同光体诗派一些重要人物为例,陈三立师法韩愈、黄庭坚入手,郑孝胥师法韦应物、梅尧臣,而陈衍师法白居易、陆游,陈曾寿师法韩愈、李商隐。当代有的人学诗,以为熟读唐诗三百诗甚至学了毛泽东诗词即会写诗,我以为不然,但真正要想作诗有成就,是不能泛学的,一定要学有所本,从摹到创,先从一两家入手,如法名帖,打下基础,然后广采诸家。我早年即犯了泛学的毛病。

       从杜甫入手是好办法,因为杜诗有章法可循,开后人无数法门。李太白诗飘逸奔放、苏东坡畅快旷放,但李苏以才气为诗,难以效法。杨万里认为:苏东坡、李太白诗无待于诗法,神明变化不测;杜少陵、黄山谷诗有待于法而又不依赖于法。有门可入,有法可循。

       古风以杜、韩为正格。我尤喜欢韩诗古风。韩诗云:“我愿生八翅,百怪入我肠”。他把大、奇、怪、丑的意象,鲜血淋漓的东西写入诗中,有金刚怒目式的崛奇美。我那时学作《咏怀》如:“草木萌新绿,往事倏如烟。惊蹶还坐起,孤枕难成眠。蝇利无所恋,惟求学业奠。暗悯三十余,仍为分数战。无力穷一经,何能悟新变。树凋复满绿,眼角爬纹线。朱颜日渐凋,成就叹遥遥。几番见嘉树,风来亦萧萧。”即学韩诗的《秋怀》。”又《咏湖口石钟山》诗云:“冰川造化日,地层渐陷下。唐时成巨浸,容纳五河泻。周遭八百里,水天互滉漾。涵泳星河汉,倾倒匡庐嶂。山锁江湖间,俨然石钟状。撑持石巉峭,白鸥有依傍。石窟噌吰响,其声激于浪。湖口如咽喉,吐纳势奔放。或洪波舂撞,鬼嚎声凄怆。或清黄可辨,豁眸送浩荡。或琉璃凝碧,天水共澄亮。或湖洲裸露,石脚瘦骨样。神工驱鬼斧,劈此奇境贶。”先写历史变迁,次写鄱阳湖景,极力夸张。一连用了五个或字领头的排比句,学韩愈的《南山》诗。中山大学陈永正教授来信即言此诗学韩黄。拙作《九天大溶洞》诗中云:“或如峰林攒,斑白洒霜淞;或如高原朊,有马失其控。或如侣相依,或如晨鸡哢。或如黄牛饮,或如悬翔凤。”《游福建将乐县玉华洞》:“或流沙砾金,或泻丝飘练。匝堆晶玉螺,镶精美花钿。”亦前用排比,后用一四句法。又《游温州江心屿》:“一塔傲千古,雄镇东岬头。一塔体黄瘦,柯密遮四周。”连用排比。

       古风中不妨有骈句。拙作《游汉阳峰》:“足踏落松针,棘曳迅行胫。茅丛露未晞,云锦花犹炯。”《白城行赠三狂居士》写其草庐:“篱架葡萄累累挂,池台芙蕖冉冉香。秋千摆荡风拂拂,茅亭坐观雨茫茫。”

       古风重在纪叙,但忌平铺直叙,宜有跳跃性,跌宕腾挪。可运用排比句、或反复叠用相同字眼。也可用少数骈句。好的古风如方东树所说:“妙在神来气来,骨肉飞腾,神采飞越。”古风与歌行略有不同,歌行重在婉畅,古风重在崛健。初学者宜先学结构布局,然后求流畅生气,既要避免破碎支离的毛病,也要注意克服四平八稳、平铺直叙、章法板滞平钝而无生气的毛病。

       我的《贵州黄果树大瀑布》一诗云:“丛嶂苍莽云烟开,我如鹏搏颠簸来。湍流奔喧穿幽壑,石骨蟠结耸崔嵬。忽闻昆阳激战鼓,银河倒泻白龙舞。虞渊冥晦翻地轴,铁马盘涡震天宇。万钧霆斗日月摇,激涧波涌海门潮。驱蛟走鼍供鞭笞,悬注奔啸崩雪涛。瀑藏玲珑水帘洞,坐观六窗纷翥凤。龙须带雨天花坠,猴王借扇仙风送。跳珠腾雾气淋漓,日光来射五彩霓。金光玉色相荡谲,虹桥蜃景变幻迷。噫唏海内名瀑以百数,何独推尊黄果树。乃知天意属贵州,游览业成致富路。我欲携取灵源水一壶,去救东篱菊半枯。又盼水击轮飞发电足,千家万家焕明珠。”熊东遨评:“写得黄果树瀑布如此有气势,令人心往神驰不已。结尾四句怀济世之心,尤见高格。蔡厚示先生谓此作‘卓荦不凡,自具手眼’,自是的论”(载《我看诗词百家》)。李木简评:“此诗大气磅礴之笔力源于大气激扬的襟抱、不凡的气质与丰厚的学养功夫。此诗前二十句状景于虚、实之中运用赋比兴、夸张、想像、烘托、置换韵部诸艺术手段,景情交融,境界阔大,佳句叠出,于空灵中呈飞动壮美之势,形神兼备,激荡人心。后八句抒怀饶有馀味。诗中作者的生命质量之歌,信而不诬也”(《贵州诗词》2007年第三期)。李木子何许人也,我不清楚,所评言过其实,我不敢当,但可给学古风者开拓思路。

       作诗不可仅仅写景而无主观性情的抒发。若是写景再好,也不是成功的诗,必然单薄无厚度。我在2008年所作《游五老峰下李氏山房歌》最后说:“仰望岩岫列峣嶕,嶙峋傲骨摩青霄。恍如逸士与天语,云浮隐隐露峻高。下窥泱漭远浩淼,左蠡依稀落星小。平陆丘峦走蜿蜒,万象不可瞒五老。我盼一年半年闲,坐观风云栖此间。但愿心神能澹定,天地奥秘悟二三。”从仰望五老峰到鸟瞰鄱阳湖,最后要发抒议论,认为天地朗耀光华,尘世间无论何事都不可瞒却五老峰。我盼望在此山中隐居,悟天地奥秘。如果诗中仅仅是写美景,赞美景,就景赞景,那就单薄无意味了。

       议论最好要联系当前现实。我为纪念屈原所作《天问阁遐思》诗,写屈原之问天,联系到中世纪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又联系到当代宇宙天体学:“一自诞生哥白尼,始知地球绕日驰。尔来科学创辉煌,或可了却灵均疑。如今层出新奥秘,星云黑洞谁能窥。何日飞船翔宇宙,一释人类之好奇。”

热词:

  • 诗人
  • 谈诗
  • 唐诗
  • 宋词
  •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